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秀全还为他的后妃规定了许多奇怪的清规戒律,都要严格遵行。如禁止女子抬头看他,“起眼看主是逆天,不止半点罪万千。”“看主单准看到肩,最好道理看胸前,一个大胆看眼上,怠慢尔王怠慢天。

其一,赵碧娘。赵碧娘,良家好女子,年仅十五六岁,神姿秀美。太平军攻略江南时掳入军中。她被掳时,三日不食,有同被掳之妇女相劝:“我辈忍死,或可日后与家人相见。不要自苦如此,待贼人疏忽可伺机逃脱。”赵碧娘始进食。不久,她被选入女匠绣馆,为太平军首领作精制冠帽两个,暗中衬以污秽之布,希望以厌胜之法咒死对方。不久,同馆女工向东王杨秀清告发。杨秀清裂冠见到污秽的布条,大怒,立刻派兵士逮捕赵碧娘,并准备转天“点天灯”示众,以儆效尤。赵碧娘半夜苏醒,趁人不备,自缢于树,以免惨遭焚刑。东王大怒,遂杀其同馆女工数十人以泄愤。

廖观音祖籍广东,她的祖父曾在鸦片战争期间参加过广东三元里起义,失败后为躲避追捕,举家迁入四川成都,后来又定居在一个叫做石板滩的小地方,开染坊为生。廖观音就出生在石板滩,由于她在家族中排行第九,时人称作廖九妹。廖九妹生性聪慧,秀丽多姿,从小受祖父的影响,痛恨洋人和软弱的清政府。石板滩地势险要,却又商贾云集,导致附近常有土匪出没。为了保卫家园,石板滩的人素来习武。在这样的环境影响下,廖九妹十多岁时就已经习得一身好武艺,在石板滩难逢敌手。

在太平天国的时候,有一种针对女人非常残酷的刑法,叫做点天灯,什么意思呢?点天灯也叫倒点人油蜡,是一种极残酷的刑罚,把犯人扒光衣服,用麻布包裹,再放进油缸里浸泡,入夜后,将他头下脚上拴在一根挺高的木杆上,从脚上点燃。在现代点天灯于刑罚方面还有另外一个意思,该方法为川湘一带土匪首创,在犯人的脑上钻个小洞,倒入灯油并点燃,可让犯人在极痛苦中被烧死。

太平天国中妇女地位低下有两个例子。其一,傅善祥。傅善祥,金陵人,自幼习学文史。太平军陷江宁,掳入军中,见其习书善写,用为女书记,一直在东王宫中掌文书。但此女恃宠而骄,因言获罪,被迫逃亡。

其二,傅善祥。傅善祥,金陵人,自幼习学文史。太平军陷江宁,掳入军中,见其习书善写,用为女书记,一直在东王宫中掌文书。傅善祥貌美得东王宠,恃宠而骄,批阅文牍,屡骂诸首领猪狗不如。东王杨秀清侦知傅善祥语侵及己,大怒。即以傅善祥吸食黄烟为罪,逮之枷于女馆示众。情急之下,傅善祥亲笔作书于东王,备极哀怜。东王怜之,遂释其罪。傅善祥得间逃去。东王派人大索,不得。

图片 1

这种刑法很多人听过名字,但是很少在人身上使用。可是在太平天国的时候,这位不幸的女性挨过此刑法,他叫朱九妹。因为傅善祥从东王杨秀清府逃走之后,东王府中无合适的人掌管文书。

图片 2

其三,朱九妹。自傅善祥逃去,东王府中无人合意主掌文书。有湖北女朱九妹,年十九,慧艳能文,为太平军一女百长所庇。东王多次公告选人入宫,百长怜朱九妹柔弱,不以之应选。东王常佯作天父下凡言某事,以神其说。知有朱九妹此人后,东王遂作天父下凡状,指出九妹藏身之所。于是,兵卒搜得,逮朱九妹及女百长齐入东王府问讯。东王问九妹:“汝识字否?”对曰:“不识。”又问:“百长藏汝否?”九妹曰:“女馆中人众多,何得藏我!”东王怒,命兵士杖之。大杖数折,朱九妹浑身鲜血,昏绝于地。于是,东王下令,将女百长挖目割乳,剖心枭首,称是天父降罚,以儆余众。

当地有一位原来的义和团首领曾阿义,他见廖九妹武艺不凡,而且嫉恶如仇,就鼓励他参加红灯教的农民起义运动。廖九妹不顾家人反对,冲破各种束缚和阻扰,终于成为了红灯教的一员。清朝与洋人联合围剿了义和团主力,并且签订了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义和团成员大多逃到四川,四川地区的农民运动声势浩大起来。在曾阿义和廖九妹的领导下,红灯教多次发动反清灭洋起义。廖九妹心地善良,深受团众爱戴,人们都称赞她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下凡。曾阿义见廖九妹胆识过人,威望日盛,就主动让廖九妹担任红灯教的最高首领。

这个朱九妹呢,当时十九岁,能文善。当时是太平军女百长。东王多次公告选人入宫,百长怜朱九妹柔弱,不以之应选。东王多次公告诉选举人入宫,老长可怜朱九妹柔弱,不让她当选。东王常常假装出天父下凡说某件事,因为神的解释。

