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川中这块热土上洒满了辛勤的汗水,龙王庙组气藏和震旦系气藏50口单井及8座集气站都留下了他深深的足迹;他,用一年零四个月,完成龙王庙组气藏数字化管理平台18个子系统的建设和投运,实现了数据的实时采集传输和远程控制,助推了川中油气矿天然气年产量突破100亿立方米大关;他,善于将理论与实践相融,被誉为是企业的“顶尖”人才。5年先后有7多篇论文在国内外专业刊物上发表,其中《三维地理应急系统在含硫气田开发过程中的建设与应用》,荣获“全国石油石化安全生产与应急管理峰会”优秀论文一等奖。他,就是先后获得中国天然气集团公司优秀共产党员、西南油气田公司十大杰出青年、劳动模范的川中油气矿磨溪开发项目部生产调控中心主任付新。

2017年12月31日,川中油气矿年产天然气达到112.62亿立方米,再创历史新高。其中有100.27亿立方米天然气产自安岳气田磨高区块的龙王庙和灯影组气藏。这也是磨高区块天然气产量首次突破百亿大关。

截至4月12日8时,磨溪区块龙王庙组气藏300万立方米净化装置自建成投产以来,累计处理天然气达到20.5亿立方米。

4月16日,随着西南油气田川中油气矿磨溪101井、磨溪116井、磨溪009-8-X1井等生产单井的关井试修,高磨地区龙王庙组气藏和灯影组气藏2019年度检修作业全面启动。

玩命工作,靠烟提神

2012年12月5日,日产气80万立方米的磨溪8井成功投产,拉开了安岳气田磨高区块快建上产序幕。川中油气矿坚持高质量、高效率、高效益的总体原则,持续推动“岗位标准化、管理数字化、属地规范化”创新管理模式,不断促进磨高区块产能建设有序推进,天然气产量实现了稳步增长。截至目前,这个区块的龙王庙组气藏累计投产单井45口,日产气2820万立方米;灯影组气藏累计投产单井13口,日产气300万立方米。

这一装置位于四川省遂宁市船山区复桥镇白鹤桥村,是磨溪区块龙王庙组气藏开发建设试采工程项目,采用国内首次橇装模块化设计和建造,于2013年10月30日建成并一次性投运成功。

本次气藏年度检修作业根据气藏净化装置停产检修和高磨地区产能工程建设总体安排进行分段实施,计划周期和时间跨度为160天。包括动态监测35口井46井次,内部集输及配套系统工程检修31大项,自控系统联锁测试共67井次,井口装置及井安系统测试共68井次。

“电脑是我每天必不可少的学习和使用工具,在电脑前工作久了就会腰酸背痛时,此时点上一支烟,便感觉消疲去惫。”这是付新对抽烟的深度解读。

5年时间拿下百亿产能,安岳气田磨高区块创造了多个纪录:开启了标准化设计、工厂化预制、模块化橇装的产能建设新模式;提前介入,在钻井电位测试后就开展产能建设,实现单井接井后10天具备投产条件;按照整体部署、滚动实施、区块补充、均衡动用的原则,精细井位论证,落实最优靶体目标,实现部署开发井高产率100%;紧跟快建上产节奏开展数字化建设,并首次高度整合气藏、井筒、地面管理系统,建成全过程、全方位、全覆盖的生产管理平台。

西南油气田川中油气矿强化组织管理,科学指导生产运行,不断优化各项参数,使装置达到*佳运行状态,确保装置“安、稳、长、满、优”运行。

开发生产至今,龙王庙组气藏已累计生产天然气393.2亿立方米,累产气超20亿立方米气井1口。通过检修,将进一步解决、优化气藏开发生产中存在的安全隐患和技术瓶颈,全面保障高磨地区全气藏内部集输生产及配套系统的良好运行。

