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9年国庆20周年之际,她随父亲到中南海住了两个月,伯父的工作格外的忙碌,但他老人家还是抽空与他们父女俩拉家常。那时,毛小青跟伯父提起想到部队当兵的愿望。伯父说:“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你现在还年轻,要抓紧时间好好学习文化知识。”婉拒了她的请求,毛小青只好知难而退。回到韶山后,她以学生代表的身份,被当选为湘潭地委委员。

摘要:
近日,毛主席的堂侄女毛小青来到北京心灵呼唤残疾人艺术团,看望特殊的艺术群体。2013年,毛小青接受人民网采访时曾回忆伯父毛泽东的养生十六字口诀:遇事不怒,基本吃素、多多散步、劳逸结合。
…  
近日,毛主席的堂侄女毛小青来到北京心灵呼唤残疾人艺术团,看望特殊的艺术群体。  在艺术团,毛小青用手语主动问候孩子们,并用手语和她们交流,还为孩子们送去了礼品。她说,残疾人是社会大家庭的一员,愿更多热心人、热心事温暖残疾人,她鼓励孩子们要树立生活的勇气和信心,实现自我价值。  “政事儿”注意到,毛小青的父亲毛泽连,是毛泽东排行老九的堂弟,比毛泽东小20岁。《长沙晚报》曾报道,从1949年到1960年,毛泽东每年都要从自己的稿费中寄300元钱,接济毛泽连一家的生活。  如今,被称为“毛家第一位商人”的毛小青,有多个社会头衔:红色伟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毛小青红星韶膳国际餐饮养生会馆董事长、红色伟业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专项基金执行主任、毛泽东诗词研究会理事、中国红色文化联合会会长、毛泽东养生饮食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等。同时,她还是湖南省政协第十届、十一届政协委员。  “政事儿”注意到,作为中共流动党员的毛小青在创办红色伟业公司后,在公司成立了党支部。去年9月,她在公司里召开了党风廉政会议,探讨党风廉政与团支部建设问题。去年12月,公司的各党支部还开展党团活动,组织深入学习十八大精神,开展三严三实教育活动。她曾评价当下的反腐败工作,“十八大以后,在习近平总书记的带领下,共产党的反腐工作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作为党员我们积极支持,腐败成风的现象阻碍了社会的发展,这是我们痛恨的。”  15岁向毛泽东“走后门”被拒绝  1959年夏天,毛泽东在韶山亲抚毛小青  “政事儿”查阅毛小青微博资料显示,她生于1954年1月。毛家“泽”字辈总共10男1女,惟一的女性是23岁当游击队队长时牺牲的毛泽建,毛小青的父亲毛泽连是主席排行第九的堂弟。解放后,只剩下毛泽东、毛泽连、毛泽青、毛泽荣几兄弟。  毛小青在韶山长大,1969年国庆20周年之际,15岁的她曾随父亲到中南海住了两个月。毛小青在接受网络访谈时回忆,自己曾向毛主席要求要当兵,“正好那一年苏联跟我们发生了冲突、有争端,当时我就和主席说我想当兵,主席说,你这个年代跟你姑姑那个年代不一样了,你姑姑那个年代是军阀混乱,半封建半殖民地的中国,当时是没有条件读书,所以姑姑没有读过书,14岁就嫁人了。现在年代不同了,已经是新中国了,在部队也要有文化,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你还是回去多读点书,再过两年到部队去也不晚。当时我就听了主席的话,回去继续读我的书,到1970年我都已经进高中读了一年以后才到部队去。”  16岁参军后,毛小青进入桂林陆军学校学习有线电载波专业。1976年,毛小青从部队回到湖南,在湖南广播设备厂当工程技术人员。  进入上世纪90年代,毛小青被调到湖南省旅游局下属的东方宾馆,主管餐饮。而在当时,北京兴起“毛家菜”热,不少人邀请毛小青利用自身的餐饮优势进京试水。1996年,在毛泽东女儿李讷的鼓励下,她终于下定决心辞职,找亲朋好友东拼西凑借了12万元,带着一干追随她的餐饮部同事北上,在北京市中心开出第一家“毛小青美食城”。123
/ 3 页下一页

