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辉战犹未酣、意犹未尽,又请示:“敌人已经败逃,军心必虚,邱辉与左虎镇江胜将军今夜督船师十只,直抵猫屿、花屿、八罩偷袭,可一击溃敌。”

康熙二十二年六月十四日(1683年7月8日),施琅从铜山岛出发,姚启圣也拨3000人同施琅出征(清军24000人,大鸟船70艘、赶缯船103艘、双帆居船65艘)。十五日郑军哨船发现清军已到花屿、猫屿一带,
赶紧回报刘国轩,当晚清军在八罩岛过夜。

郑克塽召集官员议商对策,有人主张逃往吕宋,有人主张投降。郑克塽同意投降,并派人到施琅军前。施琅表示:“夙昔结怨,尽与捐除!”过去恩怨,一笔勾销。但是兵部不允。康熙帝高瞻远瞩,特旨允降。康熙帝已经事先作了部署,对郑氏及其官员进行妥善安排。

图片 1澎湖海战
公元1683年7月10日至16日,清朝和明郑双方发生澎湖海战,清军以施琅主帅,最终清朝获得胜利,成功将台湾纳入统治版图。
澎湖海战的原因 请朝方面
康熙十九年,郑经和清朝的战争失利,放弃厦门、金门,退往台湾。
福建总督姚启圣打算趁势进攻台湾,但遭福建水师提督万正色反对,加上一些大臣支持万正色的看法,康熙帝也顾虑在西南的吴世璠未解决,决定暂缓进攻。
康熙二十年,郑经中风而死。郑氏王朝发生政变,年仅12岁的郑克塽继任延平王,大权实际上为冯锡范、刘国轩掌握,郑氏官员向心力开始动摇,负责与清朝谈和的傅为霖甚至愿当内应。姚启圣认为是进攻台湾的好时机,但万正色仍反对出兵。
姚启圣军权旁落后,为避免施琅独得战功,转而和郑氏王朝谈判。但是施琅主战意志坚决,且负责谈判的刘国轩不接受剃发易服,谈判因此破裂。康熙二十二年五月廿三日(1683年6月17日)康熙帝下令施琅尽速进攻,因此爆发六月的澎湖海战。
明郑方面
康熙二十二年,刘国轩得知施琅准备进攻,便从台湾本岛调度乡兵到澎湖,并将商船以及私人用船都改为军舰(大小炮船、鸟船、赶缯船、洋船、双帆等各式战船约200艘),准备决战。
澎湖海战的结果
施琅战胜后,考虑台湾水道非常险恶,进军困难。施琅决定暂缓进攻,采取攻心战术,让郑氏王朝从内部崩溃。施琅在澎湖禁止杀戮,张榜安民;发布《安抚输诚示》。派原刘国轩副将曾蜚赴台。派人医治受伤战俘,并配给他们衣服、粮食,再将士兵送回台湾。还拉拢郑军将领为内应,防守淡水的何佑首先私通施琅,其他将领也跟进。
郑军战败消息传到台湾,人心开始不安。为了延续政权的生存,有将领提出进攻菲律宾,得到冯锡范同意。却传出远征军只想抢劫,还打算逃往海外,因此刘国轩阻止此计划。七月十三日,施琅率军在台湾登陆。后来在刘国轩大力主张下,郑克塽于七月十五日向施琅投降,并于八月十八日剃发易服,郑氏王朝正式灭亡。
郑克塽投降后,清廷为了是否把台湾并入版图产生争论,不少大臣认为台湾孤悬海上,治理以及防守花费不小,主张弃守。最后施琅以台湾战略地位重要,说服清廷将台湾并入版图。

饶是如此,蓝理凶悍依旧,推开裨将的救助,喝令弟弟蓝瑶道:“赶快督船速进!不要因我一人而误大事!”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第一回合。康熙二十二年六月十四日,施琅率水师2万人,战船230余艘,出其不意,向澎湖进发;此举出乎刘国轩之所料,他没有想到懂得海上风候的施琅,会选择大风大浪的季节进攻澎湖,因事发突然而措手不及。

