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是国人心中永远的痛。 ”

说起抗战时期的南京,人们更容易想到的是南京大屠杀。其实,南京并不是无守之城,是经过血战后才沦陷的,十余万中国军队也曾在南京城及其周围与日军展开血战,也曾给日本侵略者以沉重打击,只是因为后来指挥者的严重失误,才使数万国军受困南京城,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遭到了日军的血腥屠杀。

1937年11月中旬,经过三个月惨烈而胶着的战争,国军在淞沪会战中损失惨重,被迫退至南京。撤退过程中,国军节节败退,日军步步紧逼,事态严峻。

一、黑云压城

一、守还是不守?

淞沪会战国军战败了,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将南京暴露在了日军的枪口之下。上海离南京只有三百多公里,而可怕的是淞沪会战将国军精锐部队打残了,国民政府无力再重新组织力量保卫南京。因此淞沪会战后南京的处境就很危险了。

图片 1

今年2月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决议,设立每年12月13日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南京大屠杀是中国人心中永远的痛,研究南京大屠杀的着作已经汗牛充栋,但是大屠杀之前的南京保卫战却提及不多。

1937年北平卢沟桥事变后,日军大举侵华,一路南下。南京,当时中国的首都,国民政府在守与不守的问题上有很大的纠结。因为,在之前的淞沪会战中,国民革命军损失惨重。卢沟桥事变后,中国政府为了扭转战局,在上海采取主动反击。淞沪会战中,中国军队投入最精锐的中央教导总队及八十七师、八十八师及148个师和62个旅80余万人参战,中日双方共有约80万军队投入战斗,日军投入8个师团和2个旅团20万余人参战,三个月后,上海失守,国军死伤30万人。上海被日军占领后,南京直接暴露在日军铁蹄下。作为中国的首都,任何人都明白,日军会很快进攻南京;而国军刚刚在淞沪会战中遭遇重创,要想守住南京,基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守还是不守】

▲淞沪会战国军的一个机枪阵

1937年11月中旬,为了商讨南京防守问题,蒋介石在南京召开过三次高级幕僚会议。先后参加会议的分别有参谋总长兼军政部长何应钦、副参谋总长白崇禧、军令部长徐永昌、军事委员会警卫执行部主任唐生智、南京警备司令部司令谷正伦、军令部副部长王俊、军令部作战厅厅长刘斐等人。

11月17日,蒋介石在南京召开高级军事会议,会议只有一个议题,就是守不守南京。李宗仁首先表态:“南京在战术上是绝地,敌人可以进行合围,它的后方又阻于长江,根本无路可退,不能坚守。”白崇禧认同:“我军经过淞沪战役,部队残破,减员尤其严重,根本无力防守南京。”张群也表示同意:“为了让南京城免遭战争破坏,应该在外交上争取主动,放弃南京。”陈诚等都主张放弃南京。只有蒋介石反对:“南京一定要守,不能放弃。”蒋介石在日记中解释了要守南京的理由:“南京孤城不能不守,对上、对下、对国、对民,殊难怀也。”明知是孤城,很难守,却必须要守,因为南京是中国的首都。如果一枪不放地把首都拱手让日,国人会怎么看政府的抗日?世界会怎么看中国的抗日?作为中国的最高军事长官,蒋介石既然决定了要守南京,就面临下一个棘手的问题了,谁来守?很明显,中日军力相差太大,而日军对南京是志在必取,选择谁守南京,几乎就是选择谁去殉国。所以蒋介石向大家询问:“哪一位将军愿意担此重任?”时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执行部主任的唐生智起立:“我来!现在敌人已迫近首都,首都是国父陵寝所在地,值此大敌当前,在南京如不牺牲一二员大将,我们不仅对不起总理的在天之灵,更对不起我们的最高统帅。本人愿死守南京,和敌人拼到底。我们要以有力部队固守南京,掩护前方部队的休整和集中,以阻止和延缓敌人的进攻;守南京的任务是艰巨的,在这种情况下我只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蒋介石很感动:“孟潇,很好!很好!”当即任命唐为南京卫戍司令长官。

南京是一个十分棘手的地方,仅凭上海战场撤退下来的残军根本守不住,而且南京无险可守,不是可以打大仗的地方。没参加淞沪会战的完整建制的野战军还要在后方准备新战场,不可能调来南京当炮灰。守是守不住的,但是不守的话也说不过去,南京毕竟是中国首都,是国父孙中山的陵墓所在地,一枪不放就放弃首都对国际国内舆论都无法交代,因此南京又必须要守。左右为难的蒋介石决定象征性的守一下南京,所谓象征性意思是说守卫南京不必派精锐部队,不必考虑敌我双方的实力是否悬殊,也不会再派兵增援南京守卫部队。所以说南京保卫战只是随随便便拼凑一些部队跟敌人打几个回合,实在顶不住时就相机撤退,国民政府没重视南京,可是在日军看来南京却是香饽饽,因为它是中国的首都,因此进攻南京日军要出动最精锐的部队,也会作最周密的战略部署。中日政府对于南京的态度形成巨大反差,这就注定了南京守城将士悲剧的命运。

当时,很多将领认为部队刚经历淞沪会战,亟需休整,于是建议仅在南京做“象征性抵抗”。国民军事委员会副总参谋长白崇禧认为“现部队已残破不全,也没有后续部队可调度,建议宣布南京为不设防城市。”李宗仁也从战术角度分析认为,南京城易攻难守,且无路可退,军队可能会困守孤城,难以久守。

第一次会议时,军令部作战厅厅长刘斐提出南京不能守。因为南京位于长江转弯处,在地形上背水,属于绝地。一旦交战,日军会海、陆、空三方协同攻击南京。淞沪会战已损失惨重,为贯彻持久抗战方针,应避免再打一场大规模的南京保卫战。刘斐建议在南京仅作象征性的抵抗就主动撤退,使用兵力为12个团,最多不超过18个团。他的意见得到了白崇禧、何应钦、徐永昌的认同,但蒋介石并没有同意。随后在17日召开的会议中,当时蒋介石再次问起关于守南京的问题时,唐生智主张固守南京,蒋介石比较支持唐生智的意见,但刘斐仍坚持原议。此次会议未作决定,但固守南京已经呼之欲出了。