1928年初夏,在耒阳县下塘铺的一次战斗中,因寡不敌众,姑姑和姑父都身负重伤,双双被捕。灭绝人性的敌人把姑父的头颅割下来装在木笼子里,挂在耒阳城头示众。

毛泽东外祖家一共有8个表兄弟,他都十分关心,百忙中抽空给他们写了很多信,并多次接他们到中南海做客,寄钱赠物。但当他们提出找工作、入党、上学等额外要求时,毛泽东从未答应。对韶山来人,毛泽东要求极为严格,但他绝不是那种坐视亲友困难而不顾、没有人情味的人。毛泽连是毛泽东韶山亲友中最贫穷也最为牵挂的一位,也是来京次数最多的一个,共11次,但毛泽东从未运用手中的权力为其解决任何个人问题,只是连续10年用自己的稿费接济他。

作为毛泽东养生饮食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她极力推介以湖南韶山地域饮食风俗为底蕴、以毛泽东的个人饮食习惯为特色风格的家常风味湘菜——“毛家菜”。

(摘自2005年第10期《湘潮》,原标题为《我的姑姑毛泽建》)

图片 1

毛小青告诉记者,韶山冲里的不少人说,在她这一辈女孩中,她长得酷似23岁担任游击队长时牺牲的姑姑毛泽建,而且连性格、爱好、说话、办事都像。令人遗憾的是,泽建姑姑只留下一张中学时与同学们的合影,又不很清晰。上世纪60年代,一群来自北京、上海等地的艺术家、画家要为毛泽建烈士塑像作画,他们都拉毛小青做模特。毛小青称,那时自己可紧张啦,窘得手脚都不知往哪里放才好。一位画家还跟她开玩笑,说她什么都和姑姑一样,只是更漂亮些。她说,这可能是自己的生活条件比姑姑那个时代优越得多的缘故吧!

1927年10月底,中共湘南特委改组衡山县委,由陈芬任县委书记兼军委书记,姑姑任县委妇运委员。除了领导妇女运动之外,姑姑还兼管县委通讯联络等机要工作,多次指挥游击队到县城、南岳、白果等地贴布告、撒传单,用土炸弹炸县政府,组织武装暴动。姑姑成了让敌人闻风丧胆的女游击队长。

