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年8月,日本政府已经宣布投降,但是驻扎在江苏扬州地区高邮、邵伯一带的日军依然负隅顽抗。我军57团和58团于12月19日,对邵伯的日军和伪军发起进攻。按照上级部署,58团主要攻击目标为驻扎在外围的2000多人的伪军部队,我们57团主攻方向是驻邵伯的侵华日军。

1.5万人运送粮弹支前

日军士兵早已厌倦了这场无意义的战争,大多数人的想法是放下武器,赶快回家和家人团聚。但也有一小撮人野心不死,盘踞在据点中企图负隅顽抗,甚至还有一部分伪军畏惧战后清算,仍然死不悔改,与日军勾结在一起继续与人民作对。

“我参加了高邮战役的全过程。发动攻城的动员会在高邮东边的一个村子里召开的,会上粟裕司令员发布作战命令,张鼎丞进行战斗动员。”甄为民回忆,“战斗很激烈,登城的竹梯子只有电线杆子粗,一次只能几个人一起冲,城墙上的日军和伪军用钩镰枪戳中梯子,不少战士连人带梯跌落下来。但是战士们一个个不停地向上冲,最终登上城墙,然后与敌人拼刺刀。”

鬼子突然“复活”咬人

6000余日伪军负隅顽抗

高邮县就是抗战中最后一座被光复的县城。日本在8月15日宣布投降后,盘踞在高邮的日伪军倚仗兵多城坚固拒不投降,继续与新四军对抗。我军为避免不必要的伤亡,多次与日军指挥官交涉,要求其放下武器投降,但遭到拒绝。于是,抗日战争中的最后一战打响了。

净土塔寺是一座阁楼式的七级八面塔,建于明朝万历年间,算得上是一座古塔。远远望去,塔身发旧,灰色塔身上白泥灰修补的痕迹格外醒目,走近才发现,塔身东南角上的颜色较其他部位更深,呈灰褐色。

我们的主力部队全歼日军后将战俘押送回后方,留下了十几个士兵清理战场。我是留下来清理战场的士兵之一。一个日本兵倒在田边,脑门子上全是血,一条腿挂在田埂上,一条腿垂在田里。我留意到他身上挂了一把盒子枪,就准备去把枪缴回来。我走过去,一只手拎着他的衣服,一只手准备连枪带盒子一起取下来。没想到,我刚抓住这个日本兵的衣服领口,他突然动了。他猛地一低头,一口咬在我的手上,然后日本兵就准备去拔枪。

夏光亚回忆说,攻城时战士们架着云梯向城上爬,但竹梯子非常细,一次只能几个人一起冲,上面的鬼子和伪军用钩镰枪推云梯,不少战士连人带梯跌落下来,攻城遇到了瓶颈。就在这时,“老虎团”三连一班挺身而出。他们将云梯架在城垛的凸出处,狙击手掩护,一旦有敌人用钩镰枪勾云梯,就能及时将对方击毙。后面的队员奋勇向前,一个个不停地向上冲,终于把城楼给占领了。三连一班对整个攻坚战起了关键作用,战后袁金生也荣立特等功,被华中野战军授予“特等战斗英雄”称号。

图片 1

时间已经过去了70年,和平的曙光一直照耀着这个古老的县城。经过这么多年的建设,曾经被日军占领的高邮城,不仅恢复了和平,而且比当时更繁华。净土寺塔本来是在高邮古城的城门外,如今,城墙已拆除,这座古塔的位置早已成为闹市区,而塔门口也修起了市民广场。白天,老人们带着孩子来这里嬉戏玩耍;晚上,华灯流彩,附近的居民来到这里,和着欢快的曲子,跳上一曲广场舞。而举行受降仪式的“洪部”礼堂,也已建成抗日战争最后一役纪念馆,向世人讲述着当年的沧桑和荣光。

