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17个月时间,苏东坡从戴罪之身的从八品升到正三品,跃升了12个官阶。

新旧党争

变法断断续续持续了十五年,国家的财库也日渐充盈起来,国家的兵力也渐渐强大起来。直到宋神宗去世,变法随即而止。

而在这过程中,他又因为乌台诗案,进入了人生低谷。新党借此机会要把苏轼置于死地,而朝中守旧派则是拼力为苏轼保命。最后还是退休的王安石说了句中肯的话,“安有圣世而杀才士乎?”苏轼才免其一死,贬到了黄州。

宋神宗死后,变法停止,但是新旧两党的斗争却未停歇,两党相争持续五六十年之久,到了宋徽宗期间,才渐渐翻案。

保守派执政后,苏轼又舒坦起来。但是当他看到保守派极力打压革新派后,他又义无反顾的站了出来。这下好了,两边不讨好。不得已,他又外调去了杭州,自此杭州多了一道风景,名叫“苏堤春晓”。

在主政杭州期间,苏轼颇有政绩,于是又调回了中央朝廷,但是赶巧不巧的是新党又再次雄起,这一次苏轼更惨,被贬到了惠州。

没想到这还不算最惨的,随后他又被贬到了海南岛,可谓吃尽颠沛流离之苦。

最后终于在宋徽宗即位后,天下大赦,苏轼才回到了朝廷的怀抱,死在了常州。后来被南宋开国皇帝追封为“太师”、“文忠”。

苏轼起起伏伏的一生,可以说是反映了宋朝内部斗争的惨烈。他一心为民,却处处碰壁,最后还落了个新旧两党都不讨喜的局面。好歹历史自有公论,在年过六十之后,人生得以平反,回到了中央朝廷,又做起了大官。死后更是风流千古,成为后人崇拜的偶像。

更多精彩历史,尽在愚人之娱。期待您的关注哦!

苏轼一生的起起伏伏,可以说是宋朝内部党争的起起伏伏

熙宁二年(1069年)初,苏东坡还朝任职,其时宋神宗用王安石变法。苏轼的改革思想(择吏任人、节用廉取、稳步改革等)与王安石的变法主张有很多不同观点,政见不合,自请外调,先后被派往杭州、密州、徐州、湖州等地任地方官,在这期间,他曾经惩办悍吏,灭蝗救灾,抗洪保堤,取得很好成绩。

这次他去的是杭州,兜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到了杭州,他疏通了西湖,修建了大堤,这就是后来的“苏堤”。后来,苏轼又被召回宫,又因为政见不合,被调往颍州,此后又被贬为惠阳。六十二岁时又被贬为海南岛,这已经不知道苏轼是第几次被贬了。宋徽宗即位后,苏轼状况有所改观,先后被调为廉州、舒州、永州。1101年,适逢朝廷大赦时,苏轼又回到了常州。

王安石变法大家都知道,显然这两位一个是革新派,一个是保守派。

苏轼一直为民着想,主张仁治。比如他在杭州任职期间,因杭州是水陆交通要地,得疫病的人很多,他曾自己拿出五十两黄金的积蓄,建造治病场所。选择不同,苏轼和王安石不知不觉成为“政敌”,导致仕途更艰难。

公元1065年,苏轼的结发妻子,贤内助王弗因病去世,给苏轼以沉痛打击。相隔十年后,苏东坡梦见爱妻,写下流传千古的悼亡词,”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历史上有很多大文学家、大诗人都是在人生低谷中取得的文学成就。“千古词帝”后唐国主李煜就是在国破家亡后写出的千古名句《虞美人》。同期的司马光被贬,才成就了《资治通鉴》。苏轼也一样,在被贬中,杰作频出,在杭州时,写出了“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经典名句。在密州任上时,写出了“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的千古第一悼亡词。1076年,苏轼与弟弟苏辙已经七年未见面了,一个中秋之夜,以明月千里寄相思,“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把人世间悲欢离合上升为对宇宙人生的哲学性思考。“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

“没有靠山,一个人强大需要有个强大的团队”