“来客人了?韶山来的?”听到秘书叶子龙的话,正在批阅文件的毛泽东停下来,惊喜如阳光洒在脸上:“他们是什么时候来的?都是谁来了?”
自1927年就一直没有回过韶山的毛泽东,怎么也不会想到,离家22年,在新中国即将成立的时刻,他日夜思念的家乡竟然有亲人来北京看望他。
“客人是昨天到北京的,据介绍,一个是您的堂弟毛泽连,一个是您的表弟,姓李。”叶子龙说。
“呵,是九弟润发来了!”毛泽东掩饰不住兴奋,“太好了!”
因为正在筹备政治协商会议,日理万机的毛泽东当天没有时间和毛泽连见面,就定于第二天上午在中南海菊香书屋见面。
一见面,毛泽连激动地握着毛泽东的手,话未出口泪先流:“主席三哥……”
毛泽东激动地说:“你是泽连润发九弟吧?”
“我是润发呀!”毛泽连声音颤抖着,“我这次和表弟一同来京,是代表家乡人民来看望您的。”
“好!好!”毛泽东激动地说,又关切地问李祝华,“你父亲叫李星明吧,还在不在?”“家父已经去世多年了。”李祝华也激动不已。“那姑妈呢?”“还在。”坐下后,毛泽东感叹地说:“几十年不见了,都有些认不出了。我很想念你们,也很想念家乡。你们来了,真是太好了!”
当得知毛泽连患眼疾几乎失明却没钱医治时,毛泽东派儿子毛岸英和秘书田家英将毛泽连送到协和医院,治好了眼疾。
在北京住了两个月后,毛泽连和李祝华觉得麻烦三哥这么久了,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就主动要求回家。临行前,毛泽东特别叮嘱毛泽连说:“九弟,你有困难,回去以后,不要去麻烦政府,你的困难我知道,我今后如能接济点就接济一点。你是我的亲戚,凡事要在乡亲面前带个好头,不能大事小事都去找政府。”
毛泽连身体不好,母亲也疾病缠身,家庭生活负担确实重。这位纯朴的农民始终牢记毛泽东的话,安心种着几亩水田,勉强维持生活,在乡亲面前带了个好头。1950年9月,毛泽东的塾师毛宇居等人到北京,谈及乡亲们的生活时,特别提到了他的困难,请求是否可以让地方政府给予适当照顾。毛泽东说:“泽连的困难我晓得,现在也不是泽连一人有困难,我要解决全国人民的困难,如果我只解决他一人的困难,那我这个主席就不好当了。当然,泽连的困难我自己会尽力接济的。”
对韶山来人,毛泽东要求极为严格,但他绝不是那种坐视亲友困难而不顾、没有人情味的人。毛泽连是他韶山亲友中最贫穷也最为牵挂的一位,也是来京次数最多的一个,共11次,但毛泽东从未运用手中的权力为其解决任何个人问题,只是连续10年用自己的稿费接济他。到了晚年,患病躺在床上的毛泽东把李敏、李讷姐妹俩叫到身边,语重心长地说:“我快不行了,有件事情只好请你们去做,家乡还有两个叔叔,连饭都吃不饱,你们要经常回去看看。”
这两个叔叔,一个就是毛泽连,另一个叫毛泽荣。
毛泽荣小名宋五,比毛泽东小4岁。这个性格耿直血气方刚的堂弟,在三哥毛泽东的教育和影响下,参加农民协会和平粜活动。大革命失败后,毛泽荣被国民党反动派追捕,被迫改名流浪他乡,直到1937年全国抗战爆发后才回韶山。新中国成立后,韶山乡亲们到北京去了一拨又一拨,却偏偏没有他毛泽荣的份儿。尽管毛泽东也给他寄来了钱物,但他内心还是犯了嘀咕。直到1953年11月,他终于进京见到了三哥。
毛泽荣敢说真话,多次向毛泽东反映乡间实际情况和急需解决的问题。1960年9月,一见面,毛泽荣就像竹筒倒豆子似的,把社队干部虚报产量、不科学种田、盲目下令密植造成减产、谁提意见就给谁扣“反党反红旗”的大帽子,还将大队割“资本主义尾巴”、社员养家禽全部没收等情况,一一汇报给毛泽东。最后,他跟毛泽东说:“你住在北京城里,天高皇帝远,不知道。现在乱了套,会饿死人哩!”毛泽荣这次进京“告状”,引起毛泽东和中央高层的高度重视。一个月后,中央发出《关于农村人民公社当前政策问题的紧急指示信》,坚决纠正错误,允许社员经营自留地和小规模家庭副业。
毛泽建是1929年8月20日牺牲的。生前,她和丈夫陈芬将牺牲的胞姐陈淑元、梁泽南夫妇遗孤陈国生收作养女。陈国生也因此喊毛泽东为舅舅。毛泽东没有忘记这个外甥女。1951年5月,应毛泽东邀请,陈国生进京见到了她的三舅。谈话中,毛泽东回忆起自己的童年和少年时代。当毛泽东讲到母亲给他取名“石三伢子”的故事时,陈国生提起了为毛泽建修墓的事情,说:“泽建妈妈的墓埋在衡山金紫峰麓,墓上只有一块石碑。三舅,是否可以跟政府讲一下,请他们拨一笔款,把墓修一下。”
毛泽东沉思了一会儿,说:“全国烈士很多很多,有千百万人。现在百废待兴,万事开头难啊。政府搞建设需要大量资金,哪有钱去修墓啊!对牺牲的烈士,我们纪念他们,怀念他们,等国家经济形势好转以后,我们要为他们修墓立碑,刻石铭功,让后人都记着他们。可现在不行,国家还困难啊!我父母的墓也是一个草坟,有好多人建议重修,我不让哩!”
美不美,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每次韶山来人,毛泽东都格外高兴。但韶山来人,毛泽东并非有求必应,而是经常当面拒绝或回信婉拒。对于毛氏家族的堂兄弟如此,对外婆家的表兄弟,也是如此。
长毛泽东12岁的表兄文涧泉,精明能干,曾参加过毛泽东在家乡开展的农民运动,打土豪斗劣绅,1927年还曾陪同毛泽东考察湘乡的农民运动。新中国成立后,他曾先后7次进京与毛泽东相会。
文涧泉一生务农,极少离开乡里,如今有了表弟主席,去了京城,大开眼界。但他并不知道他在北京的开支,都是表弟毛泽东从自己的稿费中支付的,并非公家报销。因此,他又有了新想法:到上海等大城市去转一转瞧一瞧。他向毛泽东提出这个要求,并请表弟帮忙将一位亲戚安排到北京读书。毛泽东一口回绝:“来京及去上海等地游览事,今年有所不便,请不要来。赵某求学事,我不便介绍,应另想法。”还有一次,文涧泉在菊香书屋看到韶山来的乡亲穿上了毛泽东给他们做的新衣服,个个喜出望外,心也动了,就说:“表弟,你给韶山的老乡每人做了一件,就把我这唐家圫的表兄忘了,也给我缝制一件长袍吧?”毛泽东摇了摇头说:“现在平均每人只有一丈多布票,哪有这么多布来缝什么长袍啊!”文涧泉一听有些不高兴。毛泽东知道表兄心里不舒服,就让工作人员把自己的旧长袍送给了他。
来北京次数多了,坐过汽车、火车的文涧泉又向毛泽东提出要坐一下飞机,开开洋荤。毛泽东耐心地劝道:“坐飞机太贵了,还是坐火车的好。”文涧泉不让步,说:“你堂堂一个国家主席,我就不相信买不起一张飞机票?”毛泽东毫不客气地说:“不是我买不起飞机票,现在国家正在搞建设,缺钱花,大家都要节约,我是主席,更应带好头啊!”
要新长袍,主席没做;要坐飞机,主席没让。这并不是毛泽东对他的这个表兄有意见。恰恰相反,这正是毛泽东处理亲友关系的原则——亲亲,但不为亲徇私;念亲,但不为亲谋利;济亲,但不以公谋私。亲者严,疏者宽。对有恩于自己的表兄文运昌,毛泽东亦是如此。
文运昌一共6次进京,每次都受到毛泽东的热情接待。1954年秋,文运昌在北京住了一段时间后,仍舍不得离开。这时,毛泽连、邹普勋几位乡亲在北京小住一段时间后准备回家,毛泽东便叫他们同行。文运昌一听有些不高兴,说:“主席,我还没有打算走呀!”毛泽东听了,生气地说:“你走不走由你,我不管你了!”文运昌没奈何,只好打道回府。
韶山来人,毛泽东这么下“逐客令”的情况,真是少有。后来,他曾有些难过地说:“我的亲戚,过去为了我受了苦。现在有缺点,应该批评。我管也不好,不管也不好,管了,他们有意见,但不管也不行,我还得要管。”
毛泽东外祖家一共有8个表兄弟,他都十分关心,百忙中抽空给他们写了很多信,并多次接他们到中南海做客,寄钱赠物,深情无限。但当他们提出找工作、入党、上学等额外要求时,毛泽东从未答应。
韶山来人,左爱右亲,有公有私,上分下明。毛泽东是个坚持原则不徇私情的人,也是一个讲人情味的人!诚如他在与堂侄毛远翔谈话时所说:“你们要好好学习,努力工作。人在世上要多做点有益的事情,有益于社会和人民,要懂得,每个人天天都在写着自己的历史,这历史的好坏,全在于自己而不在于他人。”