阳春三月的一天,记者走进付新简陋的办公室,闻到的不是花香,而是剌鼻的烟味,桌上除了乱七八糟的书籍,便是一台电脑、一个烟灰缸,简单而零乱。

一方面是产能建设的提质提速,另一方面是专业技能人才的盘活集结。2013年,随着磨溪龙王庙组气藏上产,生产一线欠缺熟练含硫气井采气工的矛盾也开始显现。川中油气矿权衡大局,统筹安排,创新提出了人才置换措施:从龙岗、潼南、遂宁等采气区块集结采气工征战磨溪龙王庙新区;从南部、射洪、南充等采油区块抽调采油工转岗补充到采气老区。正是这种人才大流动、岗位大互补的方式,为“战新区”提供了坚实的人力保障。

据了解,一般三口之家一个月天然气用量在30立方米左右,这一装置每天处理气量,可供约300万户家庭正常使用。

付新告诉记者,其实他是一个很爱整洁的人,只因每天的工作太忙、太紧张,所以没时间收拾。看到记者来访,付新不好意思地下意识整理着桌面。

坐拥良田万顷,也需耕耘有道。川中油气矿定期召开磨高地区龙王庙组、灯影组气藏生产动态分析会,从地质认识、井下工艺、地面管理等进行全方位精细“把脉会诊”,确保了气藏高效优质开发。

38岁的付新,中等身材,一脸帅气,表情严肃,快人快语。一谈到数字化气田,付新便打开了话匣,也不管记者听没听懂,烟一支接一支抽,不停地讲述着龙王庙组气藏开发过程中那些难忘而不同寻常的故事……

2017年12月13日,磨溪201井实施40方胶凝酸酸化解堵作业取得良好效果,排液测试获日产气80万立方米。而这次成功解堵的背后是油气矿对这口井的高密度跟踪分析:油气水及硫化氢监测90余次,常规试井7次,压力恢复试井1次,单井动态分析3次。

2012年,龙王庙组气藏被发现后,毕业于油气田开发专业的博士研究生付新,从基层单位调到了建设最“前沿”的龙王庙组气藏工程建设项目部,肩负起了建设油气田首个高度整合气藏、井筒、地面数字化管理系统的重任。

组合运用新技术编制开发方案、精细刻画储渗体培育高产井、分区分层研究地质及单井生产特征提供开采建议措施、加强气藏动态监测及跟踪分析应对生产出现的新情况和存在的新问题……油气矿地质研究所所长唐青松坦言,大气田结出的每一颗果实都凝聚了科研人员的心血。

“数字化建设,说起来很轻松,但真要实现数字化管理,谈何容易?”面对肩负的担子和责任,付新坦言,“当时的心理压力很大。”

12月20日,高石3井副岗长唐廷高与岗长朱军琳进行工作交接,所有6名员工全部到齐,按照走岗检查的形式,从生活区到生产区、从站外到站内的顺序逐一进行交接,并签字确认。严格打表源自磨溪开发项目部推出的《班组工作质量标准》。这个项目部结合工作实际,有针对性地编制了数字化系统管理工作、新井投产工作、安全环保闭环管理实施等33个工作指南及配套考核措施。“工作有指南、质量有标准、执行有保障,才托起了这百亿产能。”磨溪开发项目部经理陈学忠如是说。

为了确保龙王庙组气藏按期顺利投产,付新选择了边干边学。井场上,他把年长的喊师傅、早参加工作一天的称老师,把同事当朋友,把能人当兄弟,努力在实践中去“挖”技术,“淘”经验。

盘点2017年,川中油气矿油气当量达到900万吨,向建成千万吨级油气矿的道路上又迈出了坚实的一步。安岳气田磨高区块天然气年产量突破百亿大关,无疑是这一路上最闪亮的足迹。

每次到生产作业现场,付新都会身带“三宝”:一支笔、一个笔记本、几包烟。

说起抽烟,付新告诉记者,自己本来是抽着玩并无烟瘾,但到了建设项目部后,白天要到现场调研、收集数据、解决难题、掌握信息,晚上就在办公室整理资料、分析问题、录入数据、汇编报告。加班甚至通宵工作成了付新的一种习惯。用付新的话叫:“夜静善思。”