二、战前的准备

【南京保卫战】

只有唐生智一个人力主固守南京

次日即11月18日夜,蒋介石再召开第三次高级幕僚会议。唐生智再提出死守南京,蒋介石明确表示同意,并问:”谁负责固守南京为好?”无人应答,当时大部分高级将领都认为不该打这一仗,最后唐生智打破沉寂:”委员长,既然没人来守,我愿意勉为其难,我一定死守南京城,与城共存亡!”蒋介石听后,大为高兴,并说:”很好,就由孟潇负责。”然后对着何应钦说;”就这么办,有什么要准备的,马上办,可以让孟潇先行视事,命令随即发表。”当时蒋介石调集14个师附宪兵4个团,组成南京卫戍军,并命令唐生智为卫戍军司令官。卫戍军纸面上虽然有14个师之多,但其实只有10万来人,大部分部队刚参加过淞沪会战,减员严重。武器方面更是差的惊人,10万守军只有75毫米步兵炮、山炮、野炮32门,重型榴弹炮仅有8门。

留给唐生智的南京防御部队基本上都是淞沪大战的战场上撤退下来的部队,也就是说,是残余部队。当时的首都警戍总司令部参谋长处长谭道平负责统计南京各部队人数,他确定南京的政府军只有8.1万人,其中3万人是临时征的兵,连怎么开枪都不是很清楚。所以,政府知道南京是守不住的。既然守不住,当然就不能让平民在战区送死。早在卢沟桥事变后,南京市民就开始向外地迁移。随着11月12日上海的沦陷和11月20日南京政府的迁都,南京又开始了第二次迁移。第36师师长宋希濂回忆,到12月初,南京全市945544人,经过撤退,还有30多万人在城内。唐生智受命后,以重点防卫带动全城固守的战略思想,将部队分为外围阵地和复廓阵地两个梯次配备。唐生智每天都去首都战地视察军事状况,常对军官说:“我们平时常说抗战、抗战,难道只是叫人家牺牲的吗?我们作为长官,更应该以身作则。”唐生智命令把所有的渡轮和船只都调到长江上游地区,禁止任何部队从下关渡江北撤,还安排胡宗南的第1军守备浦江,以武力制止任何部队由南京向北岸渡江。唐晚年回忆:“南京我明知不可守,这是任何稍有常识的人都会知道的,也有人说我办蠢事,但我觉得世上有些事情也是要蠢人办的,南京是我们的首都,我们不能够轻易地把它送给敌人。”蒋介石在离南京前夕,和宋美龄专程看望唐生智:“孟潇兄,你的身体还没有恢复,有劳你守南京,我很难过。”唐生智回答:“这是军人应该做的事,我可以做到临危不乱,临难不苟,没有你的命令,我决不撤退。”

决定守卫南京后,蒋介石开始思考南京保卫战由谁挂帅的问题,之前蒋介石曾专门开会研究过南京守不守的问题,大多数将领认为从军事角度上看南京不可守,守只会让中国官兵白白送命,只有时任国民政府军事训练总监的唐生智主张死守南京,这正合蒋介石的心意,于是唐生智被任命为南京城防司令统筹南京的守卫工作。

“现在敌人已迫近首都,首都是国父陵寝所在地。值此大敌当前,在南京如不牺牲一二员大将,我们不特对不起总理在天之灵,更对不起我们的最高统帅。本人主张死守南京,和敌人拼到底!”

日军方面,由于基层日军尤其是第10军的强烈要求下,日军高层同意了华中方面军进攻南京的请求。在11月24日,日本召开大本营御前会议,当时日军统帅部一致认为,方面军只要休整好后,可以进攻南京等地。会后,参谋本部次长多田骏命令废除之前的制令线,并命第一部研究攻占南京的计划。此后几天,参谋本部给华中方面军发的电报内容,基本告知了进攻南京的作战指导,这样华中方面军在淞沪会战一结束就马不停蹄地执行进攻南京的计划了。

日军为确保攻占南京,准备了6个师团,1个旅团,独立2个野战重炮旅团另3个野战重炮,攻城重炮兵联队,7个攻城重炮兵大队,1个重型臼炮大队,1个重炮中队,16个高射炮队和3个后备山炮队,21个独立汽车队及其他支援部队,总共30万兵力。日军的独立重炮兵大队,装备有45年式240毫米榴弹炮,其1发重达200公斤的炮弹在当时中国战场上没有什么工事可以阻挡得住。

对于南京保卫战中国方面军队的确切数字说法不一,有说十五万人的,也有说只有八万多人的,因为参加南京保卫战的部队新补充进去了很多壮丁,因此具体数字才难以估算,但大约在十万左右。之所以说南京保卫战是拼凑的部队,是因为它们大都是从淞沪战场上撤退下来的,有的部队已经经过了多次补充,其中很多新兵连枪都没摸过,我们都知道一名士兵要经过一年以上的严格军事训练才能发挥出战斗力,因此这些蒋介石的嫡系德械部队军队战斗力早已大打折扣。

蒋介石当时一直期待苏联的救援,并且希望保卫首都南京的作战对德国的外交调停有利,他最终同意了唐生智的提议,于11月26日任命其为首都(南京)卫戍司长官,负责南京保卫战。

12月1日,日本大本营下达《大陆命第八号命令》,正式命令华中方面军与海军协同,进攻敌国首都南京。当时日军华中方面军计划以第9师团攻占淳华镇一带,然后向光华门、中山门一带进攻;第16师团向句容方面进攻,占领句容后马上攻占汤水镇,随后占领紫金山、西山、并占领太平门、中山门。13师团的山田支队向镇江附近进攻,准备对扬子江左岸地区作战。第114师团进入潥水,向秣陵关进攻,然后进攻将军山一带。第6师团则以主力进攻牛首山和将军山一带,另一部则迂回进攻牛首山后方板桥镇。后两个师团一起并列进攻雨花台,并占领中华门、雨花门。国岐支队则远距离迂回到南京后方,占领浦口切断中国军队的后路。