公元1055年,十九岁的苏轼与王弗成婚,夫妻恩爱,琴瑟和鸣,感情笃深,王弗聪明沉静,知书达理,有“唤鱼姻缘”、“幕后听言”等佳话。

他是一个全能选手,被誉为史上最全能的才子,他在诗、词、散文、书法、绘画、美食等方面无一不精。他是谁,他就是苏东坡“苏轼”。

后来又转任徐州太守2年,湖州太守3个月。然而,被贬的苏轼并没有结束厄运,相反遭来更大的、差点“灭顶”的灾难,从而开启了他人生三起三落的第一落,其原由是史上著名的“乌台诗案”。

再后来司马光当政,苏轼和司马光关系也不好,也没得到重用,没有支持他的大人物。

苏轼和苏澈成年后在苏洵的带领下来到汴京参加科举考试并并考中进士,当然并没有像传说中那样考中榜眼,这一点在《宋史》中是有记载的。因为苏轼才华横溢又受到欧阳修等名人的赏识,很快就声名鹊起。本来宋英宗打算对苏轼委以重任,但是名臣韩琦觉得还是要先好好培养他一下,让他增长从政经验和积累政治威望后对他重用,这样别人才能信服于他。于是苏轼在朝廷依旧还是一个小京官。

永利会 1

为此,王安石曾慨叹:不知道从此几百年后才会再出苏轼这样的人才。

在变法前期,苏轼高中进士,加上文采一流,颇得欧阳修等朝中大臣赏识,也算是风光了一把。但是好景不长,他父亲苏洵死后,他回家守孝了三年,等回到朝廷,一切都变了。

回答:

永利会 2

说到他的仕途,不得不说另外两位大家了,

王安石变法

王安石变法的终极目的就是为了富国强兵,从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进行社会革新。很像秦国时期的商鞅变法,移风易俗,彻底改变旧有的习惯和毛病。

改革往往会触及到既得利益者的利益,比如变法中要求唯才是用,亲贤人远小人;再比如清丈全国土地,以取税收;这波操作就跟既得利益者冲突了,因为既得利益团体手中私藏了大批土地,放到今天就是偷税漏税。

于是朝廷中产生了以欧阳修为首的保守派,以王安石为首的革新派。朝中顿时血雨腥风,两党争的你死我活。

王安石变法确实能够富国强兵,但是也有其弊端,时间久了就会导致国富民贫,这是苏轼不愿看到的景象。

苏轼作为保守派,于是他上书陈述新法的不合理之处,这就得罪了宰相王安石,于是他顺理成章的领导了盒饭,他自请出京,去了杭州。

苏轼出生在寒门官僚地主家庭,幼年承受家教甚严,深受父苏洵与母程氏熏陶,既长,师从父亲好友王方处读书,学通经史。恩师慧眼识人,将爱女王弗许配苏轼。

当年北宋王安石改革中,苏东坡是什么角色?。纵观苏轼的一生,全能型的天才,尽管仕途坎坷,却在文学史创造了古今罕见的成绩。他敢于谏言,坚持真理,为民奉献,聚集了所有读书人的优秀品质,千百年来受到世人的爱戴。

王安石在的时候吧跟王安石做对,说新法不好偏向保守派;

众所周知,苏轼,唐宋八大家之一,文采一流,于文学上而言,可谓相当风光了。但是在政治上却是颇为不得志,这是为何呢?这还得从王安石变法说起。

宋高宗即位,追赠苏轼为太师,谥号文忠。

永利会 3

但并不影响双方之间惺惺相惜。多年后,王安石的宰相之职被免,告老还乡。

永利会 4

从两句诗能看出王安石和坡仙在政才方面的差距。坡仙说,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介甫公说,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这种气度,古今罕有。

宋神宗去世后,哲宗继位。一朝天子一朝臣,当年反对变法的官员,包括苏轼在内又重新被启用。苏轼升为翰林大学士,这是他一生中最高的职位。当朝宰相是保守派的司马光,按理来说,苏轼应该是春风得意的时候,跟着司马光平步青云。可是苏轼,偏不。因为免役法和差役法的事,他竟然公开批评司马光,敢喷当朝宰相,当然没有好果子吃。苏轼又被贬出京,这是苏轼第三次被贬。

与当时旧党、新党均政见不同,无数次被贬至杭州、密州、徐州、

官当不了,就当个诗人。

谢谢邀请!王安石变法是宋神宗时期,本来想改变北宋建国以来积贫积弱的局面,可惜失败,这次变法是从宋神宗熙宁二年至元丰八年,也叫熙丰变法。

永利会 5

然而,尽管如此全能,却在仕途上颇不得志,因“满肚子装着不合时宜”,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问题:当年北宋王安石改革中,苏东坡是什么角色?