图片 2

姓名:毛小青 工作单位:

毛小青,白皙的圆脸,穿着一身红棉袄,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给人一种干练的印象。见过她的人都说从她身上似乎能够找到毛泽东当年的影子,也有人说她很像她的姑姑毛泽建。她用带着湖南味的普通话,像聊家常一样,给记者讲述了她与毛家亲人们的特殊亲情和她成长奋斗的人生故事。

姑姑毛泽建1905年10月诞生在毛家祖居地湖南韶山的东茅塘。听父亲讲,姑姑的乳名叫菊妹子,小时候面目清秀现在许多书刊上都说姑姑是过继给毛泽东的母亲做女儿的,但我听父亲说,姑姑没有过继给毛泽东家,可是从血缘关系上讲

1959年夏天,毛泽东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乡韶山时曾留下了一张人们熟悉而又珍贵的照片。当时,毛泽东欣喜地看到了家乡的巨变,看到了解放初还孤身一人的堂弟毛泽连如今已是儿女绕膝,他高兴地抚摸着一个小姑娘的头,一边和乡亲们共话离情。这个只有6岁的小女孩,就是今天早已年过半百的毛小青。“当时年纪还小,没有什么印象,只知道当时我们的生活、上学都是伯父给费用。”毛小青说。

毛泽东待我父亲如同胞兄弟。除了与姑姑的关系外,还因为1925年毛泽东回韶山发动革命时,我父亲就给毛泽东当通讯员,为韶山党组织活动站岗放哨。16岁时在执行一次通讯任务时跌伤了眼睛,父亲的眼病就是那时落下的。眼病使我父亲无法跟随毛泽东走出韶山干革命。尽管有这些关系,但毛泽东从不利用职权为我家谋一点私利。父亲常对我和哥哥、弟弟提起,毛泽东曾经语重心长地对他讲过:“革命牺牲了成千上万的先烈,我们活下来的人才有今天,我们想事、办事,都要对得起先烈才是。你是我的亲属,又是烈士的兄弟,在乡村中凡事都要带个好头。”父亲就是以此来教育我们为人、处事要守本分,决不给毛泽东、给革命先烈丢脸。