三、南京保卫战

图片 2

孤独的坚守

虽然进攻南京的日军只有4个师团、2个支队,共12万人,但装备精良,炮弹充足。据笔者统计,南京战役日军投入75毫米-240毫米级各类火炮413门(不包含掷弹筒、迫击炮、步兵炮、速射炮、高射炮)。

1937年12月1日,日军下达了进攻南京的命令,日军持续轰炸南京城,将中华门,水西门附近炸的没有1座完整的房屋和街道。12月4日在句容以东40里与国军前哨部队发生了交火,南京保卫战开始了。在优势日军面前,国军进行了英勇地抵抗,多个阵地出现守军全部牺牲的壮烈场面。9日,日军司令官松井石根劝降:“日军百万既席卷江南,南京城亦在包围之中,战局大势已极明显,故今后之抵抗,有百害而无一利。”唐生智不予理睬,继续命令各部队“应以与阵地共存亡之决心尽力固守,决不许轻弃寸土。”在保卫战中,唐生智的卫戍司令部被密集的炮弹击中,他让司令部的参谋人员到地下室集中办公,自己与副司令仍留在原地继续指挥战斗。11日,日军继续猛攻国军各处防守阵地,但是在中国军队的拼死抗击中,日军仍然没能攻进南京城内。12日凌晨,日军的飞机、大炮猛烈轰炸南京城墙,南京城破。日军从雨花台右侧突入,驻守在雨花台的第88师官兵六千余人全部在战场上壮烈殉国。

与国军的消极防御相反,日军太重视南京了,攻打南京的部队达到二十万以上,上海派遣军和杭州金山卫登陆的第十军都参与进来,中国在淞沪会战中的70万部队就是被这两个日本军团打败的,更何况是南京的几万败残国军。日军兵力占绝对优势,火力上更是高出中国军队数倍不止,大小火炮加在一起达到两千门以上,还有数百辆的坦克和轰炸机。日军的实力是中国军队实力的数倍,这也是蒋介石在南京进行象征性抵抗的主要原因,在占绝对优势的日军面前,再调多少部队来前线弹丸之地的南京也守不住。

其实,唐生智指挥一线部队已经是一年多之前的事情,他对南京的国军部队并不熟悉。同时,参加南京保卫战的部队虽然有13个师,但除了第10军的第41师和第48师是从汉口开赴南京的增援部队,其它部队均是从上海撤出、受创严重的整补中的残部。理想上,满编的部队将会有18万人南京保卫战的壮烈与遗憾。,但是,根据唐生智的统计,实际上的守军只有8万人,其中还有3万人是新兵。士兵们要么刚刚经历淞沪会战,人员缺编,士气低落;要么是临时被抓的壮丁,缺乏训练,毫无军纪可言。

二、外围激战

11日晚,蒋介石致电唐生智:“如情势不能久持时,可相机撤退,以图整理而期反攻。”唐生智于当夜与副司令长官及参谋长研究后,决定于14日夜开始撤退。唐生智回忆说:“次2日一早,就召集总司令、军、师长开会,我先将蒋的命令宣读一遍,再将撤退部署每人发一张。对于各部队的撤退时间、先后、路线都有详细规定。除了广东的两个军按计划突围,宋希濂部遵照命令由浦口撤退以外,其他部队都没有按照命令实行。”其实,撤退的命令并没有及时告知担任督战任务的第36师。

占绝对优势的日军分三个方向南京杀气腾腾的压来,一路上势如破竹,南京外围阵地相继被攻陷。1937年12月8日,日军从东西南三面包围了南京,南京守军只剩下北渡长江一条退路了。可是由于唐生智的失误,中国军队自己断了自己最后的退路。

一名脱离战场许久的指挥官,与缺乏士气的士兵们,共同担负起了守卫南京的重任。

12月6日南京保卫战正式打响,日军精锐第16师团主力占领句容后,猛攻汤山、汤水镇一带。其第38联队进攻丁家山一带,企图包围第66军、第2军团第41师。但中国军队顽强抵抗,日军迟迟攻不下汤山、汤水镇。在丁家山高地,第41师发动数次反击,以迫击炮击中日军第38联队本部,炸死炸伤日军数十人,联队长也差点被干掉。

开完会后,第71军军长王敬久、该军第87师师长沈发藻等根本未回指挥所;教导总队队长桂永清回到富贵山地下室指挥所后告知幕僚撤退任务,即留参谋长邱清泉处理文件等,自己单独先去下关。而第66军军长叶肇及第83军军长邓龙光参加会议后,私下研究决定,不遵守唐生智令第83军掩护其他部队突围后再于次日晨6时突围的命令,两军由叶肇统一指挥,按计划由正面突围,向指定地点转进。应最后撤退的徐源泉第2军团负责固守乌龙山要塞以掩护其他部队撤退和突围,但12日下午就坐船提前渡江至长江北岸。这些提前撤退的部队打乱了整个撤退的部署,没有撤退的部队也跟着撤退。各部一窝蜂全部涌向南京下关渡口,而督战的第36师由于没接到撤退的通知,为了阻止国军各部队撤退,双方还发生了交火。南京城完全陷入混乱,已不可能进行有效的抵抗了。

图片 3

图片 4

防守淳化镇、方山、牛首山、将军山一带的第74军,遭到了日军第9师团一部、第114师团和日军头号王牌师团第6师团第13联队、第45联队的猛攻。面对3、4万日军的围攻,74军官兵奋勇杀敌,在方山的第306团,独力打退了日军第114师团第128旅团的数次进攻,迫使日军改变进攻方向。面对中国军队顽强的反击,日军陷入苦战之中。

13日,日军攻占南京。在占领南京城的前6个星期内,日军屠杀了放下武器的俘虏数万人、平民20余万人,总数达30万人以上,,是为南京大屠杀!