其次,敌人来犯,必然是倾尽国舟师而来,务求毕其功于一役。台湾面临的将是前所未有的大决战。如若着首战稍有有跌蹉,势必影响大局。

施琅见状赶紧突入郑军,想解救被围困的船只,却被林升率军包围。施琅在交战中被火铳射伤右眼,不过没有失明;
林升也被大炮打断左腿。林升负伤让郑军失去指挥,施琅借机撤离战场,到西屿附近的海上休息。

因为有前面发生的这一系列事件,康熙帝此次选任攻台主帅,非常慎重:

待取药敷腹、且裂旗幅紧裹后,蓝理整甲而起,奋呼道:“今日诸君万不可怯战!蓝某誓不教贼人生还!”

刘国轩只率领少数战船突出重围,逃回台湾。此战役一举歼灭了郑军精锐部队,并打开了台湾岛的门
户,台湾全岛人心震动,从而使台湾郑氏集团被迫接受招抚。

善抓时机康熙二十年,在位20年的郑经在台湾病故。延平郡王的王位,传给长子郑克。两天后,郑克竟然被受郑经宠信的冯锡范所杀。冯锡范拥立自己的女婿、郑经次子郑克塽继位。郑克塽只有12岁,袭为延平郡王。因郑克塽年幼,大权旁落,内政落在冯锡范、外事落在刘国轩等手中。

澎湖海战是清朝为了消灭郑氏王朝所发动的战争,澎湖被占领后,郑氏王朝已无力抵抗清军,只得投降,结束在台湾历经22年的统治,台湾也因此成为清朝的领土。

十六日施琅进攻娘妈宫,以速度快的鸟船当作先锋。刘国轩让林升、江胜指挥水军;邱辉为先锋,
自己在娘妈宫港口督战。当时受风势阻扰,清军不敢前进,只有以蓝理为首的7只舰队突入郑军。再派出第二波鸟船部队,交战不久后开始涨潮,一些清军船只被海水冲向
岸边,郑军趁势将舰队分成两翼包围清军。

其三,力排众议,启用施琅。

再者,为了歼敌于国门之外,郑军已经花大钱打造下了一套固若金汤的防守体系,主动出击,就是主动放弃自己的阵地优势,而冒险与敌竞逐于大海之间了。

彭湖海战

自今天汉上,万里烟云开。

康熙二十年正月二十八日,由郑芝龙郑成功开创的台湾郑氏政权的第二代领导人郑经病死,其长子监国郑克臧嗣位。然而,仅仅两天之后,侍卫冯锡范就绞杀了郑克臧,拥立了自己的女婿、亦即是郑经次子、年仅十二岁的郑克塽。

虽然澎湖海战是清朝为了消灭郑氏王朝而发动的战争,但是,这次战争不仅有利于收复澎湖、台湾,更有利于早日实现中国领土的统一。

施琅的捷报传到康熙帝御前,正好是八月仲秋之夜。康熙帝高兴地作《中秋日闻海上捷音》七律一首:

刘国轩,字观光,汀州长汀人,有智略,参与了却郑成功围攻南京、收复台湾等战役,屡立战功。

很多人都深知康熙收复了台湾,结束了郑氏王朝在台湾22年的统治,但是并不知晓施琅才是澎湖海战最大的功臣。那么,彭海海战的过程是怎样的?彭海海战的结果是什么?

其五,荷兰等殖民者势力衰弱,无力干预,国际环境有利。

清提标署右营游击蓝理远远望见施琅座船受困,急指挥自己的战船逐浪冲舟,高叫道:“将军勿忧!蓝理在此!”

天亮前,开始刮起台风。辰时受台风影响,海上吹起西北风,郑军顺着风势进攻,一时处于优势,清将朱天贵被炮击而死。到了中午,台风受到赤道锋
面带的影响,海上开始吹南风,风向转变成对清军有利。