永利会 6

而苏轼为司马光撰写墓志铭也是表达尊敬怀念的感情,在他写的3000字《司马温公行状》中,

苏轼做官不得志,不得不提王安石。

王安石激进,执拗,邋遢,但没办法,他确实是个救世之才,这种人在中国历史上屈指可数,汉朝的周亚夫,唐朝的杨炎,明朝的张居正都在此列。王安石拥有崇高的道德力量,这令他能获得神宗皇帝的信任,力排众议,推行新法,国库充实,在西北打了几个胜仗。遗憾的是,旧党得势后几乎将新法全部废除,改革成果付诸东流。

苏轼是文学史上最伟大的“词圣”,是豪放派的代表人物,与辛弃疾并称“苏辛”。苏轼的散文被认为是北宋古文运动的最高成就,与欧阳修并称“殴苏”。苏轼还擅长书法与黄庭坚并称为“苏黄”,他所作的《黄州寒食帖》被誉为天下三大行书。他的绘画与文与可并称为“文苏”。这还没完呢,此外,他在美食、中医、修心、自然辟谷方面都有很高的造诣。后世人称他为北宋中期文坛领袖,唐宋八大家之一,是实至名归!

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永利会,总之,在反反复复的政治斗争中,苏轼长期被贬谪,甚至差点因“乌台诗案”而丧命。

王安石在朝中主持变革,使得北宋一度中兴,但是由于以司马光等为首的守旧势力的反对,最终在神总和王安石去位后,这些变法措施被一一废除,北宋开始走向衰落。

看到这些天才般的全才,大家是不是很震惊。可惜,这样有才华的人物,偏偏在仕途上很不顺利。苏轼走的是学而优则仕的路线,在科举考试中,获得了殿试的第二名,这是一个相当了不起的成绩。年仅23岁的苏轼,震惊了当时的主考官——文坛领袖欧阳修。虽然苏轼的为官之路有一个极好的开端,哪想到随后路是那样的坎坷。

却又与现任宰相司马光结下了梁子,再次演绎了与宰相“交锋”被贬的悲剧。

苏轼不得志“因为生不逢时,生不逢世。”

这个问题问得好。

永利会 7

在杭州,苏轼待了2年零9个月。熙宁七年(1074年)到密州任太守,当时38岁。

苏轼是学霸,在仁宗和英宗朝很是耀眼,但是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英宗皇帝在位时间不长,即位的神宗皇帝喜欢变法。

苏轼(1037年一1101年),字子瞻,号”东坡居士”,世人称为苏东坡。祖籍河北栾城,诞生于四川眉州。北宋著名文学家,居唐宋八大家(韩愈、柳宗元、苏洵、苏轼、苏辙、王安石、曾巩、欧阳修)之一,也是著名书法家(宋四家苏轼、黄庭坚、米芾、蔡京<蔡襄>)之一,又是豪放派词人,画家,美食家。

苏轼刚参加工作不久,宋神宗和王安石推行“熙宁变法”。当时朝廷分为两派,一派是以王安石为代表的改革派,另一派是以司马光为代表的保守派。苏轼从不随波逐流,任凭风云变幻,始终坚持心中自我的信念。这两个派别他都不参加,导致这两个派别都不待见他。苏轼由于在基层任职过,知道“青苗法”有损百姓利益,他上书宋神宗劝之不要操之过急。此举,惹怒了宋神宗。苏轼见到在京城干不下去了,主动申请离京,被授为杭州通判。这是苏轼第一次被贬。