唐生智知道日军的实力高出南京守军太多,是典型的敌强我弱,用常规打法根本就守不住南京,而且士兵们坐守孤城难免产生畏惧心理,在日军的压力下出现大规模溃逃那后果将不堪设想。他决定效仿韩信进行背水一战,绝了我军官兵逃跑的念头,也许在绝境中真的能激发出部队的战斗力。所谓一人拼命百夫难挡,十几万人一起拼命那场面确实够震撼的。唐生智下令收集江面上所有船只,又将临江一带的城门用沙袋堵死,然后命宋希濂的三十六师负责督战,警卫沿江地区,如有部队胆敢私自后撤将对其进行警告,如再不从可以将逃兵们就地正法。他这是要将部队置之死地而后生,讽刺的是死地是制造出来了,后生的效果却没有达到。

▲唐生智,1935年受衔陆军一级上将

惨烈的战斗一直持续到12月8日上午,为了打破僵局,日军第9师团集中师团主力,以淳华镇为突破口,调集30多门大炮轰击第74军阵地。第74军虽然是精锐部队,但毕竟刚从淞沪会战撤下来,整个军只有1万来人。重武器方面,大炮只有4门德制施耐德75毫米山炮,其余的就是40多门82毫米迫击炮。面对优势日军的猛烈攻击,74军官兵以血肉之躯实在难抵钢铁烈焰。战至下午14时30分左右,淳华镇被日军攻破,第74军第51师阵线变得混乱,日军第9师团第36联队趁机攻下管头、高桥门、七瓮桥,直逼光华门。

结语

12月9日,日军对南京中国军队进行了劝降。12月10日,见劝降不成日军开始对南京城发动总攻。中国军队各部都在各自的防区内与日军进行了殊死搏斗,抵抗是异常激烈和顽强的,中华门、光华门、紫金山、雨花台等地的战斗都十分惨烈,所以南京保卫战日军也伤亡了上万人。

为了显示固守南京的决心,唐生智多次公开表示要于南京共存亡,并向蒋介石承诺没有命令绝不撤退。此外,唐生智还采用了背水一战的态度,他命令部下将手中的船只交给司令部,并将下关码头至浦口的两艘渡轮撤往武汉,同时命令第36师封锁挹江门——这是从南京城退向下关码头的唯一通道(而这样的做法也为之后的悲剧埋下了伏笔,造成很多军民在撤退时溺毙)。

在南京城内的卫戍军司令官唐生智,得知淳华镇、高桥门、七瓮桥先后丢失,加上汤山一带的中国军队反击失利。他只好命令部队全线撤退,退守第二线阵地,即”复廓”阵地。而防守牛首山、将军山的第74军第58师,一直坚持到了第二天晚上才撤退。在战后第6师团第13联队第1大队本部座谈会上,联队副官有马敏雄少佐说道:”牛首山的战斗,打得异常艰难。山上的敌军,是我们迄今为止遇到的最强对手。”

南京保卫战,8万装备极差的国军与30万日军激战10天,战场牺牲3万余,没有一支部队投降。

图片 5

图片 6

三、血战西山

【撤退】

▲大屠杀后的下关码头

12月10日,日军华中方面军对中国守军下达最后通牒。对此,唐生智置之不理,并命令各部死守阵地,做好与南京城共存亡的准备。

日军十日对南京城发起攻击,十二日才攻破中华门,此时南京市区和紫金山等外围阵地还在中国军队手中,中国军队主力尚存,如果继续坚守与日军进行巷战的话,日军不死个几万人根本拿不下南京。可是就在这关键时刻蒋介石电告唐生智,如情势不能久持时,可相机撤退。

早在防守部署开始前的11月20日,中华民国政府就发表了《国民政府移驻重庆宣言》,政府机关、学校等纷纷迁往内地,很多市民也逃离南京。11月22日,南京城内的西方侨民开始设立国际安全区,希望能够给留在南京城内的平民提供一个躲避炮火的场所。11月29日,南京市市长宣布承认安全区,而唐生智也承诺,将部队撤出安全区。但日本方面仅给出了摸棱两可的回复(事实证明,他们最终翻脸,并在安全区也做出了很多兽行)。

当天早上,日军第16师团师团长中岛今朝吾中将命令,第30旅团第33联队附野炮第8中队,进攻紫金山并牵制山上守军。佐佐木支队进攻紫金山以北地区并占领下关,企图切断中国守军退路。第19旅团配属野战重炮兵第12联队第1大队、独立野战重炮兵第3大队、战车第1大队,防守中山陵、西山等地发起进攻。

这与唐生智的背水一战是完全矛盾的,有了蒋介石的撤退命令作为依据,此时南京城的失陷也只是时间问题了,唐生智遂放弃了背水一战的计划,于12日下午召集师以上将领开会,商议撤退相关事宜。问题的关键点在于,前一天还主张背水一战,现在又匆忙下令撤退,这对已经与敌人纠缠成一团了的国军来说谈何容易。由于局势瞬息万变,这次研究撤退的师长以上级会议也是在仓促下进行的,因此撤退部署安排的十分不周密,根本没仔细研究当时的实际情况,高级将领们也大都准备跑路,没有人有心思为自己的部下着想。由于船只大都被收缴了,因此司令部命令除了司令部人员和司令部直属特种部队外,其它部队从正面突围。但又考虑到如果蒋介石的嫡系部队伤亡过大对蒋不好交代,唐生智又口头宣布如果87师88师74军和教导总队有船上也可渡江突围。正是这个出尔反尔的决定给蒋介石的嫡系部队留下无穷后患,事实证明损失最为惨重的就是蒋介石的嫡系部队,原因很简单,根本就没船可渡江还让大批军队从江边撤退不是自掘坟墓吗?