解放邵伯的战斗是一场大胜,歼灭或俘虏日军和伪军两千余人。新四军的伤亡也蛮多的,在我记忆中这场战斗新四军伤亡有两百多人。看着身边的战友一个一个倒下,我心里很难受。和他们相比我是幸运的,因为我看见了胜利。无论怎样,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些牺牲的战友。

15个团血战高邮城

图片 2

抗战老兵忆 清扫战场时日本兵突然“复活”咬人。12月25日夜,天黑雨密,路面就像涂上了一层油。尽管天气不利于攻城,然而随着三颗绿色信号弹腾空而起,新四军第八纵队及高邮独立团共6个团从西北、东、南三个方向同时向高邮城发起了猛烈攻击。

那一下真把我吓坏了,我一边大叫,一边用另外一只手死命按住那个日本兵的手,我就想千万不能让他把枪拔出来,拔出来我就没命了。幸好有几个战友离我不远,听到我的喊声立刻过来,几个人死死地将日本兵按在地上,扒开他的嘴,我的手才拿了出来。手上的伤过了一个多月才好。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数月,高邮、泰州、江都等苏中城镇仍为日伪军所驻守,高邮日军拒绝向新四军缴械投降。1945年12月19日至26日,经中共中央军委批准,华中野战军第七、八纵队和地方武装,新四军华中军区,对拒绝投降的日伪武装坚决予以消灭。

按理说,此战发生在日本宣布投降后,已经不算抗战的一部分了。但是这部分日军仍然隶属侵华日军华中派遣军序列,故而将其算作抗日战争的最后一战。

在江苏高邮市中心的一座西式建筑内,粟裕穿着新四军的军装,挤在人群中,看着眼前的受降仪式,面带胜利的微笑。屋子中央,一张长条形方桌,一侧是日军指挥官,正把一本本的日军名册交到新四军指挥官的手中,表示无条件投降。

我们将这个日本兵押送去了战俘营。过了很久我才知道,原来这个日本兵头上被流弹擦伤,虽然流血但是伤势不重。他一直躺在那边装死,准备等我们走了之后再起来溜走,没想到我去缴他的枪,他情急之下只好反抗了。

1945年12月19日,新四军华中野战军司令员粟裕、政治委员谭震林决定发起“高邮战役”。第7、第8纵队及地方武装共15个团进入指定地点,第8纵队攻击高邮城,第7纵队攻击高邮以南的邵伯,采取攻城与打援的战法,向高邮、邵伯之敌发动进攻。7点整,粟裕下达了攻击命令,参战部队在南北80里、东西40里的战场上,同时向高邮城外围据点展开了猛烈地攻击。到20日中午,高邮城外围据点除东门宝塔外,均被第8纵队扫除。在新四军的包围中,日伪军龟缩城里负隅顽抗,并不断加固城防工事。22日清晨,粟裕来到高邮城外东北角的村子,与八纵司令员陶勇一同视察了高邮城外地形,作了详细的作战部署。

12月,新四军华中野战军司令部下达了攻城命令。高邮城四周有湖泊环绕,兵力难以展开,且城高墙厚,工事坚固,城内有日军独立混成旅两个营和7个伪军团防守。战斗打响后,新四军一个纵队在地方武装配合下,与敌激战七昼夜,歼灭日军1100余人、伪军4000余人,俘敌无数。高邮也成为抗战中歼敌最多的县城之一。

攻下净土寺

日军拒绝投降负隅顽抗

“高邮战役”是新四军对日本侵略者的最后一战,也成为抗日战争中中国军队对日寇的最后一战。近日,“重走新四军抗日之路”的队员来到了江苏高邮,听当年参加“高邮战役”的老战士以及他们的后代讲述抗战史上这场浓墨重彩的经典战役。

1945年8月15日,日本裕仁天皇通过广播发表《终战诏书》,宣布无条件投降。世界各地的日本士兵在听到广播后基本丧失了战斗意志,纷纷向就近敌方驻军投降。在一周之内,我国境内就有超过一百万日本士兵放下了武器,准备接受我国政府的处置。

