中国的历史是非常精彩,尤其是春秋战国那段时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都有自己的故事,尤其是那个时代的女人推荐www.。若说历史上干政的女人,恐怕每个人都会想到武则天,慈禧之类的,这些女人的故事可以说每个人都是耳熟能详,即使是对历史不是很熟悉的人也能够说上一两段,可你知道中国春秋战国史上第一个干政的女人吗?

母亲因儿子出生时难产就讨厌儿子,儿子说:不到黄泉不相见。母亲因生儿子时难产就讨厌儿子,这是不是匪夷所思?可是中国古代历史上就发生过这样的事,而这个故事的主角就是战国时期郑武公的夫人武姜。

知历史小编知道读者都很感兴知历史上的荒唐王后之——武姜,与子为敌的女人,今天给大家带来了相关内容,和大家一起分享。

武姜,姜姓,名失考,申国国君之女,后来嫁给郑武公,郑武公也就是郑国的第二位国君。武姜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叫寤生,二儿子叫叔段。

武姜是申国国君的女儿,公元前761年,她嫁给郑武公当正夫人。武姜给郑武公生了两个儿子,长子寤生,次子共叔段。武姜讨厌大儿子寤生,喜欢小儿子共叔段。这是因为什么?

有两句人尽皆知的老话你一定听过,一句是:“不到黄泉不相见”,另一句是:“多行不义必自毙”,但你未必知道这两句老话的出处和其背后的历史故事,这背后不仅有故事,而且非常精彩,是一个心机王后和儿子之间的恩怨情仇,今天宝哥就来讲讲这段历史和其所揭示的人性。

武姜生大儿子的时候遇到难产,胎位不正,胎儿是手足先出,要知道女人难产是很受罪的一件事,即使是现在遇到难产孕妇都可能会有生命危险,更别说战国时期了,那个时候也没刨妇产推荐。而武姜又是第一次生孩子,别提多受罪了,所以武姜就非常恨这个孩子,取名为寤生(逆生,也就是倒着生的意思),而这个寤生也就是后来的郑庄公。

图片 1

武姜出身显贵,是申国国君之女,嫁给了郑国国君郑武公成为王后,不久就生下了第一个王子,由于第一个孩子难产,给武姜带来了很大的痛苦,武姜便给这个孩子起名叫做寤生,在那个年代,难产的孩子通常会被视作不吉不孝之子,因此姜夫人从寤生生下的那一刻开始,就非常厌恶这个孩子。

图片 2

这是因为武姜生大儿子寤生时难产,生儿子共叔段是顺产。武姜生大儿子寤生时,生了几天都没生出来,差点送了命,最后寤生是倒着出来的,让武姜受罪不少。寤生的意思就是难产逆生,从这个名字来看,武姜是多么地厌恶大儿子。

图片 3

其实这真不怨寤生啊,他也不愿意因难产出生,可是身为国君夫人的武姜不明白这些。

三年后,武姜再次生产,二王子叔段顺利降生,武姜对二儿子喜爱有加,便愈加讨厌大儿子寤生,以至于萌生了让叔段继承王位的想法,于是她数次给老公吹枕边风,想让郑武公废掉寤生立叔段为太子,但是那个年代奉行嫡长子继位的传统,郑武公并没有答应此事,在武公去世后寤生顺利继位,史称郑庄公。

寤生是嫡长子,当然就是太子,可是郑武公病重时,武姜却请求将改立共叔段为太子,郑武公当然不同意。就算他同意,大臣们也不会同意。

按理说,大儿子已经继承王位并且干的还不错,武姜应该死心了才对,但是这个女人就是这么执着,她并没有放弃让叔段篡位的想法,为了确保计划成功,她必须做长期而充足的准备。于是,在郑庄公继位的头几年时间里,武姜利用母后的身份不断的为叔段谋取利益。开始的时候,她只是变着花样要求郑庄公给弟弟赏赐大量的财货田产,后来发展到索要城池,再后来武姜和叔段的胃口越来越大,竟然要求郑庄公把当时郑国第一大城市——京城赏赐给叔段作为封地,朝中大臣一再劝诫庄公说京城的规模比国都还要大,如果赐予,必成祸害!郑庄公却表示对于母亲的命令他也无可奈何。

公元前744年,郑武公病逝,太子寤生即位,是为郑庄公。武姜很不开心,比康熙皇帝的德妃还不开心。看着自己不爱的大儿子当国主,而自己当的小儿子却只能当臣子,武姜真是心痛不已。

图片 4

于是武姜就向郑庄公要求把制邑封给共叔段。郑庄公说:“制邑是个重要的地方,从前虢叔就病故在那里,如果封其它城邑,我都同意的。”武姜就请求封给共叔段京邑,郑庄公答应了,共叔段被填封到京邑,郑国的人都称他为京城太叔。

大臣祭仲对此提出异议,说:“如果分封的都城城墙超过三百方丈长,那就会成为祸害。先王的制度规定,国内最大的城邑不能超过国都的三分之一,中等的不得超过它的五分之一,小的不能超过它的九分之一。京邑的城墙不合法度,非法制所许,恐怕对您有所不利。”

郑庄公无奈地说:“姜氏非要这样,我敢没办法呢?”(看,他称他母亲为姜氏,可见母子之间的矛盾有多深。)

祭仲不满地说道:“姜氏哪有满足的时候!不如及早处置,别让祸根滋长蔓延。蔓延开来的野草还不好铲除干净,何况是您的爱弟呢?”

郑庄公却蛮不在乎地说:“多行不义必自倒毙!等着瞧吧。

果然不出郑庄公所料,共叔段到了京邑,就想谋反,武姜也是共叔段的同谋。公元前722年,共叔段和母亲武姜里应外合,想夺郑庄公的国公之位。

图片 5

可是聪明的郑庄公早就知共叔段谋反的消息,一举把共叔段打败,共叔段逃到共地。郑庄公对母亲武姜很恼火,他把武姜安置在城颍,还说了狠话,不到黄泉,绝不和你相见。

一年多后,郑庄公害怕别人说他不孝,但君无戏言,他又不能违背誓言,于是在颍谷颍考叔的建议下,挖隧道,与母亲武姜相见,母子重归于好。

武姜因难产就厌恶儿子,实在是匪夷所思,可是历史上匪夷所思的事情太多了,这个故事给后世留了两个俗语,一个是“多行不义必自毙”,一个是“黄昏见母”。

注:本文参考资料《左传》《郑伯克段于鄢》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