图片 7

16师团的当面对手是中国军队的最精锐部队–教导总队。其中19旅团进攻中山陵的第9联队,遭到教导总队第3团、6团猛烈反击,日军伤亡惨重。进攻西山的第20联队第1大队,更是死伤颇多。战斗一直持续到11日上午,为了打破僵局,日军第20联队集中全部力量,在4门120毫米榴弹炮和4门150毫米榴弹炮的掩护射击下,猛攻西山高地。

【无处可逃】

南京难民区国际救济委员会合影

面对日军猛烈的炮火,教导总队第1团官兵在团长秦士铨的激励下奋勇反击。步兵第20联队第1大队第4中队的板根照在《攻击南京》中写道:”尽管天上有战机,地上有战车,都在猛烈地攻击,但是不顾死活的敌人看上去不像要退却的样子。”战斗到12日凌晨,日军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拿下了西山。由于西山的丢失,教导总队第1团、3团、6团不得不撤至到遗族学校、卫岗附近。

开完会后,一些军师长连招呼都没和自己的部队打就独自坐船过江了。他们是坐船跑路了,南京城的十万官兵可就惨了。很多部队还在前线与日军鏖战,根本就没人向他们传达撤退的命令,到了夜晚他们才知道自己的长官已经走了,无心再战的官兵们纷纷穿越南京城向江边涌去,他们认为既然长官已经下令撤退,长官自己也去了江边,那江边一定准备了大量渡江船只,自己去那里准没错,他们没想到自己的老大早就把自己抛弃了。

绝望的作战

11月30日,蒋介石致电斯大林求援:“中国今为民族生存与国际义务已竭尽其最后、最大之力量矣,且已不得已退守南京,惟待友邦苏俄实力之应援,甚望先生当机立断,仗义兴师。”

12月1日,日本裕仁天皇批准“大陆命第8号”,允许日军进攻南京:“华中方面军应与海军协同,进攻敌国首都南京。”

12月2日,丹阳、江阴、金坛相继失守,日军于苏州集结,开始围攻南京

12月4日,国军第88师孙元良部与陆军装甲兵团第3连在南京南方与日军正面接触。

12月5日,斯大林回电,拒绝了蒋介石的求救:“……需在九国公约国同意共同对付日本,且经两个月后的最高苏维埃会议批准,才可出兵。”

图片 8

▲日军进军南京路线

12月6日,日军发动全面进攻,第三飞行团开始对国军主要阵地进行轰炸。国军在狮子山、雨花台、紫金山等地进行防御部署。第66军在汤山抗击日军进攻。

12月7日,蒋介石离开南京。日军对雨花台阵地进行攻击,遭遇国军顽强抵抗。日军下达南京城攻占要领。

12月8日,日军全线突破国军外围防线。唐生智下令撤守外围阵地,但由于没有提前拟定撤退计划,守军撤退时遭日军尾随,日军直逼南京城

12月9日,日军攻占南京市郊,并向南京城内空投劝降书,要求唐生智在10日中午前投降,否则将对南京城发动总攻。日军部队向浦口进发,第三飞行团密集轰炸中华门

12月10日,劝降遭拒后,日军发动大规模总攻,开始进攻紫金山。

12月11日,唐生智给蒋介石发送电报报告战况。

“从12月9日到11日,日军自光华门迫近三次。……11日中午开始,坏消息频传,雨花台地区、安德门、鳯台门陷入敌手,迅速下令第八十八师迳赴前线,与第七十四军、第七十一军并肩作战……”

12月11日晚,蒋介石通过顾祝同电告唐生智“如情况不能久持时,可相机撤退,以图整理,而期反攻”。

12月12日,日军第6师团一部突入中华门但未能深入。而紫金山、雨花台沦陷,守军全数殉国

孙元良第八十八师之战斗详报:(节录)
12日晨,沿京芜铁路进攻之敌已逼近赛虹桥。雨花台方面因系敌主攻所在,虽经全部我官兵奋勇苦斗,奈外无粮弹,内无援兵,且敌挟战车、飞机、大炮……上午,韩团长宪元、营长黄琪、周鸿、符仪廷先后殉难;下午旅长朱赤、高致嵩,团长华品章、营长苏天俊、王宏烈、李强华亦以弹尽援绝,或自戕或阵亡,悲壮惨烈。全部官兵六千余员皆英勇壮烈殉国。

仓皇的撤退

战斗过程中,负责防守中华门的第88师师长孙元良擅自带部分部队向下关逃跑,虽被受命封锁挹江门的第36师师长宋希濂劝阻返回,但这一行为已经造成城内混乱。

12月12日下午17时,唐生智召集守军各军师长开会,并出示蒋介石电令可以视情况撤退的电令。唐生智下令守军全军撤退,并制定了各部队突围的方向、目标和具体方案,要求“大部突围,一部渡江”

按照撤退计划,除36师掩护司令部和直属部队从下关渡江外,其余部队均需要从正面突围。但是,唐生智担心中央嫡系部队在突围中损失太大,于是又口头命令第87师、第88师、第74军和教导总队“如不能全部突围,有渡轮时可过江”。国军一些部队的长官没有下达完整命令就急忙从渡口逃亡,士兵们以为渡口做好了准备,也涌向下关一带,希望可以乘渡轮过江。

图片 9

▲宋希濂

但撤退的命令并没有下达到宋希濂的手中,他仍然执行唐生智下达的不让一人一枪出城的指示,以为友军擅自撤退,于是命令部下用机枪进行扫射。这一过程中,很多人被打死或踩死。最终,国军仅66军和83军按照唐生智的撤退计划从正面突围成功。

图片 10

▲日军破城而入

12月13日,日军攻入南京城,开始为期6周以上的大屠杀,延续了他们从上海开始、一路进行到南京的杀伤劫掠。

虽然因为指挥官指挥不当、士兵军纪涣散,南京守卫战最终以失败告终,但也曾经有那么一些人,为了守卫这座城市浴血奋战,他们也应当被历史铭记。

写在南京大屠杀八十周年,第四个国家公祭日。

四、燃烧的紫金山

12日晚的南京城人声沸腾,主要街道上都挤满了惊慌的难民和溃败的军队。他们的目的地是相同的,那就是江边,在他们心中那里还有一丝生的希望。撤退下来的国军大都以旅团营连为单位穿越南京市区,开始时还能保持建制,可是通往江边的主街道就那么几条,由于是撤离的必经之路,早已被人群挤满,可是官兵们又不敢停留,因为今夜不能过江明早日军进了城就更危险了。当官兵们好不容易冲过数万的人群到达江边后,才发现与自己一起出生入死的长官和弟兄都被人群冲散了,更可怕的是这里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大量渡江船只,有的只是和自己一样的由散兵和难民组成的黑压压的人群。