来庭岂为修文德,柔远初非黩武功。

可是,刘国轩觉得,选择在这时出击,虽有斩获机会,却也风险奇高。

施琅于十七日返回八罩岛,八罩岛地形险恶,船只遇暴风很容易撞上岛边的暗礁,农历六月又是容易发生台风的时节,
施琅却很幸运没碰到台风。

其五,事权专一——为避免“一山二虎”,从施琅奏请,调总督姚启圣管后勤,避免总督与总兵责任不清,互相掣肘。

清军的突然出现,大出刘国轩意料,闻报,不免有些手忙脚乱。

施琅命令全军反攻,顺着风势发射各种火器,并且以数船围攻郑军一船,郑军全面崩溃,江胜战死、邱辉自
焚。共毙伤郑军12000人,俘5000余人。击毁、缴获战船190余艘。刘国轩眼见大势已去,率领残余部队从北面吼门退往台湾,澎湖各岛郑军都向施琅投降。清军阵亡329人,伤1800余人,船只无一损失。

十六日,两军对峙于海面,发生激烈海战。在这里我讲一个蓝理的故事:施琅发起进攻前,问诸将:谁敢为先锋?诸将互视,无人回答。蓝理挺身响应。施琅命蓝理为先锋,并命在其战船帆篷上,书写两丈长的两个大字——蓝理。战起,蓝理率7艘战船冲入敌阵。双方展开激战。郑军刘国轩初战失利。但风向突转,对清军不利。郑军乘机进攻,包围清军指挥战船,施放火器,施琅右脸被烧伤,众官兵惊慌。这时,蓝理督率战船冲向郑船,负伤10余处;又被敌炮轰倒,肚破肠流,非常严重。有人喊:“蓝理死矣!”蓝理忍痛跳起来喊道:“蓝理在!”他的部下把蓝理破肚流出的肠子装到腹中,四弟给他穿上衣服,五弟用布把他的腹部包裹起来。蓝理重整衣甲,继续指挥战斗。官兵深受感动,更加奋勇作战。郑军败退。后康熙帝誉称他为“破肚将军”。

看到清军的部署,刘国轩不甘心就此陷于被分割的挨打局面,率领水师主动出击。

刘国轩得知清军在八罩岛休息,亲自进攻却被施琅击退。施琅趁势于十八日先派战船攻取澎湖港外虎井屿、桶盘屿。1683年7月16日,清朝水军和台湾郑氏水军在彭湖海面爆发激烈决战。战斗打响后,施琅率领的清水军迅速利用有利的西南风向条件,以“五点梅花
阵”战术,即多艘战船围攻郑军一艘,集中兵力作战。

其一,广听众议,找人推荐。他问李光地,谁能担此任?李光地经过考察后,推荐施琅。

台湾从此进入了冯锡范的轨道。

更多相关内容请前往: |

康熙帝经过慎重的调查研究,启用原郑成功部将施琅为福建水师提督,造舰练兵,做实战准备。刚要进兵,有人疏言:彗星见,缓进剿。康熙帝破除迷信,决心进兵——从施琅议,遇信风,即进取。

清军在蓝理的激励下,玩命反扑。

牙帐受降秋色外,羽林奏捷月明中。

清金门镇千总游观光的座船乘风驰到,对着林升连发了几炮,郑军死伤甚多,林升左腿被炮击中,仰天倒下。

慎重选帅康熙帝决定启用施琅为福建水师提督、总兵官。但是对于这一任命,朝廷有争议,主要是对施琅政治上不信任,军事上不放心。如果说康熙帝用了20年等待进兵台湾的时机,那么,他为了选用施琅这员主帅也是准备了20年。施琅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施琅的儿子施世骥、施世骠、施世驿、族叔施芳、弟施朝勋、侄施世忠、施世骧等无不大惊失色,疯了似的围上来察看伤情。

康熙元年,康熙帝启用已经“赋闲”十年的施琅任福建水师提督,负责征讨台湾的水师军务。他受命先后两次出海,因遭飓风,无功而返。因此,朝廷上一些大臣说他与郑氏旧恩未断,疑其“贰心”。再加上总兵孔元章赴台谈判传回台方离间施琅的话,于是施琅被解除兵权,调回京师,任内大臣。

然而甫一交手,刘国轩就发现自己错了,施琅的炮船虽然远小于鸟船,却以五艘为一对,结出梅花阵,将自己的鸟船编队团团包围住了。

清军取得澎湖海战大捷,打开了通向台湾的海上门户。郑氏失去屏障,官兵解体,风声鹤唳,无力再战。这时,台湾流传施琅会乘胜进入台湾,烧杀抢掠,为父报仇。施琅郑重宣布:仇人只郑成功一人,郑成功已死,决不报复其他任何人。

宣毅左镇邱辉却颇有大将之风,闻变不惊,说:“敌船初到,还没找到寄泊的港口,军心尚未安定,我愿领熕船十只,同左虎镇江胜将军前去冲杀!”