“特别是龙王庙上产的一年多时间里,工作压力实在太大,每天忙到深夜甚至通宵达旦是常有的事,别说没有休息过一个星期天,就是每天能睡上1小时—2个小时都是奢侈,烟瘾就是这么给整大了哦!”付新苦笑道。

“洪荒之力”,创造奇迹

2013年7月的一天,正值夏季,龙王庙气藏有三口井同步施工建设,投产时间也极为接近,为了确保硬件和软件调试到位,付新在三个井站之间来回奔波,往往是刚赶到这个井,问题还没解决完,另一口井的电话又来。由于龙王庙建设初期,交通极为不便,为了不耽误进度,付新常常是没时间回宿舍休息,困倦了就在车上眯上2个小时。“一天来回折腾了7、8趟,硬是累得心头发慌,脑壳发晕。”付新说那种苦和累只有自己能够体会得到。

“这个过程真的非常痛苦,感觉就像当年的高考,整得彻夜难眠。当时我其实心里最想的就是能睡上一次好觉。”谈起龙王庙投产时,付新告诉记者,投产的当天,矿里的领导都来到现场把关。当时的矿长余忠仁见到付新便问,“上产300万立方米天然气了,你是怎么想的?”熬了个通宵的付新脱口而出:“我想睡觉。”逗得现场的干部员工都哈哈大笑。

艰难的付出换回了丰厚的回报。一年零四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付新完成了龙王庙数字化管理平台18个子系统的建设投运,收集植入330多万条数据,实现与股份公司A1、A2系统、分公司生产运行系统、生产实时数据平台以及川庆实时录井系统数据无缝衔接。30余座场站的信息化建设,实现了数据的实施采集传输,远程控制;建成了龙王庙组气藏的“全过程、全方位、全覆盖”的数字化气田生产系统管理平台。

一位来川中油气矿调研的外油田专家看到付新的数字化气田成果后倍感惊讶,“这个年轻人太有才了,他完成了10多个人需要用2年时间都难以完成的工作量。而付新也承认,“为了气田数字化建设,我的确用了‘洪荒之力’。”

付新用他的知识和努力创造了川渝油气田数字化建设进程的奇迹,为探索建设数字化气田立下了赫赫战功。2015年,付新登上西南油气田分公司第四届十大杰出青年的领奖台,成为了川渝气田一颗耀眼的明星。

智慧气田,我心所属

“看到自己的艰辛付出,把设想变成了现实,那一种兴奋难以形容。”付新对自己取得的成就,内心激动难以言表。

2017年10月,川中油气矿磨溪开发项目部的数字化管理系统平台将整体投入上线运行。付新说,气田数字化建设,将使我们的生产运行系统和管理模式发生巨大改变,是一场生产管理上的“技术革命”。

数字化管理平台系统、物联网系统、信息化控制系统的建设成功为实现数字化气田奠定了坚实基础。不到现场、不在现场,也能看到和了解生产运行情况,井站巡检、操作控制、生产记录、生产运行、非正常操作及生产事故处置等都能实现远程操控。

付新告诉记者,数字化气田一旦正式投入运行,将彻底颠覆现有的生产管理运行模式,极大提高工作效率。领导用系统发个指令,什么时候干什么事情,一步到位。现场生产活动,每天做没做,有什么问题等,都可以通过数字化管理和物联网管理系统进行分析和处理,管理者只需要对各管理系统和运行平台进行维护、监管和调整运行参数。

目前,付新正在积极组织相关人员进行一对一的培训,让每一位管理者都能了解、掌握和适应数字化平台的管理、维护、操作和运行,确保川中油气矿磨溪开发项目部生产运行管理系统能按时投入试运行。

对于川中油气田开发的美好前景,付新坚定而自信,数字化气田的建设必将极大地推动油气田的发展并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