紫金山方向,日军在进攻紫金山各个高地时,遭到教导总队第3旅机枪掩体的猛烈扫射。面对顽强的中国军队,日军是寸步难行啊。面对这样惨况,日军第33联队的速射炮中队长中岛纯雄中尉,决定亲自带领一个速射炮小队,靠近前线协助步兵进攻。

我们试想一下,一个中国士兵当时面临的是怎样一种可怕的情景,这座城市三面都被日军包围了,一面是长江又没有渡江船只,刚刚与自己并肩战斗的弟兄都不知去向了,眼前除了黑压压的人群就是难以逾越的江水。此时他们只能面带惊慌和绝望,眼睁睁的看着长江水或缓或急地流动着,有一些自认为水性不错的官兵利用水盆和木桩等漂浮物横渡长江,可12月的长江水刺骨的凉,他们大都泅渡失败溺死江中。

战斗僵持到了晚上,日军上海派遣军司令部命令第9师团第35联队第3大队,火速增援紫金山上的第33联队。刚到紫金山的第35联队第3大队,同样受到中国军队猛烈反击,大队长菅原梅吉少佐、第9中队野田耕一大尉先后被打死。在随后的两天之中,教导总队第3旅拼死抵抗日军,打出了中国军人的威风!就连日军日后战史,也不得不夸赞中国军人的英勇。

恐怕没有比此情此景更能让人感受到什么叫国破家亡的悲哀了吧,人们可能此时才意识到祖国母亲强大的重要性。长江,也经常被人们比喻成母亲,长江孕育了中华文明,哺育了中华儿女,可如今长江之水却成了无法逾越的死亡之门。可怜的中国官兵此时一定已经嗅到了死亡的气味,那种脱离部队又身陷死地的绝望与恐惧是我们永远都无法想到的。如果他们是以旅团为单位被困南京城的话,相信他们中的很多都会与日军决一死战血染疆场的。抗日战场上有许多中国军队被日军包围后玉碎的例子,但是此时他们失去了建制失去了组织,也就失去了主心骨。许多士兵看到渡江无望,纷纷又潜回南京城,可是南京城就那么大,已经被日军围定,能藏到哪里去呢?一些士兵脱下军装扔掉武器藏入了由几个洋人成立的安全区,可是进入安全区不代表就真的安全了,他们中的大多数都被日军搜了出来,还连累的许多无辜百姓。

“敌军不愧是精锐的教导总队的士兵,其抵抗无比猛烈,从山顶的碉堡和下方的水泥机枪掩体等处不断有迫击炮和机关枪的近距离反击,进行最后的挣扎。”–《步兵第三十三联队史》到了12日下午17时左右,而早已筋疲力尽的日军,已经无法发动新一轮的攻势。为了占领紫金山,丧心病狂的日军直接放火烧山,企图烧死山上的中国士兵。关于紫金山战斗最后的一场大火,日军战报和联队史不仅没说,对如何占领最高峰都写的十分含糊,有点故意隐瞒的样子。后笔者在翻阅日军新闻报道时,无意发现当时日军随军记者报道了关于日军放火烧山的信息。其中《东京朝日新闻》1937年12月13日的报道:

图片 11

“占领了紫金山的我军确认,在山顶及山腰的阵地内还有相当多的败兵,因此于12日下午5时30分钟在紫金山东麓一带放火,试图火攻敌兵。大火借东北风之势,转眼间燃遍了整个山坡,并进一步向西面的山坡蔓延。作为敌军炮兵观测阵地的天文台也被大火包围,其景象十分凄惨。”面对凶猛的大火,中国军人没有后退一步,而是死战到底,以牺牲自己生命的代价,来死守紫金山,捍卫国家的尊严!

12月13日,黎明来了,可这一天南京城没有曙光,日军进入了已经没有了抵抗能力的南京城,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从此开始。

日军部队史《第九师团战史》写道:”据守紫金山的敌军虽然是敌人,但的确很勇猛,他们也战斗到最后一个人,明知结果肯定是死,但还是顽强抵抗,一直奋勇地阻挡我军的进攻。”

此文章为一点号入驻号趣味历史大讲堂原创,特此声明,声明者周传琦

五、浴血雨花台

在进攻紫金山的同时,日军华中方面军集中第6师团、第114师团主力,配属轻装甲车2个中队、战车1个大队、野战重炮1个联队、独立山炮1个联队约4万余人,向雨花台发起猛烈进攻。

据守雨花台的是国军第88师,88师打满淞沪会战全场,此时人员、装备均不完整,仅靠着20来门82毫米迫击炮和4门75毫米山炮顽强死守。88师打退日军数十次疯狂的进攻,并组织数百人的敢死队,主动出击日军。日军战史《第6师团转战实录-南京篇》写道:”敌军自始至终非常顽强,自袭击开始已经3个小时,虽有时退向远处,可随着军号声起,敌兵又呜哇呜哇令人恐怖地呐喊着冲上来,即使被击中了仍向前冲过来。”

日军第6师团第47联队战史,《乡土部队奋战史》写道:”挡住了日本军不要命的一昼夜顽强进攻,敌人也是以”全体战死”为口号拼命奋战,一直打到最后,要么被日本军的枪弹击中,要么被刺刀刺死。战壕内步枪,机枪的弹壳堆积如山,下面横七竖八地躺着无数尸体……正是在这场中国军叫嚣”绝对不败”的首都防卫战中,这个战场的中国兵与华北作战时的对手判若两人。勇猛无比,而且他们的狙击技术不可小觑。如蛛网般纵横交错的阵地,每一个据点都在顽强地战斗。”