司马光上任后数月间尽废新法,罢黜新党,苏轼却认为新法也有可取之处,

两人因政不同道不合,有时闹得很激烈,苏轼被打压,多次被贬出京城。处在同一时期,苏轼一直反对王安石全面变法,强调“渐变”。

绍圣元年,高太后崩,压抑的哲宗亲政,新党得势,贬斥元祐旧臣,苏轼又成为这些新贵们打击的对象,被一贬英州,二贬惠州,三贬儋州。在惠州西湖上,修建了两桥一堤,利民便民的民生工程,得到人民拥戴。在海南儋州,开馆授课,门生中举。还整理编撰了医书《苏沈良方》。众多门生中出名的前苏门四学士黄庭坚、秦观、晁补之、张耒。后苏门四学士李格非,廖正一、李禧、董荣。还有陈师道、李廌等人。

这次到黄州,可谓是连降三级,跌到了人生的谷底。苏轼天生是个乐观派,这期间他发明了“东坡肉”并流传至今。这个时期又有一部不朽的作品横空出世《念奴娇
赤壁怀古》,相信这首诗,大家都会背吧。“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这是豪放派诗词的巅峰之作。

一道东坡红烧肉,让人记住了这位吃货中的大文豪。

苏东坡:一肚子不合时宜。

苏东坡中国历史上最为著名的文学家,书法家,画家,他在艺术上的造诣可以称得上是“十项全能”。他会写诗,能填词,精音律,工文章,通于佛,晓于道,贯于儒。可是这样一位不世大才,却一生都不得志,期间原因究竟是什么?古往今来,不少的文人学者都加以探讨,结果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其中最令我信服的大概就是朝云的那一句:学士一肚子不合时宜。

明人曹臣所编《舌华录》载,苏轼一日饭后散步,拍着肚皮,问左右侍婢:“你们说说看,此中所装何物?”一婢女应声道:“都是文章。”苏轼不以为然。另一婢女答道:“满腹智慧。”苏轼也以为不够恰当。爱妾朝云回答说:“学士一肚皮不合时宜。”苏轼捧腹大笑。

这段记载虽然有些诙谐,但是却一针见血地点出了苏东坡为什么一生空负大才而不得志!

说他不合时宜就得从北宋中期的王安石变法说起。北宋中期,北宋王朝的积贫积弱,冗官冗兵冗费等弊端日益显现为了中兴大宋,血气方刚雄心勃勃的宋神宗任用当时著名的政治家文学家王安石进行变法,力图改变北宋积贫积弱的局面。

王安石的确不负皇帝的重托,他一上台就开始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这样大刀阔斧的改革那还了得,刚刚开始就引起了那些大地主大官僚的恐惧。也许是皇帝求成心太切,也许是王安石操之太急,不知怎的引起了苏东坡的注意,于是他就唱出王安石说不要“求治太急,听言太广,进人太锐”。可王安石认为苏东坡这是文人之见,并不以为意!于是苏东坡又在开封府进士考试时,出试题影射王安石怂恿神宗赵顼独断专任,败坏国事,结果触怒王安石,被贬出京,之后又多次与皇帝和王安石的变法唱反调。结果可想而知,那是一贬再贬,只有更远,没有最远。

好不容易等到宋神宗去世了,苏东坡被召回了京城,这次该好好当官,跟着反对新法的旧党走了吧?可是,他偏偏不合时宜!当司马光要废除王安石新法时,苏东坡又上书说:法相因则事易成,事有渐则民不惊”,新法与旧法各有利弊,且推行多年,即使要废除新法,也需循序渐进,不可骤然废之。这番话一出口,刚刚得势的旧党保守派对苏东坡便十分不快!于是苏轼又开始不断遭到“保守派”的攻击陷害。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出为什么苏东坡一生郁郁不得志,就是因为他一肚皮不合时宜,当变法的新党得势的时候,他嫌变法太急,于是上书反对得罪了新党。当旧党掌权的时候要废除新法,他又说新法也有好的法,不能一概而论全部废除。

统治着要实行新政的时候他偏偏守旧复古,统治者要守旧,复古的时候他偏偏提倡新法,于是他便为新旧统治者同时不容,如此得罪统治者的人又怎么能够得志呢?