万里扶桑早挂弓,水犀军指岛门空。

康熙实在是个雄主,坚持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同意施琅的要求,将军事指挥权完全交给施琅。

其六,“断自朕衷,特加擢用”,就是施琅任内大臣十二年,康熙帝信任他,决定任用他为福建水师提督。

其实,降清以来,施琅的日子并不好过,一直活在清廷的忌疑和白眼之中。

台湾方面,也在准备:其一,刘国轩负责战事;其二,在台湾门户——澎湖进行防守;其三,水军主力集中到澎湖海域。

毕竟,澎湖在刘国轩的苦心经营下,壁垒纵横,清军欲突破澎湖,却是何其难,一旦局面胶着,等着台湾本岛的明郑援军赶来,施琅的攻台大军,很可能会陷入腹背受敌的绝境。

明月中秋节,驰书海外来。

郑军巡逻船大惊,飞报刘国轩。

其一,三藩战争结束,中原大地统一,可以集中力量处理台湾问题;

六月十五日辰时,清军舰队出现在澎湖南大门八丈岛附近。

第二回合。二十二日,清军与郑军在澎湖海域进行决战。清军船舰分作三队:左翼以50艘进攻鸡笼屿,右翼以50艘进攻牛心湾;主力由施琅率领,分作前后两队——前队56艘居中,后队80艘分作两股,既左右策应,又前后援应。郑军将领刘国轩率军全力以赴。从早上七时到下午四时,双方海战,异常激烈。施琅指挥清军,靠近敌船,用火罐、火筒、火炮、火铳等,射向、抛向郑船。霎时间,郑船焚烧,一片火海。郑船20余艘,沉入海中。刘国轩见势不妙,乘小船逃往台湾。郑军见主帅逃走,大势已去,5000余名官兵向清军投降。此战,郑军死伤1万多人,清军总兵朱天贵等300余人战死,清军取得了海战的胜利。

诚如张煌言在《上延平王书》所说:“干大事者,与大众一心没有不兴旺的,与大众二心没有不败亡的。”

解决台湾问题,关键在于选帅。康熙帝善于用人,但选谁任主帅呢?

平台的路线,施琅早有定画:取澎湖,从澎湖登陆。

这是为什么呢?内外原因有五:

当他率舟师努力突围之际,座船被急流挽下,又兼遇上顶南风。郑军林升率前锋镇姚朝玉、智武镇陈侃、戎旗五镇陈时雨与林顺、施廷、洪邦柱等船一齐向施琅座船开火。施琅身边的伴当冯苓见情形危急,急呼道:“大老爷!”施琅骇然回顾,冯苓已被火炮穿膛而过,翻身倒地。施琅瞠目结舌,面如白纸,忽然又有流炮擦过,余焰燎到施琅脸颊的须发,施琅怪叫一声,翻身跌倒在船舷上。

其二,台湾政局变动,郑经死后,诸子相争,官员内讧,文武解体;

战争态势虽然是犬牙交错,但胜利的天平明显偏向郑军一方。

其四,台湾水旱灾害严重,“人民饥死甚多”,民众对台湾郑氏政权不满;

为了能挺起腰杆做来,施琅把这一场东征当成了翻身的赌注。

郑经的死,对于延平郡王的命运,可能是悲剧;而对康熙帝来说,必定是喜剧!因为历史给康熙帝提供了统一台湾的良机。

六月十六日,施琅挥师进攻澎湖,明清双方最后的一场海战就此拉开序幕。

康熙帝抓住这个等待了20年的有利时机,当机立断,决定兴师,统一台湾。有廷臣谏言:“海洋险远,风涛莫测,长驱致胜,计难万全。”这表明朝臣中有人对武力统一台湾持反对意见。康熙帝不为所动,做出收服台湾的决策。