虽然第88师挡住了日军的数十次进攻,但毕竟兵力悬殊,武器装备也远远不如日军。在4万日军的疯狂进攻下,据守雨花台的第88师6000多名官兵伤亡殆尽。战至12日,第262旅旅长朱赤、264旅旅长高致嵩、第524团团长韩宪元、第527团团长李杰、补充旅第1团团长华品章先后阵亡。死守雨花台的13个步兵营中,战死营长多达11名,除了百余名伤兵外,其余官兵全部战死沙场。

六、巨炮轰击下的古城

日军攻下雨花台后,兵分两路,其中第6师团进攻水西门、中华门。第114师团进攻中华门城墙、雨花门。当时第74军第51师和88师第523团拼死反击日军,面对日军150毫米榴弹炮猛烈的轰击几下,中国军人不怕牺牲,以血肉之躯抵抗日军重炮、飞机、战车。

与此同时,光华门、中山门也受到了日军第9师团反复进攻。当时日军以240毫米重型榴弹炮和150毫米重型加农炮,向光华门、中山门发起猛烈炮击。240毫米榴弹炮炮击发出的巨响,另整个南京城颤动,重达200公斤的爆破弹当场把中山门内一间房子夷为平地。装备落后的中国军队只能依托古老的城墙进行反击,南京卫戍军副司令官刘兴中将,亲自来到光华门指挥战斗。当时66军第156师、教导总队第2团、第87师一部,在光华门一带先后发起数次反击。日军第36联队第1大队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大队长伊藤善光少佐被击毙。但血肉之躯实在难挡日军的炮击,战斗到12日下午,光华门、中山门一带的城墙直接被日军240毫米重炮炸开了3个大缺口。

日军战报《第9师团作战经过概要》写道:”自12月11日以来,得到150毫米榴弹炮、105毫米加农炮、150毫米加农炮、240毫米榴弹炮等重炮部队的协助,得以在坚固的城墙上炸开了三处突破口。”在日军炸开中山门和光华门城墙的同时,日军第6师团第47联队第3中队敢死队偷袭中华门,并于12日上午12时20分占领城墙一角。其中第114师团第150联队、115联队于下午16时30分左右,在重炮掩护下,用炸药包炸开城门一角,并趁机攻入雨花门内,但遭到第87师523团和第154师拼死抵抗……

七、撤退与崩溃

然而就在此时,南京卫戍军突然下达了撤退命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毫无疑问,唐生智的南京撤退组织存在严重的缺陷。数万将士没有死在战场上,却因为撤退安排不周,被遗弃在南京,成为日军屠杀的对象。但是追根溯源,造成撤退混乱的原因,要先从唐生智当上南京卫戍军司令说起。

前文已述,唐生智在会上表示的很坚决,公开说誓与南京共存亡。但他会后又对蒋介石说:”没有你的命令,我决不会下令撤退。”这意味着蒋介石如果下令撤退,唐也是不想与南京共存亡的。问题是蒋介石也犯了愁,几乎所有幕僚都反对死守南京,究竟是要维系面子,还是保全部队?蒋介石12月7日乘”美龄号”飞机离开南京,此后蒋人在武汉,遥控南京战局。随着南京外围阵地很快失守,蒋介石之前保卫南京的决心产生了动摇,嫡系部队还是要保全为重。于是蒋12月11日中午就下令南京守军撤退。但蒋介石耍了个手段,没有亲自下令,他让第三战区司令顾祝同通过电话转达蒋介石关于撤退的命令,要唐生智尽快渡江向津浦路转移,南京守军相机突围。11日晚,蒋介石亲自向唐生智连发两电,要求其相机撤退。当晚,唐生智决定用两天时间做撤退准备,于14日夜开始撤退。

但第二天一早蒋介石又改变了主意,电令要求在南京再坚守半个月。蒋前后矛盾的命令让唐生智陷入很大的犹豫之中……当天下午5时许,唐生智在铁道路卫戌司令部总部召集师以上将领开会,布置撤退行动。唐先说明战况,问大家认为是否还能守?与会将领无人发言。然后唐生智出示了蒋介石11日发的可以”相机撤退”电报,问大家该如何决定?也没有人表达反对撤退的意见。于是唐生智让大家都在会议记录簿上签字,表示对撤退的决定共同负责。然后参谋长周斓分发参谋处当天凌晨起草、已经油印好了的撤退命令和突围计划,人手一份,并决定将撤退时间提前到12日当天晚上11时候开始。

撤退安排的基本原则是:各部队从各自当面阵地方向日军进攻正面突围,然后向浙西、皖南等指定地点集结;教导总队继续坚守紫金山高地,掩护各部突围,应晚7个小时再开始突围;第2军团应尽可能长时间的固守乌龙山要塞,保持长江封锁线,掩护总部和36师北渡到皖东,万不得已时才渡江,向皖东六合集结。第36师维持挹江门、下关地区的秩序,掩护宪兵部队、卫戌总部直属队从下关撤离之后,再尾随总部从下关渡江,向皖东集结。对总部直属队和36师分批次从下关撤退,制定了分批渡江的计划表。

唐生智的这个撤退计划在战术上可行的,日军进攻南京的部队不多,包围圈并不严密,主力从日军正面突围是最佳选择。但问题是,发布撤退命令的会议在下午5时召开,然后要求各部在晚上11时就进行突围,时间上过于仓促。

更严重的是,书面命令下发之后,唐生智又补充下达口头指示说:71军、74军及教导总队,”如不能全部突围,有轮渡时可过江,向滁州集结。”这一口头命令大大降低了书面命令的严肃性。

当唐生智下达了撤退命令后,各部慌张撤退。有的将领根本就没回部队,没有安排、组织部队撤离,自己就抢先逃跑了。例如守卫紫金山的教导总队在得到命令后,总队长桂永清竟擅自率领指挥部逃跑,丢下正在与日军激战的部队不管不顾。第72军军长孙元良在12日下午就已经提前撤退了。这些事实都说明了一个问题,就是南京卫戍军下属各部队,根本就没有把唐生智放在眼里,大难临头各自飞。在一个有缺陷的部署下,各个部队长官不服从命令,有的甚至擅自丢下部队逃跑,这也是南京保卫战撤退过程中混乱的源头。

