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椒之战当然发生在夫椒,其实夫椒是山名,而且是两座小山的山名,一个叫夫山,一个叫椒山,夫山现在名拖山,椒山据说是今天的马山,夫椒山是两座小山的合称。

吴国和越国是地处长江下游一带的两个诸侯国。
公元前514年,阖闾登上吴国王位,任用逃亡到吴国的楚国贵族伍子胥和齐国人孙武,改革内政,“立城郭,设守备,实仓廪,治兵库”,扩充军队,加强战备,并制定了“西破强楚,北威齐晋,南服越人”的战略方针。公元前506年,吴王阖闾以伍子胥为大将,在柏举之战击溃楚军,占领楚国都城郢,称霸东南。

伯嚭,
春秋晚期人,出身于楚国贵族,原为晋国公族,姬姓,吴王夫差时期太宰。史载伯嚭的先祖公孙伯纠为晋国郤氏的旁支,后“三郤”权倾朝野。公孙伯纠之子伯宗公忠体国,不满本家势力太大,被三郤诬陷致死,伯宗之子伯州犁逃到楚国,任楚国大夫。伯州犁生郤宛,又为楚国大夫,后郤宛被楚国令尹子常攻杀,伯嚭逃难仕于吴,得到吴王宠信,屡有升迁,直至宰辅。伯嚭为人,好大喜功,贪财好色,为一己私利而不顾国家安危,内残忠臣,外通敌国,完全丧失了其祖辈的优良品质,使吴国在吴越争雄中拥有绝对优势的条件下,丧失有利时机,逐渐走向衰败。而在现在的中国江浙一带,多有用“伯嚭”来形容某一类人。

春秋时期的“夫椒山”位于太湖之中,严格说是两个四边不着岸的湖心岛,中间还相隔约五公里的太湖水面,夫椒之战就爆发于夫椒两山中间的水面上。

越国定都会稽,领土狭小,人口稀少,经济文化发展相对落后。楚国为联越制吴,积极扶植越王允常,使越国力量迅速壮大。

永利会 1

战事发生在太湖水面,论说应该属于水战,为什么说是水陆混合之战呢?这就是因为预先布置在夫椒两山上的吴军步兵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永利会 2

伍子胥与伯嚭虽无私交,但是因为遭遇相似,同病相怜,就将他举荐给吴王阖闾。吴王阖闾高兴地接见了这位满怀深仇大恨的青年。在盛大的宫宴上,吴王若有所思地询问伯嚭:“寡人之国僻远,东滨于海侧。闻说你父亲遭费无极谗害,被楚相暴怒攻杀。而今你不以吾国僻远,投奔来此,将有什么可以教导寡人的呢?”伯嚭的泪水一下涌了出来:“我不过是楚之一介亡虏。先人无罪,横被暴诛。听说大王您收留了穷厄亡命的伍子胥,所以不远千里,归命大王。大王您有什么需要我效力的,万死不辞!”吴王听罢颇为伤叹。

严格说,夫椒之战是由多个小型战斗组成的大型战役,其战场虽爆发于太湖中的夫椒水面,但是却逐渐向南转移,一直延伸到杭州湾的钱塘江,春秋时叫做“浙江”。

槜李之战

公元前494年,吴国和越国交战,越国眼看要灭亡了,越王勾践派文种贿赂伯嚭,送了大量金钱美女。伯嚭接受了越国的贿赂之后,就极力怂恿吴王夫差答应了越国的议和请求,使越国有了喘息的机会。越王到了吴国之后,伍子胥劝吴王杀掉勾践,以绝后患,伯嚭极力袒护勾践,使吴王打消了杀掉越王的念头。

战事爆发于公元前494年春,后代有人着书说:夫差当时令伍子胥在夫椒山操练军队,越王勾践闻讯后,企图先发制人,率领数万人由太湖进军吴国,抢占夫椒山;吴军事先未有准备,属仓促应战。

公元前506年,阖闾率军攻楚。次年春天,允常趁吴国国内空虚,出兵袭击吴都姑苏。吴王撤兵回救,允常自知力不能敌,在大掠之后主动撤兵。
公元前496年,允常病死,子勾践继位。吴王为“南服越人”,遂乘勾践新立之机,率军攻越。双方对阵于槜李。勾践见吴军容严整,组织敢死队连续几次发起冲击,均被吴军击退。在此情况下,勾践迫使犯了死罪的囚徒,列为三行,持剑走到吴军阵前,一起举剑自杀。吴军注目观看,惊骇不已。勾践抓住机会,突然进攻,大败吴军。越大夫灵姑浮挥戈攻击吴王阖庐,斩落他的脚趾。阖庐身受重伤,在败退途中,死在陉地,距槜李仅七华里,此为“槜李之战”。阖庐临终命其子夫差“必毋忘越”。