自傅善祥逃去,东王府中无人合意主掌文书。有湖北女朱九妹,年十九,慧艳能文,为太平军一女百长所庇。东王多次公告选人入宫,百长怜朱九妹柔弱,不以之应选。东王常佯作天父下凡言某事,以神其说。知有朱九妹此人后,东王遂作天父下凡状,指出九妹藏身之所。于是,兵卒搜得,逮朱九妹及女百长齐入东王府问讯。东王问九妹:“汝识字否?”对曰:“不识。”又问:“百长藏汝否?”九妹曰:“女馆中人众多,何得藏我!”东王怒,命兵士杖之。大杖数折,朱九妹浑身鲜血,昏绝于地。

图片 3

从此,廖九妹身穿月白衣袍,头戴青巾,酷似观音娘娘,人称廖观音。在廖观音的带领下,红灯教众沉重地打击了清朝统治者。1902年,朝廷调遣山西巡抚岑春煊率晋军三营入川镇压红灯教。岑春煊与袁世凯齐名,曾经参与过围剿义和团,入川后采用攻心的战略,逐步分化瓦解起义军。1903年,廖观音因叛徒出卖被捕,押解至成都。见到岑春煊以后,廖观音昂首挺胸,怒目而视,大骂慈禧以及岑春煊之流奴颜屈膝,丧权辱国。

知道有九妹这个人后,东王于是派人查出情况,指出九妹藏身之地。后来士兵找到了朱九妹,士兵把朱九妹妹和女百长一起带到东王府问话。东王问九妹:“你认识字吗?”九妹回答说:“我不知道。“东王又问:“听说女百长把你藏起来了?“九妹说:“女学馆里的人很多,我怎么可能去躲起来!”

于是,东王下令,将女百长挖目割乳,剖心枭首,称是天父降罚,以儆余众。朱九妹被拘于东王府月余,创伤稍平,暗中结纳一王娘,将以砒霜毒杀东王。谋泄,朱九妹惨遭“天灯”之刑,同时被杀九人。

岑春煊虽然恼怒,可廖观音毕竟是朝廷重犯,他不敢擅自做主,立刻请示朝廷。朝廷的回复十分利落,当市斩首。为了羞辱廖观音,进一步瓦解起义军的斗志,岑春煊下令剥光廖观音的上衣,赤裸着上身游街示众。但是廖观音丝毫不以为耻,神色自若,一路上大骂慈禧是洋人的奴才,歌颂农民起义军的正义。直到最后一刻,廖观音依然昂首挺胸,面不改色,围观群众无不暗暗称赞。最后,在人们无限的惋惜中,廖观音英勇就义,年仅十八岁,川西地区的农民运动也随之转入低潮。

东王发怒,命令士兵对九妹用刑,打的朱九妹妹浑身鲜血,昏倒在地上。之后,东王下令,将女百长挖眼睛割乳,剖心斩首,称这是天父降罚,以警告其余的人。朱九妹被囚禁在东王府多月,在里面养伤的时候,结交一个姓王姑娘,两人准备用砒霜毒死东王。谁知道计划被泄露,东王对朱九妹实施最惨的“天灯”刑罚,顺便还处死了9位有嫌疑的宫女。

三位绝代佳人被糟蹋:太平天国女性命如草芥

太平天国时,真的实现男女平等了吗?太平天国三个有关妇女的记述,可以窥知“太平天国”妇女的地位和状况。

其一,赵碧娘。赵碧娘,良家好女子,年仅十五六岁,神姿秀美。太平军攻略江南时掳入军中。她被掳时,三日不食,有同被掳之妇女相劝:“我辈忍死,或可日后与家人相见。不要自苦如此,待贼人疏忽可伺机逃脱。”赵碧娘始进食。不久,她被选入女匠绣馆,为太平军首领作精制冠帽两个,暗中衬以污秽之布,希望以厌胜之法咒死对方。不久,同馆女工向东王杨秀清告发。杨秀清裂冠见到污秽的布条,大怒,立刻派兵士逮捕赵碧娘,并准备转天“点天灯”示众,以儆效尤。赵碧娘半夜苏醒,趁人不备,自缢于树,以免惨遭焚刑。东王大怒,遂杀其同馆女工数十人以泄愤。

其二,傅善祥。傅善祥,金陵人,自幼习学文史。太平军陷江宁,掳入军中,见其习书善写,用为女书记,一直在东王宫中掌文书。傅善祥貌美得东王宠,恃宠而骄,批阅文牍,屡骂诸首领猪狗不如。东王杨秀清侦知傅善祥语侵及己,大怒。即以傅善祥吸食黄烟为罪,逮之枷于女馆示众。情急之下,傅善祥亲笔作书于东王,备极哀怜。东王怜之,遂释其罪。傅善祥得间逃去。东王派人大索,不得。

其三,朱九妹。自傅善祥逃去,东王府中无人合意主掌文书。有湖北女朱九妹,年十九,慧艳能文,为太平军一女百长所庇。东王多次公告选人入宫,百长怜朱九妹柔弱,不以之应选。东王常佯作天父下凡言某事,以神其说。知有朱九妹此人后,东王遂作天父下凡状,指出九妹藏身之所。于是,兵卒搜得,逮朱九妹及女百长齐入东王府问讯。东王问九妹:“汝识字否?”对曰:“不识。”又问:“百长藏汝否?”九妹曰:“女馆中人众多,何得藏我!”东王怒,命兵士杖之。大杖数折,朱九妹浑身鲜血,昏绝于地。于是,东王下令,将女百长挖目割乳,剖心枭首,称是天父降罚,以儆余众。朱九妹被拘于东王府月余,创伤稍平,暗中结纳一王娘,将以砒霜毒杀东王。谋泄,朱九妹惨遭“天灯”之刑,同时被杀九人。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