在挹江门,各路撤退部队受到了宋希濂的第78军阻拦。因为第78军根据原来的命令,是禁止任何人擅自撤退的。于是他们拼死阻挡撤退的人流。挹江门前,人马愈停愈多,堵塞无隙地,不独车辆不能进退,人与人之间已无法转动。渡江时,人多船少,秩序极为混乱,人人争渡,任意鸣枪,船至中流被岸上未渡部队以枪,击毁沉没者有之,装载过重沉没者亦有之。许多求船不得的官兵,拆取店户门板,自作木筏,或缘木以泅,冒险渡江。其淹没江中者,数以千百计。

逃生的官兵好不容易找到各种交通工具渡江,尚未靠近北岸,又受到来自浦口方面胡宗南第1军的射击。因为胡宗南部原来得到的命令和宋希濂第36师一样,禁止任何人擅自过江。南京的撤退命令没有及时通知到胡宗南,所以他们向过江的船只和人群开枪射击。等到得知了撤退令,但是已经有很多官兵死于自己人的枪下。

八、两支成建制突围的部队

10万南京守军,后来按照唐生智命令,从日军进攻正面突围的仅有广东部队66军、83军军部及156师,另外在上级提前撤离、失去联络的情况下,教导总队第3旅主动跟随广东部队突围。尽管广东部队的装备、训练比不上蒋介石嫡系部队,但在兵败如山倒的情形下,官兵互不相弃,乡土情谊成为了关键。

在突围中广东部队以66军军长叶肇统一指挥,下面的师、团长率队冲锋,先后冲垮了日军集成骑兵部队和3个重炮中队。其中159师为突围前锋,代理师长罗策群少将身先士卒,挥动着手枪,边大喊”跟我来,几大就几大,晤好做哀仔呀!”冒着枪炮弹雨率部冲锋,不幸中弹殉国。广东部队在突围时阵亡的高级将领还有66军160师少将参谋长司徒非,83军156师少将参谋长姚中英。

66军突围到汤山一带时,还一度攻入日军上海派遣军司令部内,险些改写南京保卫战的历史。当时日军上海派遣军司令朝香宫鸠彦王中将已亲自挥刀督战,可惜66军官兵并不知道他们攻入了日军司令部,加上日军第19联队和战车第1大队的火速增援,突围官兵迅速摆脱日军从另一方向转进。

尽管66军等部突围作战异常英勇,但组织仓促、加上日军火力优势,牺牲也非常大,还有许多官兵在突围途中失散。66军和87军从淞沪会战一路打过来,损失颇大,在南京保卫战中突围的估计有8000人左右,当成功突围后收容所得官兵只剩下3000左右。教导总队第3旅在突围后也只收容得官兵500多人。

南京守军成建制突围的部队,还有第74军约5000人在长官带领下向下关突围,74军战斗中打垮了日军第45联队第3大队,日军战死中队长、大队炮小队长各一名,重伤中队长一名。另外守卫乌龙山炮台的第2军团也乘船渡过了长江。但其它部队都挤到下关地区渡江,造成极大的混乱……

九、南京保卫战的是非功过

南京保卫战从最先公布南京卫戍军编成到南京陷落总共经历了18天,首先前文已经提到南京本来就没有打算坚守,所以评价南京保卫战的失败并不是以南京失守作为标准的,虽然在守城过程中,中国军队表现顽强,上演了很多可歌可泣的战斗,但是日军主力并未受损,(据笔者统计从12月4日~12月14日,日军死伤6632人)而且并没有达到守卫1-2月,迟滞日军进攻的目标,而且在撤退过程中发生的很大的混乱,几万中国军队并没有死于和日军作战的沙场,却被长官抛弃,在混乱中被日军俘虏,屠杀。

而且真正意义的守城战只打了八天就放弃了,当时的大部中国军队并没有崩溃。雨花台虽然失守,但日军仍未攻入城内,12日下午日军一部曾攻破中华门与水西门之间的城墙,但被74军51师消灭。紫金山前沿阵地老虎洞、第二峰已失,但第一峰还在教导总队的手中。乌龙山要塞也基本未遭攻击。守军自行撤退,却因为组织不力而导致数万未能撤离的官兵遭日军屠戮,这是南京保卫战最大的败笔。

失败原因主要是蒋介石当时还在幻想国际干涉,希望九国公约会议调停中日战争,非唐生智个人所能左右。蒋介石特别对德国驻中国大使陶德曼所进行的”调停”抱有很大期望,当陶德曼转达了日本提出的十分苛刻条件,蒋虽然表示不能接受,但是接触还在进行。

蒋介石所采取的错误指导思想,导致了南京保卫战的惨痛损失。抗战爆发时,曾经作为反蒋派的唐生智已经没有自己的军队,只在国民政府内担任军事委员会训练总监部总监、警卫执行部主任等闲职。从唐生智的反蒋经历和当时地位来看,他被任命为以蒋介石嫡系部队为基干编制而成的南京卫戍部队的司令长官,是不合理的。这一任命实际上是使蒋介石自己成为实际负责南京保卫战的最高指挥官。而蒋介石前后两个矛盾的电文又说明,实际负责南京保卫战指挥的最高长官还是蒋自己,但又把可预见的南京保卫战失败责任让唐生智来背负。

但是唐生智的指挥责任依旧很多,首先是没有当机立断,布置撤退时间太晚,如果提前一天布置,日军还没攻克中华门,正面突围效果会更好。再次,号令传播不通畅,如果派遣得力传令兵或者及时用电台通知78军和第1军,至少撤退过程会畅快很多。最后唐生智在部署完成后没有主将殿后的觉悟,自己先上船逃跑,导致后来将领人心涣散,群龙无首。

总之,南京保卫战由于未能杀伤日军主力,较好地保存自己和争取到较为充裕的时间,从而没有实现这一战役既定的目标,因此是一个失败的战役。但南京保卫战失败原因主要是前述蒋介石、唐生智等高级将领的指挥失误,当年守卫南京的广大基层中国官兵,他们在战斗中表现出来的大无畏爱国精神值得我们永远铭记。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