这是发生在1945年12月26日凌晨4时的事情。当年8月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但盘踞在高邮古城内的日军仍在负隅顽抗。1945年12月19日,华中野战军司令员粟裕亲自部署指挥,发动了高邮战役,用一周时间收复了高邮城。这一战役被学界称为抗日战争最后一役。

我是江苏兴化人,父母都在战乱中去世了。1945年3月兴化解放,新四军征兵,我立刻去报了名。那一年,我16岁,身材又瘦又小,首长安排我当通讯员。

有了多方的支援和精密的部署,战士们浴血奋战,到26日凌晨1点,新四军控制全城。最终,日军司令部眼看大势已去,不得不放弃抵抗,日军驻高邮最高司令官岩崎大佐终于缴械投降。此战,新四军全歼日军1100余人、伪军4000多人,缴获各种火炮80余门、枪6000多支。此役拔除了残存在华中解放区内的日伪军据点,战绩居华中抗日战争之最。

图片 3

现年89岁的甄为民,时任新华社兼苏中《人民报》派驻新四军的随军记者,不仅参加了战前动员会,还随主攻连踩云梯登上了高邮城墙。

江苏扬州 李福兴 86岁

12月25日晚,借助天黑云密,雾雨蒙蒙,粟裕司令员宣布立即向高邮城发起总攻。面对坚固的高邮城墙,为了减少我军伤亡,粟裕司令员布置战士们在东面开阔地筑起了“半月型”工事,架上轻重机枪,与城墙敌军形成平射。

至此,高邮城已处于新四军的包围之中,日伪军龟缩城里负隅顽抗,城楼上的警戒大部分换上了日军,并不断加固城防工事。22日清晨,粟裕来到高邮城外东北角的村子,与八纵司令员陶勇一同视察了高邮城外地形,作了详细的作战部署。

当时57团2营从东、西、北三面对日军驻扎的小庙发起猛攻,诱使日军拼命向南突围。待日军离开工事进入开阔的野地里,追击部队和预伏的堵截部队迅速出击,把出逃日军团团围住。在我军火力杀伤下,日军死的死,伤的伤,活着的也不得不缴枪投降。

时任高邮县委书记、执行委员会主任的李建烈士,为支持“高邮战役”联合苏中地方党政机关积极配合,专门成立了支前总后勤部,帮助部队安排生活,提供物资,运送弹药,组织担架救护队,还提供了日伪军兵力分布形势图和诸多工事暗堡实时情报等。“父亲和当地党政机关干部在战前先后调集了1.5万民工,500只民船,帮助部队运送粮食和弹药等物资,还组织了3000名民兵配合作战。”李建烈士的女儿,江西省新四军研究会副会长唐东平说。

26日凌晨4时,华中野战军第八纵队政治部主任韩念龙代表新四军,主持在日军“洪部”礼堂举行驻高邮日军受降仪式。至此,被日军侵占6年之久的高邮终于回到了人民的怀抱。

日本人的部队有180多人,驻扎在一座小庙。日军火力较猛,如果强攻可能会造成战士较大的伤亡。上级指示,采取“围三阙一”的战术,也就是三面猛攻,放一面给日军逃窜。这样,有了一线生机的日本人就不会拼死抵抗,一定会设法从那一侧撤离。我军埋伏部队对出逃的敌人进行包围,这样就可以避开日军事先建好的工事,减少伤亡。

当时,高邮位于华中解放区南线,地处京杭大运河东岸,南控扬州,北扼两淮,是苏中连接苏北的水陆交通要道。高邮城四周为湖泊河流所环抱。“高邮城城墙有10米高、墙厚有7米,工事非常坚固,而且鬼子长年占据在这里,对地形非常熟悉。”95岁的新四军老战士夏光亚回忆,当时城内有日军2个大队约1100余人,加上伪军,总兵力约5000余人。