四面全是呼啸的炮弹,笨重的巨型鸟船,一下子笼罩在团团包围的火力中了。没过多久,一艘艘鸟船在击沉。

海隅久念苍生困,耕凿从今九壤同。

从康熙十六年开始,清政府采取了“更名田”的政策,全力发展农业,增加国家收入。

福建东山县九仙山下的施琅水师指挥台

刘国轩坐快哨在海上驰骋如飞,迅速抵达娘妈宫前澳内,督诸镇迎敌。

其四,风信之争——是南风进兵还是北风进兵,相信施琅。

此事,史称“东宁之变”。

其二,亲自找施琅谈话,征询进取台湾的方略。

澎湖炮台林立,兵船齐整,防守严密。

康熙二十二年八月十一日,施琅率领清军前往台湾受降。

对于刘国轩指望水浅风起的这种不靠谱的想法,邱辉大不以为然,继续请战,说:“兵书上说:‘半渡可击,立营未定可击,乘虚可击。’现在既属于半渡,又立营未定、内部空虚,这三件,件件犯忌,如果我军不乘势赶杀,而台风又不来,等敌人站稳了脚根,合万人一心向我拼死力战,那时就不好办了。”

郑克塽率领官员列队恭迎。双方在天妃宫会见,施琅“握手开诚,矢不宿怨”。事后,施琅亲自前往郑成功庙进行祭奠,表现了一位杰出政治家、军事家的博大胸怀。是年施琅63岁。康熙帝重用施琅,台湾一统。这正好应了郑成功的一句话,当年他得知施琅逃走时后悔地说:“吾不幸结此祸胎,贻将来一大患!”

然而,郑军一度击退清军,而后清军大将施琅如何迅速扭转乾坤?攻克当时固若金汤的台湾岛,又是怎样跌宕起伏?

其三,台湾内部,官兵离心——康熙初,投诚官员3985员、兵40962名、归农官弁兵民64230名口;

战争情况瞬息万变,在战场上,主帅必须拥有绝对的指挥权、决策权。另外,统率不明,难树威信,手下将领也不知道该听从谁的指挥。

施琅,字尊侯,号琢公,福建晋江人,原为明总兵郑芝龙部下左冲锋。施琅长期转战于东南沿海,熟悉海上作战,积累了丰富的实战经验。而且,他喜读经书,熟悉兵法,精晓阵法,尤善水师,是一名有勇有谋的帅才。郑芝龙的儿子郑成功海上抗清,招徕施琅,施琅便跟随郑成功抗清。后来郑、施失和,郑成功抓捕施琅及其眷属。施琅用计逃脱,但其父、弟及子侄等都被郑成功杀害。施琅于顺治八年背郑降清。

清政府此前一直无法对台湾下手,最大的障碍就是海军问题。

清朝在东南沿海实行海禁政策,沿海居民迁徙,寸板不许下海。这是一把双刃剑,虽然限制并打击了郑经集团,但是同样不利于大陆沿海居民。解决的唯一办法,是海峡两岸统一。终于,一个解决台湾问题的时机到了。

力不能支的刘国轩终于顶不住了:他的旗舰被击沉,他本人乘小船从吼门,而逃他的舰队全线溃败,战船或毁或沉……

他还挥笔写下五言绝句:

刘国轩的防御思路是:远距离者以炮台轰击,近距离者以腰铳射击,双重火力阻击入侵者。

巧用兵略康熙二十二年六月,福建水师提督施琅率清朝水师,向澎湖进发。澎湖海战,一触即发。

八罩岛上缺少淡水,而且澎湖六月多台风。清军在台风与缺水的双重夹击下不亡才怪。

说起古代史最大规模的海战,有人认为是崖山海战,这场战役,宋朝官、兵、民约20余万人,战船1000余艘。
元军约20000人,其中蒙古军1000人,战船400艘,结果蒙古军硬生生地把宋朝在海上给灭亡了,海上浮尸十余万。