在中国历史上有特别多有才的人,而且因为那个时候的时局动荡,他们选择发挥自己的作用。但有些人得到了贵人的指点,有些人他们可能奋斗一生,都不能得到朝廷的重用。所以后来他们索性放弃了,成为了一个潇洒的居士。对于苏东坡来说,他就是这样的人,其实后世有很多人对他还是相当了解的。那个时候有些人第一次听到他写的作品,觉得真的是太遗憾了。这样的一个有才华的人,居然在那个时期没有得到其他人的重用。要是有机会让他在朝廷施展抱负的话,那他一定会把宋朝推向另一个顶峰。苏轼虽然早就已经去世了,但是他留给我们不仅仅是他的诗词,更是他的心目中的喜悦。他从纠结矛盾,想要自杀,到最后的潇洒快乐,也是让很多人觉得难得的。他的作品是永垂不朽的,是人民历史上的文化瑰宝。

如果你读过苏轼的诗词,可能会觉得年轻的时候苏轼,和后来的苏东坡截然不同。他们做事的风格和思想发生了天覆地的变化,后来才发现因为他的经历,让他前半生是苏轼和后半生将自己改成了苏东坡,也算是开启了新的人生。他可以在别人的目光下潇洒的度过一生,成为一个快乐的人。20岁的他参加了科举考试,当时的主考官都是欧阳修,参加考试的还有很多比较有名的人。他的弟弟也在里面,还有程颐,曾巩。而当年本应该是苏轼第一,却没有想到阴差阳错,主考官以为是他徒弟写的文章,后来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大错。就马上找到了苏轼,告诉他把以前的文章拿过来,欣赏一下。这之后,他变成了一个全天下人的知道的才子。后来担任了杭州的通判。那个时候虽然在杭州,但生活并不好。

现在大家可能觉得这个地方景色特别美丽,环境比较好。但是那个时候,当代的居民想要饮水,都是困难的事情。所以他就亲自带人去西湖考察,看看到底是怎样一回事。后来他把当时的堵塞给疏通害了,就这样当时的饮水问题得到了根本的缓解。所有的百姓都特别喜欢他,没有想到自己迎来了这样一个通判。他在自己的工作顺利结束之后,还为百姓谋取意义。所以他就觉得特别的开心,忙完之后再闲来无事走在西湖旁,品着小茶,喝着小酒,心情不错,创作欲爆棚。所以他就随意写下了一首,饮湖上初晴后雨,可没想到就是随意写的一首诗,在后世居然有那么高的传唱度。可能他本身也能想象到吧,而这也从侧面证明了他是多么的有才。

本来一切顺利,后来他还从徐州调到了湖州。可是谁都没有想到,就是这一次,让他的生命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在湖州仅仅当了两个月的官,就被关进了大牢,而且受尽了屈辱。当时的拷问者,真的是对他连夜提审,甚至用了很多的酷刑。当时他就觉得自己会死在牢狱之中,所以就写了两首绝命诗。

与此同时,无论是他的亲人还是好友,都在帮他求情。比如说那个时候,他的弟弟在知道自己的兄长入狱的时候,就上奏皇上,说想要自己替兄长受刑。而那个时候已经退休了的大臣张方平,觉得特别的可惜。这样有才的人却入狱了,所以就写了一个奏折,让他的儿子送到了京城,甚至是快马加鞭前去营救。还有那个时候的好朋友,王石也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所以在被关了130多天之后,终于在众人的合力帮助下,他成功出狱了。经历了这场大起大落之后,他决定离开现在的地方,搬到了黄州。而这个地方是苏东坡生命的开始,他褪去了文人的长袍,穿上了穷人或是农人才会穿的短褂。就在这里筑水坝,养养鱼,然后向以前的老农民请教到底怎样耕地,还喂喂牲口。后来他还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就叫东坡居士。

虽然他不在朝廷当中任职,但是那个时候还是有很多人来找他。很多的文人墨客,听到他在这里隐居的时候,都前来向他讨教,甚至带了很多的礼品。那个时候,他觉得这样的生活才算惬意,当初在朝廷当中,因为其他的人羡慕和嫉妒,引来了不少的祸事。现如今他可以潇洒自在的研究自己的温泉,然后在杭州过去的神仙一般的日子。

