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几乎所有现行的文学史都认为,《白马篇》是曹植前期的代表作。中国社科院文研所编写的《中国文学史》认为《白马篇》是曹植前期吐露自己志趣与抱负的作品,章培恒、骆玉明先生主编的《中国文学史》也赞同这一观点;袁行霈先生主编的《中国文学史》与此看法相近,认为《白马篇》属于曹植前期的诗歌,歌唱他的理想与抱负;徐公持先生编写的《魏晋文学史》则认为《白马篇》在曹植前期作品中占有特殊位置。在有关曹植研究的专着和评选中,学者们也大都持这一观点。孙明君先生认为“子建早期的言志诗可以《白马篇》为代表”;费振刚先生认为《白马篇》是曹丕称帝以前“表现一种雄心壮志,情调乐观旷达,慷慨不群”诗风的杰出代表;陈庆元先生认为“这首诗为曹植前期的作品”;崔积宝先生亦认为“《白马篇》是曹植前期重要的代表作品”。

曹植早期的作品充满激情和斗志,在这首诗歌中体现得非常明显,作为乐府诗歌,曹植的乐府歌哀而不伤。诗中刻画的游侠投身刀锋剑雨的战场,怎能不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在国家安危面前,自己的生死又算得了什么?这是何等的视死如归,气势恢宏,给读者一股汹涌澎湃的心情,同时带动全诗的感情基调。与全诗的开头“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相呼应。

在游侠被同化的历史进程中,作为诗歌题材出现,时间较早且又有重大影响者,当属曹植的《白马篇》。

诗歌的中间详细写了这个游侠来历,游侠本是幽州和并州的人,年少时期便离开家乡,希望可以扬名立威,随身时刻准备着弓箭,骑射之术更是了得,动作敏捷地如同猴子,勇猛地像是森林里的猛兽,西北边防告急的时刻,游侠奋不顾身,策马奔向沙场,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作者对游侠的详细描写是因为作者有亲身的军旅经历,所以才能刻画地如此传神,同时又将自己比作了游侠,向读者传达了一种忠孝不能两全的心情。

一、曹植创作《白马篇》的年代

“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是建安文学代表人物曹植的代表作《白马篇》中的名句。这首诗是曹植早期的作品,因为操起的曹植深得曹操的喜爱,曹操曾带曹植去出征打击海盗,这首诗正是刻画了一个武艺高强忠心爱国的一个大侠形象。

笔者以为,赵先生的看法是富有启发意义的。通过对曹植所处时代的民族关系的细致考察,我们认为赵先生主张的后期创作说是基本可以成立的,但时间范围似应该宽一点,大约在太和三到六年之间。

诗中给读者营造的少年急匆匆向西北奔驰,因为少年要去边疆保家卫国啊,所以不能容得一丝的耽误,深深表达了作者自己渴望建功立业,忠心报国地志向。

但是,在所有的年谱中,《白马篇》都付之阙如。被学者们广泛引用的陆侃如先生的《中古文学系年》和张可礼先生的《三曹年谱》,均未对《白马篇》进行编年;台湾学者邓永康先生编撰的《魏曹子建先生植年谱》也无《白马篇》的创作时间;王巍先生在《建安文学概论》中认为《白马篇》是曹植前期的代表作,但在其《三曹评传》及其所附年表中,亦未对此篇创作年代作明确说明。

对这种看法持否定意见的只有赵幼文先生一人,他从民族关系的角度提供了证据。他认为:“曹叡时代,鲜卑强盛。部帅轲比仑与蜀汉联结,给曹魏西北边防以强大压力。而匈奴部族散居在长城之内,也予魏国安全以威胁,从郭钦、江统的言论得到证实。曹植鉴于当前客观形势于国家安危具有不利,因而叙述幽并游侠少年忠勇卫国、捐躯糜身的形象,藉以抒写自己为国展力的宿愿。”基于此,赵先生把《白马篇》置于《与司马仲达书》和《乞田表》之间,大约太和三年左右。但是,限于体例,赵先生的看法似未及展开,在《曹植集校注》所附年表中,同样未对此诗进行明确编年。

早期的文学史并没有对《白马篇》的创作年代作出判定。钱基博先生的《中国文学史》认为该篇属于“环譬托讽”,未及年代。郑振铎先生的《插图本中国文学史》、刘大杰先生的《中国文学批评史》亦未涉及该诗创作时间。早期的注本如黄节的《曹子建诗注》亦未就其创作时间做出判断。更早的注本如丁晏的《曹集铨评》所附编年亦无此诗的明确创作年代。

游侠自古有之,但各家各派对他们的看法却很不一致。主张集权的《韩非子》称其为“五蠹”之一,而《史记》立场与之相反,专设《游侠列传》,对他们予以称扬。二者的差异主要着眼于权力的高度集中与权力的适度分散、皇权与正义是否统一、奴化与多样化上。《韩非子》主张权力集中于皇帝一人,皇帝就是判定是非的标准,天下人思想都是皇帝意志的延伸,这种绝对军事化的管理在战乱年代有其特殊意义;《史记》则认为权力应当适度分散,君臣各守其道则可,而且认为皇帝是人而不是神,有其优点和缺点,他的言行不能作为普适性的是非判断标准,同时还反对奴化。游侠作为一个特殊的社会群体,其生杀由己的作风张扬了个性,另立了与皇权背离的是非标准,侵犯了皇帝的生死决定权,所以得到了《韩非子》和《史记》的两种截然相反的评价。不过这两种力量并非对等的,皇权的力量远远大于游侠,而且日益得到加强。又由于汉武帝独尊儒术的政策,使皇权在思想领域里确立了统治权威,从而使游侠的生存空间日益狭小,最终面临要么被消灭,要么被同化的两难选择。从历史发展结果来看,虽然在某种程度上游侠对皇权有所反抗,但最终还是被皇权所同化。

《白马篇》创作于曹植早期的看法大约形成于五、六十年代,尽管意见非常统一,但均没有提供证明这个观点的有力理由。因此,大致可以这样认为,研究者基本上是从诗歌所表达的昂扬奋发精神出发,认为是曹植青年时代所作。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