在抗日战争最后一役纪念馆中,一张作战地图清晰再现了当年的战斗部署:第七纵队以一部兵力攻打邵伯,其主力则部署在扬泰线以北、邵伯以南地区,准备打来援之敌;第八纵队攻打高邮外围后攻城;华中军区特务团攻打车逻。

现年89岁的甄为民,时任新华社兼苏中《人民报》派驻新四军的随军记者,拥有“一号”特批的记者证和华中野战军开出的通行证。甄为民参加了战前动员会,还随主攻连踩云梯登上了高邮城墙。“我参加了高邮战役的全过程。发动攻城的动员会在高邮东边的一个村子里召开的,会上粟裕司令员发布作战命令,张鼎丞进行战斗动员。”甄为民说。

外围打下来以后就开始搞政治攻势,22号到25号发动总攻前,用话筒喊话、放日本民歌、用风筝和用迫击炮散宣传单,漫天都是宣传单,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夏光亚当年在攻击高邮城南门作战任务的68团中担任3营教导员。回忆起当年的战役,老人历历在目。夏光亚说,当时八纵64团、72团负责攻打西门和北门之间,66团负责攻打东门,68团负责攻打南门。为了减少战争伤亡,部队还发动了强大的政治攻势,用话筒喊话、用风筝散发传单以及用迫击炮打宣传单等方式进行攻心战,以瓦解日伪军。

“净土寺塔的火力很猛,居高临下,非常难攻。”原新四军八纵68团参谋邢继刚依然记得当年的细节,“我们用湿棉被裹着方桌做的‘土坦克’当掩护,越过开阔地带,一步步逼近净土寺塔,消灭塔内和高邮城之间的供给,还用炮轰。最终塔内的敌人投降了。”

高邮是个古城,地理位置优越,位于华中解放区南线。地处京杭大运河东岸,南控扬州,北扼两淮,是苏中连接苏北的水陆交通要道,被称为“运河大门的铁锁”,素为兵家必争之地。根据史料,高邮东面是一片水网和开阔地,成为天然屏障;西面紧靠高邮湖,烟波浩渺,北面土城横亘,南面背靠敌区,层层紧固的工事和复杂的地形,给新四军攻城造成了极大的困难。

总攻

26日凌晨,在新四军多路进攻打击下,日伪军纷纷缴枪投降。据相关文献记载:在高邮战役中,仅高邮一城,新四军就歼灭日军1100余人,生俘近900人;歼灭伪军5000余人,生俘3500余人;缴获各种炮60余门、枪支4308支,军用品无数,战绩居华中抗日战争之最。此役拔除了残存在华中解放区内的日伪军据点,将苏皖解放区连成一片。

12月19日晚7点,新四军在南北40公里、东西20公里的战场上同时发起攻势。至20日中午高邮城外围据点除东门的净土寺塔外,均被扫除。21日,我军攻克了邵伯等日伪据点,切断了高邮城日伪军的退路,在邵伯、丁沟一线构成对扬州、泰州蒋军的防线,并为打援准备了良好的战场。

面对坚固的高邮城墙,为减少新四军战士的伤亡,粟裕司令员布置战士们在东面开阔地用麻袋装满土,筑起了“半月形”工事,架上轻重机枪,与城墙敌军形成平射,压制敌人火力以掩护攻城部队。

不仅地理位置重要,而且因为高邮古城墙地势险要,给新四军攻城带来更大的难度。“高邮城墙高9米、厚7米,城墙上有多个机枪掩体,还筑有两层或三层大碉堡8个,城垛之间有射击掩体,城外还有一条宽5—7米的护城河围绕四周。”参加这次战役的新四军老战士如今说起高邮城防的坚固,仍然记忆深刻。

由于古塔在城门之外,又是一个制高点,因此,日军占领高邮城后,这个塔便成为日军的了望塔和军事制高点。

包围高邮城

图片 4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