时光如梭,一晃过去近半个世纪。2008年刚刚开始的时刻,记者对毛小青进行了专访。

我奶奶收到这些礼物激动得热泪盈眶。1951年底,我奶奶因病住院,毛泽东知道后先托人带来100元,后又寄200元给我奶奶治病。1952年,奶奶病逝,父亲又摔断了脚,毛泽东得知后,又给我家寄来300元钱,并说明200元是给奶奶的安葬费,100元给父亲治病用。这些钱都是从他老人家稿费中支付的。为了不给政府增加负担,从这以后,毛泽东每年都寄二三百元的稿费给我家补贴生活,直至1962年湘潭县民政局开始每年发给我家烈士家属抚恤费。

毛泽建烈士的模特

1920年8月,毛泽东从长沙回到韶山,得知了我姑姑的情况后,帮助我姑姑解除了封建婚姻,给她起了个名字叫毛泽建,把她带到长沙,送进一所女子职业学校读书。从此,姑姑跟随毛泽东走上了革命道路。

毛家首个“下海”者

韶山;父亲;奶奶;毛泽东;姑姑

毛小青深情地说,伯父在毛家“泽”字辈兄弟中排行老三,她父亲毛泽连排行第九。他们“泽”字辈共有10男1女,惟一的女性是她的姑姑毛泽建。为了新中国的成立,他们那一辈人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到解放时幸存下来的只有毛泽东、毛泽连、毛泽青三兄弟了。父亲毛泽连12岁时就给伯父当通讯员,16岁时就做地下工作,一次他夜间送信,在回营地的路上,为逃避敌人追捕,匆忙中左眼被树杈扎伤了。他忍着剧痛跌跌撞撞地跑回家,为躲避敌人,不敢出去治疗,左眼严重发炎导致失明。后来炎症继续蔓延,不到20岁他就不幸地双目失明了。在血雨腥风的艰难岁月里,父亲度过了一个个失去光明的苦日子。1949年开国大典前夕,伯父得知堂弟泽连因双目失明孑然一身,很是难过,派专人把他接到北京。毛主席在百废待兴中忙里偷闲,细心地关怀着来自家乡的堂弟,并出钱送他去北京协和医院治疗。医院经过认真检查,决定为他挖去左眼球以免炎症继续伤身。她父亲毛泽连于1995年病逝在韶山,享年82岁。

1919年末至1920年初,毛泽东的父母和我爷爷相继去世,姑姑由于家庭生活极端困难,就给人家当了童养媳。

1970年,毛小青在家乡韶山报名参军入伍,终于如愿以偿地穿上了绿军装。她开始当的是通讯兵,随后由部队推荐进桂林陆军学校学习有线载波专业两年,毕业后被分配到广州军区通信总站,却仍是一名普通士兵。部队的首长和战友并不知道她的特殊家庭背景,她也从来没有流露出特殊的身份,始终坚持以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曾经有人说她“傻”,要是讲明身份,早就有可能把她提拔上去了,但是,她说她从不后悔,“一切都要靠自己,不应该在伯父这棵大树下谋取自己的好处,这是我们毛家后代恪守的原则。”1976年,毛小青转业回到长沙,被分到湖南广播设备厂,成为一名技术骨干。

姑姑毛泽建1905年10月诞生在毛家祖居地湖南韶山的东茅塘。听父亲讲,姑姑的乳名叫菊妹子,小时候面目清秀,聪明能干。见过姑姑的亲属和邻居都说我长得很像姑姑。由于姑姑生前只留下一张集体照,从中裁下来的影像模糊不清。上个世纪60年代中期,我10多岁,韶山毛泽东陈列馆为姑姑塑像、画像都拉我去做模特。这段经历使我对姑姑的身世和英雄事迹有了一定的了解。

记者见到毛小青,是在韶山冲毛泽东祖屋东茅塘的毛泽连家。毛小青的父亲毛泽连,是毛泽东排行老九的堂弟,比毛泽东小20岁。从1949年到1960年,毛泽东每年都要从自己的稿费中寄300元钱,接济毛泽连一家的生活。

图片 3

1993年,她被调至湖南省旅游局工作,出任汉城大酒店副总经理。1996年,在李讷大姐等毛家亲人的鼓励下,毛小青到北京东城区华龙街创办了北京毛小青美食城。今年54岁的毛小青是中国毛泽东诗词研究会理事、毛泽东养生饮食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也是毛家第一个“下海”的创业者。