刘国轩错误地判断了形势,使施琅轻松泊船于八罩水垵澳。

为了确保胜利,刘国轩派出了郑经时代扬威东亚海洋的王牌战舰——鸟船。这种载炮上百,拥有三千斤巨炮的巨无霸,火力远远强于清军主力战舰。

趁陈升船上的士兵忙于修理船只的时候,蓝理督众挥掷火罐,将陈升的座船烧毁。

施琅,字琢公,福建晋江人。他最初是郑芝龙手下的偏陴之将,因为郁郁不得志,主动脱离了郑芝龙军编制,跟随忠义名臣黄道周北伐。北伐途中,又感到前景渺茫,做了逃兵。清军李成栋进福州,施琅投到李成栋麾下,从征广东。李成栋后来宣布“反清复明”,施琅也重新回到了南明的怀抱,成了郑成功的部下。后来,因为违抗郑成功将令,施琅又再度降满清。郑成功一怒之下,将施琅的父兄处斩。施琅从此与郑氏集团结下了死仇。

冯锡范展开了一场灭绝人性的大清洗,台湾岛上一片血雨腥风,许许多多曾是郑克臧近臣的官员被杀,内耗损失惨重。

而刘国轩得知清军移师于八罩岛,更加气定神闲,对诸将说:“天下人都说施琅熟悉海战,可笑啊,真可笑,连最基本的天时、地利,他都一无所知!众将军只要饮酒就可以坐观其败了。”

傍晚,邱辉不甘心白白丧失袭击清军的机会,又再次请命:“今晚大海退潮之际,敌船必定飘浮不停,只要我军发动快舰攻击,就可以将他们打得找不着北,无法窥探我军形势!”

因为,当晚,清军在西屿头抛泊下来后,施琅吩咐士兵不可解衣御甲,弓上弦、炮入子。并安排金门镇左营千总游观光乘坐一号先锋大熕船守把中路要口;海坛镇中营游击许英,配坐三号大熕船,守把左路要口;同安营右哨千总林凤,配坐三号大熕船,守把右路要口,以防刘国轩夜间乘潮偷袭。

可是,怪事偏偏就来了。

二十二日,施琅听从了部将吴英的建议,准备以先以三叠浪阵开进,应战时再变为五梅花阵。

所以,
施琅向康熙帝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请求:要求康熙帝给予他“专征”的大权,不受任何人节制。

堪称中国古代史最大规模海岛攻防战的澎湖海战,至清晨终于见出了分晓:清军击沉、俘虏明郑海军大小战船二百艘,歼敌一万两千人。刘国轩仅带二十六艘战船败退台湾岛。

镇守台湾海防要塞澎湖的,是冯锡范加封为“武平侯”的刘国轩。

对此,刘国轩微微一笑,胸有成竹地说:“六月时分,海上风波不定,变幻莫测,施琅是个熟悉海务的人,怎么会选择在这个时间内出兵?你们不要妄加猜测了,他不过是在虚张声势罢了。”

施琅原为郑芝龙和郑成功的部将,对郑氏政权可谓知根知底,又与郑氏家族有杀父兄之恨,康熙任之为水师提督,可谓知人善任。

刘国轩的盲目乐观让郑军在接下来的澎湖海战中提前进入了被动局面。

逆境之下,刘国轩发动了最后一击,以喷筒火箭向清军反扑,焚毁清军战舰多艘。

《闽海纪要》记:“台湾旱荒已近三年;这年五月二十八日,突降大雨,且连日不停,到六月初六日方晴,山溪的水溢满了山谷。”“八罩地区井泉稀少,平时打起的淡水不足以供应十人;因为大雨,泉水遍涌,施琅大军两万余人用之不竭。”

建威中镇黄良骥也举手支持邱辉,说:“宣毅左镇邱辉的想法,与兵书上所说的‘先发制人,半渡而击’完全相合。”

在澎湖,刘国轩抽佣调丁,扩充军力,并将洋船改为战船,所有文武官员的私船,也尽行修整,调集来澎湖大小炮船、鸟船、赶缯船、洋船、双帆艍船,全计二百多艘,且澎湖守军增加到了两万人。