羽翼渐丰的伯嚭望恩负义,开始残害伍子胥。尤其是吴王得了美女西施后,大动土木,修建了姑苏台,日夜与西施等美人享乐。伍子胥看出了越国的意图,苦苦相劝,令吴王十分反感。公元前484年,吴王想出兵攻打齐国,伍子胥不同意,并陈述了利害,吴王非但不听,却萌生了要杀掉伍子胥的念头。伯嚭落井下石,使出借刀杀人之计,想除掉伍子胥,但没有得逞。伯嚭并不甘心,又编造谎言,陷害伍子胥,最终使伍子胥自杀而死。

实际上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吴都就处于太湖东岸不远,距夫椒近在咫尺,而越军水路遥远,几万水军浩浩荡荡向吴国心脏地带进军。在自己的国土上,吴国岂能得不到任何军情警报,导致无备?

夫椒之战

吴越间一场决战之后,勾践以胜利者姿态进入姑苏城,坐在吴王的宫殿里接受百官称贺,伯嚭也站在其中,自恃旧日有周旋越王之恩,面有德色。他万万想不到的是,那个曾经对他低声下气的越王翻脸不认人,说了这样一番话:你是吴国的太宰,我可不敢屈了你的才,你的君主在阳山,你为啥不去相从于地下?再不要脸的人也有尊严,伯嚭的脸儿实在没处放了,惭愧无比地退出宫殿。当然,伯嚭没有自尽的勇气,咒骂勾践卸磨杀驴无情无义。勾践太了解伯嚭了,即刻派人杀死他,同时灭其全家。杀掉伯嚭,很让人解气,一个卖国以自肥的太宰死不足惜。可是,勾践得了人家不少照顾,复仇之后立即下令杀掉“恩人”,着实无情。范蠡看透了勾践的残忍与变态,激流勇退抽身而走,文种留恋权力,到底死于勾践之手。

事实上不光有备,夫差还能集结多达十万的庞大水陆军,并且能水陆配合作战,简直是“有备无患”。

自吴王阖庐战死,夫差即发誓为父报仇。他派人站在庭中,每逢他出入,那人就对他说:“夫差!而忘越王之杀尔父乎?”夫差回答说:“唯。不敢忘”。吴日夜练兵,准备报复越国。

对于伯嚭这位奸相,当时孔子的弟子子贡对他所作的评论是:“太宰否用事,顺君之过以安其私,是残国之治也。”纵观吴国由强盛转向荏弱亏虚、衰败破落的过程,伯嚭在其中充当了一个极端丑恶的角色。伯嚭一人当然不能有那样大的力量,造成堂堂强吴的一朝覆亡。因为他的能够发挥作用,不仅依赖于外敌,也利用了吴王夫差的骄狂和轻信。然而仔细推究起来,这一幕吴亡悲剧,毕竟是被“宝器”、“美女”所打倒的伯嚭所导演的。

此战的统帅是夫差本人,前敌主将为伍子胥,孙武在此战名不见经传,也就位居参谋一类幕后角色。

公元前494年,越王勾践听说夫差日夜练兵,准备伐越,想先发制人,趁吴兵未出,抢先伐吴。大夫范蠡劝谏,勾践不听,遂兴兵伐吴。
吴王夫差闻讯,征发全部水陆军迎战,双方在夫椒展开激战,越军大败。吴乘胜直捣越都会稽,攻破会稽城。越王勾践率残兵五千人退保会稽山,吴军将勾践团团围住。勾践采纳范蠡的建议,向夫差求和,献上美女西施、郑旦,并重金贿赂吴太宰伯嚭。虽然伍子胥认为“今不灭越,后必悔之”,但急于北上和齐国争霸的夫差最终采纳了伯嚭的意见,答应与越国议和,此为“夫椒之战”。