敌人见从姑姑口里得不到任何东西,恼羞成怒,决定对她下毒手。1929年8月20日,我的姑姑毛泽建昂首走上刑场。在衡山城南门外马庙坪,姑姑慷慨就义,成为毛泽东一家为中国革命胜利英勇献身的第一位烈士。姑姑牺牲时年仅24岁。

敌人得知姑姑是毛泽东之妹,如获至宝,妄图从她身上得到我党的重要机密。姑姑在狱中一年多时间里,被敌人从耒阳押到衡阳,又从衡阳押到衡山,受尽残酷拷打和威逼利诱,但始终坚贞不屈,视死如归。她在狱中写下遗书:“我将毙命,不足为奇。在达湘个人方面是很痛快的事了。人世间的苦情已受尽,不堪再增加,现在各处均在反共,这是我早就预料到了的。革命轻易的成功,千万不要做这样的奢望。但是,人民总归要做主人,共产主义事业终究要胜利。只要革命成功了,就是万死也无恨。到那天,我们还会在九泉之下开欢庆会的。”姑姑还在狱中写下了“誓死为党”“毛泽东是大有希望的,革命一定会胜利”等血书表达自己对党的赤胆忠诚。

现在许多书刊上都说姑姑是过继给毛泽东的母亲做女儿的,但我听父亲说,姑姑没有过继给毛泽东家,可是从血缘关系上讲,我家与毛泽东家确实是没出“五服”的本家,父亲毛泽连和姑姑与毛泽东是一个曾祖父,泽字辈总计有兄弟10人。毛泽东排行老三,我称他为三伯父,父亲排行老九,女孩只有姑姑一人,所以大家都喜欢这个宝贝女孩。特别是毛泽东的母亲为人宽厚、善良,非常喜欢姑姑,把姑姑作为亲生女儿看待。当时我家很穷,爷爷身体不好,奶奶患有严重的眼病,他们领着姑姑姐弟4个小孩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因此毛泽东家时常接济我父亲家,接姑姑到他家去住。据奶奶在世时讲,毛泽东的母亲重病期间,曾嘱托毛泽东说:“你父亲四兄弟,就菊妹子一个女娃,你要把她当亲妹妹看待,要让她读点书。”

毛泽东得知我姑姑一家3口为革命捐躯后悲痛异常,他把对革命烈士怀念的情感转移到烈士的亲属身上,对我们家格外关怀。当然,这种关怀既有对亲人的爱,也有对亲人的严格要求。1949年10月,刚刚举行完开国大典,毛泽东就在中南海接见我父亲毛泽连和其他亲属。那时我家在韶山生活相当困难,奶奶年老体衰,父亲眼疾严重,基本双目失明,家里没有生活来源。同去的亲属想请毛泽东向地方政府打个招呼,给些照顾。但毛泽东亲切而严肃地对他们说:“泽连的困难我晓得。现在也不光是泽连一个人有困难,我要解决全国人民的困难,如果我只解决他一个人的困难,那我这个主席就不好当了!当然,泽连的困难我自己会尽力接济一点。”那次在北京,毛泽东出钱为我父亲治眼病,还带了一些礼物和零用钱,礼物有衣服、鞋袜和补品等。

作者简介

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得知这一消息后,派一支部队袭击了耒阳县,救出了姑姑。但这时姑姑即将临产而且身负重伤,行动非常不便,为了不拖累部队,她坚持留下,隐藏在夏塘铺一个孤老太婆家里。没多久,姑姑生下一个男孩,起名艰生,取出生艰难的意思。敌人在搜山时,听到婴儿的哭声,找上门来,姑姑和照顾她的我姑父的姐姐陈淑元以及刚出生的小艰生一起被捕。陈淑元因为没暴露身份,不久就被保释出狱,同时带出了小艰生。可是因为无奶,小艰生不几个月就夭折了。

1923年秋天,姑姑前往衡阳,考入湖南省立第三女子师范学校,并改名为毛达湘。她在这里一面学习,一面从事学生运动。在革命斗争中,姑姑结识了湖南省第三师范学校学生、湘南学联负责人之一、共产党员陈芬。在毛泽东的支持下,他们于1925年冬结婚。

1926年夏,姑姑遵照中共湘南特委的指示,离开三女师,到衡阳县从事农民运动,担任中共衡阳县委妇女运动委员。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