首先,从巡逻兵汇报的情况来看,敌人是出现在澎湖南大门八丈岛附近,但,其他未侦探到的地方是否也已来了敌人?一句话,敌人的虚实不明,出击,搞不好,在出击的途中就被人家包了饺子。

是役,清军阵亡两千多人,战船15艘。施琅本人右眼也“铳”击伤。

施琅一摸脸,叫道:“不碍事!不过是被火苗燎了一下罢了。”强起指挥。

不过,在进军方略上,施琅和姚启圣出现了分歧严重。

台湾郑氏集团政变的消息被清福建总督姚启圣侦知。

中午时分,施琅率先发动攻击。

战斗异常激烈,持续了六个小时。

经过精心筹备,施琅将清军分为四路,自己亲率领五十六艘巨型炮船,攻打刘国轩的主阵地娘宫庙。总兵陈莽率领五十艘战舰,从侧翼攻打基隆屿,牵制刘国轩的防御。董毅率领的西路军登陆牛心湾,夹击西路明郑军队,其余战舰跟在施琅身后,作为后援。

康熙二十二年四月,施琅精选了两万水陆官兵,单等“夏至南风成信”,即“进发捣巢。”

郑将林升哪里肯让施琅轻易逃去?挥诸船急追。

刘国轩道:“敌人船只众多,我担心你们二人贪敌,如果别有敌船乘虚而入,岂不弄巧反拙?所以鸣金收兵。”

蓝理中炮,掩身甲烧透及腹,跌倒,肉裂见肠。

随着经济实力的提高,清政府恢复了福建水师的编制,在江苏连云港,山东登州,广东惠州等各地广设船厂,仿照明郑水师,制造大型战舰。

澎湖守将邱辉,曾瑞,王德,吴福,王受的战舰相继被击沉。

康熙二十二年六月,施琅等来南风,率领两万清军,乘六百三十艘战船,悍然出征。

施琅在《密陈专征疏》中向康熙帝报告说:“只要到夏至时分,南风成信,就可以大举进兵,从铜山出发。其时,顺风坐浪,船只得以齐头并进,士兵毫无晕眩之患,称得上是天时、地利、人和三者齐备。”

至此,清军终于突出重围,仓皇退走。

现在,清王朝开始进行部署,命令全国各地的大型战船,尽数集结在福建沿海,用于给养输送,任施琅为福建水师提督。

刘国轩“以逸待劳”的心意已决,不容更改,长笑道:“邱将军真是世间勇将,竭力报国!但我已有成算,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再者说了,那施琅不过徒有虚名之徒!现在是六月台风季,天天都可能出现台风,谅他也不敢统舟师和我开战!”

施琅所部海军的将官,大多数都是郑家老一代家将的后裔,比如在之后战斗中建功颇多的陈蟒,董义等人,其父辈多是郑家海军的干将。

这里面涉及到了一个地理学问题:如果乘东北风进军,就需要在十月出兵,如果乘南风,则需要在夏季出兵。

林升身中三箭、两铳,终不退。

事实上,也幸亏刘国轩的持重,否则邱辉早已尸首不存了。

施琅在蓝理的接应下,击橹略进。

毋庸置疑,当就人数来说,崖山海战堪称最大规模、最惨烈的古代海上大战。而火力规模最猛的海上大战,当属康熙命大将施琅攻克郑氏家族所统治的台湾岛。

之后至二十一日,双方在澎湖列岛相互冲杀,互有胜负。

刘国轩修筑的防御体统充分发挥了作用。

究其原因,东北风猛,南风柔和,如果乘东北风,则船速迅猛,冲击剧烈。而平定台湾,表面上看,是要打海战,但实际上,却是要打攻坚战。舰队攻坚,遇上迅猛的东北风,阵型就容易被吹散,到时候就成了人家的活靶子了。而南风平稳,即使攻坚受挫,也能够从容布置,稳健攻击。

施琅为什么要选择在南风季出击呢?

刘国轩觉得,只要能像上次那样对施琅进行包围,以明郑水师优势的配备,完全可以将清军聚歼。

郑军依托海岛炮台对清军猛轰,再以舰队侧翼合围,清军伤亡惨重,险被围歼。

听了邱辉的建议,刘国轩虽然心有所动,但最终还是觉得风险系数太高,为了稳处不败之地,坦然拒绝,说:“今日已大挫敌人锐气,用不着追赶。只要严守好各处炮台,就可以以逸待劳!另外,敌般寄泊在八罩水垵澳,水既浅,又没有可以避风的地方,一旦台风来了,他们将无处安身!”