以上就是关于“伯嚭最后怎么死的?简述伯嚭的一生”的故事,喜欢的朋友请继续关注悠悠千古事,欢迎留言评论。

其实,就整个战役风格看,战役部署风格极具《孙子兵法》中所述的“庙算”特征,并且实施精确,不时有神来之笔,用兵正奇兼顾,尤其对天时、地理的运用,让后世人们能明显感觉到孙子风格。

夫椒之战后越国元气大伤。为安抚民心,勾践下诏罪己:“寡人不知其力之不足也,而又与大国执仇,以暴露百姓之骨于中原,此则寡人之罪也,寡人请更”。并下令“葬死者,问伤者,养生者,吊有忧,贺有喜,送往者,迎来者,去民之所恶,补民之不足”。将国内事务分别托付诸大夫负责管理,便带着范蠡等人去吴国给夫差当奴仆。勾践在吴国忍辱负重,历尽艰辛,终于得到夫差的信任,于3年后被释放回国。

此时,孙武在吴军中的地位,肯定已经不是初讨楚国时的全军主将了,一朝天子一朝臣,在夫差的心目中,别说孙武,就是宿将伍子胥也就仅在军中位居伯嚭之上,此时的吴王最欣赏的是善于察言观色的伯嚭,伯嚭已经上升到夫差主要助手地位。

伯嚭其人,从政能力是没说的,就是到了战场,也应属大将之才,这在后来吴国与齐国的十万悍兵的交战中得到了充分证明。不过有一点:此人具有官员们的通病――贪财。

这个后来给吴国带来灭顶之灾的“职业病”,现在还看不到危害,至少在夫椒之战中,伯嚭还是个优秀将领,不过,贪腐就如一副神效慢性毒药,绝对致命!

夫差其人,多才而自负,治军能力与战场指挥,比其老爸阖闾有过之而无不及,但也有个古今官员的通病――好色。

这也是个“职业病”,更要命的是:夫差还有个官员通病:好大喜功爱面子。

君臣联手,贪财好色全占,再加上好大喜功爱面子,吴国的血液里就等于感染了“艾滋病毒”――但还处于潜伏期。

这一切都与目前不相干,就夫椒战役来说,其部署还是绝妙的。

伍子胥摆出一副毫无知觉的架势,在夫椒正常练兵,其实充当诱饵,在钓越王这条大鱼;夫差亲率水师潜伏于太湖水面,落帆息鼓,好似撑开了一张大网;孙武调度散兵游舸,带火种备燃,这是预伏的疑兵。

越王勾践率大军沿东苕溪直插太湖,一路没遇到任何阻击,进入太湖之后,勾践松了口气,前面是预定的突击点:夫椒!据报有少量吴军在那里集训,越军目的是占领夫椒作为跳板,进军吴都。

假如就此能吸引吴军增援,则更合越军心意:越军水战绝不弱于吴国水师,这样也就等于剥夺了吴国陆军强悍的优势。

夫椒地处太湖,地域狭小,不容大军云集,这样也就不存在吴军数量占优的问题了。

具体开战计划:趁夜色朦胧,从水面突袭夫椒,以局部兵力的绝对优势,一举攻占夫椒,然后构筑工事据守,若能吸引吴国水军来夺,越国水军则从吴军背后围捕,水陆结合,打掉吴军水师!或以此作为囤积粮草据点,支援越军向吴都进击。

此时的夫椒,在越军看来,是块肥肉,实际上称为诱饵更确切!不管是哪种,越军都要先吞下再说,因为:不打掉夫椒,越军便不能登陆吴都,一旦后路被夫椒之兵所断,越军便前后受敌,退无归路。

此刻的勾践没有盘算到,这块肥肉之中,埋藏着锋利的吴国金钩,正等待着鱼儿吞蚀!

延伸阅读:人物简介:伯嚭。读音bópǐ,祖上为晋国公族,姬姓,先祖公孙伯纠为晋国郤氏的旁支,后公孙伯纠之子伯宗被本族三郤诬陷致死,伯宗之子伯州犁逃到楚国,被任命为楚国大夫。

伯州犁生郤宛,又为楚国大夫,生子伯嚭,后郤宛被令尹囊瓦攻杀,伯嚭逃难于吴,得到吴王宠信,屡有升迁,直至宰辅。

伯嚭其人,好大喜功,贪财好色,为一己私利而不顾国家安危,内残忠臣,外通敌国,使吴国在吴越争雄中拥有绝对优势的条件下,丧失有利时机,逐渐走向衰败。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