这是一场让明郑海军输光了所有家底的战役:那支曾经啸傲东亚的明郑海军,主力已在此战中损失殆尽。郑氏家族在台湾岛二十一年的统治,至此也大势已去。

明郑水师的官兵们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舰船被包围,分割,然后在密集的火网中一艘艘沉没。

为求谨慎的刘国轩还是摇头,说:“谚语说:‘一个六月三十日有三十六种台风’,今天是六月十六、明天十七、后天十八,这两天就是台风‘观音飓’、‘洗蒸笼飓’的日期,怎么可能没有台安风?邱将军暂且养精蓄锐,扼险守隘,坐等敌人败亡。”

一时间,炮火矢石交攻,有如雨点,烟焰蔽天,咫尺莫辨。

邱辉质问刘国轩道:“我等正欲乘势追赶,何故鸣金收兵?”

看着施琅狼狈不堪地逃遁,江胜、邱辉兴奋莫名,欲船乘胜追击,刘国轩担心中了清军埋伏,鸣金收兵。

听说施琅磨刀霍霍,要大举入台,郑军上下议论纷纷,都在猜测施琅的行动日期。

上天似乎站在清军的一边。

也就是说,施琅主张乘南风进军,但姚启圣的主张却是东北风。

林升、江胜、邱辉、曾瑞、王顺、陈起明、杨文炳等,将熕船、战船、赶缯船排列攻打。

但南风并不帮施琅的忙。

杀红了眼的施琅押上了所有的预备队,外围待命的八十艘战舰全数投入战斗,他亲自带领旗舰向刘国轩冲杀过去。

这个蓝理,横冲直撞,全然是不要命的架势,先击沉郑将陈侃的座船,又击裂郑军中提督前锋营陈升的座船。

姚启圣于该看五月十九日上书康熙帝:“逆贼郑经已经归天,其长子郑克臧被绞死,伪侍卫冯锡范立自己的女婿郑克塽来主持台湾危局,这是上天要灭亡这伙海贼的征兆。”

如果,邱辉等人冒险追杀来,后果不堪设想。

而姚启圣则在《为遵旨沥陈平海机宜事本》中明确提出乘北风进征的意见,称“不如等到了十月初冬时分再趁着北风分道进兵”,认为乘北风进兵,“必取澎湖”。

他命令:各大小战船风篷上大书将弁姓名,以便观看,备知进退先后,分别赏罚。

思忖再三,刘国轩缓缓答道:“我们的防御体系密不透风,炮台处处戒备森严,敌船根本不可能向我们靠近,又找不到港湾停泊?现在是六月台风季,一旦台风来了,他们连丧身之地都没有,怕他们何来?只要我按兵不动,就可以以逸待劳,不战而可收功了。各位将军,不要再说了。”

姚启圣认为,南风风力微弱,船只行进缓慢,根本不利于海上作战。

崖山海战我们会另作开篇专门讲解。

危急时刻施琅亲督战船反扑敌阵,与兴化镇吴英前后夹击,总算强行将包围圈撕裂开了一口子。

刘国轩自信可以把一切来犯之敌歼灭在海岸线之外。

此外,刘国轩还大建炮城,其中,娘妈宫屿头上下添筑了两座,风柜尾一座,四角山一座,鸡笼山一座。修筑的炮台更是星罗棋布,凡是沿岸小船可以登陆的地方,都建筑上高墙拦阻,墙内开眼,眼中安置火铳,延绵二十余里长。

由此,清康熙帝做出了“进取台湾”的决策。

从装备上说,这支海军更可以算是中国历史上空前强大的舰队,其战舰同样仿制欧洲战船,火力强大。其中由施琅亲自坐镇的大型炮船舰队,拥有炮船五十六艘,每艘战船的载炮都在五十门以上。

而刘国轩所盼望的台风却一直迟迟不来。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