结果一年之后,他的心情变得异常的开心。很多人说从劳动当中能够感受到最真实的快乐,他就是这样。有一天他和朋友出去游玩,但是没有想到突然下起了暴雨。所有人都在找地方避雨的人,他一个人就在瓢泼大雨当中淡定的前行,后来就写下了一首诗,叫做定风波。而且那个时候因为他修身养性,所以在黄州的时候,特别喜欢佛教。那个时候的佛教真的是相当厉害,可以说世间万物,所有的事情对他来说都没有吸引力。

后来他自己评价说,本来前半生想要在这世间留下一些文化瑰宝。却没有想到无论怎样做,在一切都结束的时候,都发现什么痕迹都留不下来。他努力学习哲学,努力学习关于工作当中的事情。他学习在为人处事中怎样做,想要做到超凡脱俗。而且在做朝廷做官的时候,也学着对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

后来成为苏东坡之后,他就开始学习生命的真谛,知道怎样才是清欢。他学习怎样生活,怎样才能让生活变得更加的美好,更加的有趣?在最后他感受到了艺术的光芒,超凡脱俗,达到了很多人从来都没有的境界。其实对于苏轼来说,可能前期不得志,算是对他人生当中的一种历练了。当时的他经历了无数的艰难苦楚,也是看开了,也是觉得释然了。所以后期,他就成为了很多人特别羡慕的苏东坡

苏轼进入官场以来就和王安石不和,他对王安石的新政持反对的意见,而他当时在文坛上的名气又很大,所以他在当时的影响力其实是很大的,这样就间接阻挠了变法的实施,于是王安石一派的人,就将苏轼所写的诗收集起来,用来攻击他,皇帝听后,十分的不满意,甚至想要杀了他,但许多人都为他求情,于是他被贬黄州,这也是苏轼的第一次被贬。但过了十多年后,他又重新被调回了杭州,但还是好景不长,他又开始了他的第二次被贬之旅。

苏轼第二次被贬是被贬在惠州,他又是因为政见不和,被人抓住了把柄,这一次苏轼被贬的相当无辜,只是因为他曾经拟的文档中,有讥讽宋神宗之语,于是他就又被贬了,其实那时候的苏轼就是一个政治的牺牲品。

苏轼在文学上的成就很高,但他却在官场屡屡都不得志,这和他自身有关系,也和当时的社会有着极大的关系。

苏轼

苏轼(1037~1101年),字子瞻,又字和仲,号“东坡居士”,眉州眉山(即今四川眉州)人,是宋代(北宋)著名的文学家、书画家。他与他的父亲苏洵、弟弟苏辙皆以文学名世,世称“三苏”;与汉末“三曹父子”(曹操、曹丕、曹植)齐名。
且苏轼与唐代的韩愈、柳宗元和宋代的欧阳修、苏洵、苏辙、王安石、曾巩合称“唐宋八大家”。并与黄庭坚、米芾、蔡襄被称为最能代表宋代书法成就的书法家,合称为”宋四家”。他的父亲苏洵,即是《三字经》里提到的“二十七,始发愤”的“苏老泉”。

苏洵发愤虽晚,但用功甚勤。苏轼晚年曾回忆幼年随父读书的状况,感觉自己深受其父影响。当然,假若没有苏洵的发奋读书,也就不可能使苏轼幼年承受好的家教,更不能年未及冠即“学通经史,属文日数千言”,也就更不可能有日后的文学大家。嘉佑元年(1056年),虚岁二十一的苏轼首次出川赴京,参加朝廷的科举考试。在翌年,他参加了礼部的考试,以一篇《刑赏忠厚之至论》获得主考官欧阳修的赏识,高中进士。嘉佑六年,苏轼应中制科考试,即通常所谓“三年京察”,入第三等,授大理评事、签书凤翔府判官。后逢其父于汴京病故,丁忧扶丧归里。熙宁二年(1069)服满还朝,仍授本职。苏轼几年不在京城,朝里已发生了天大的变化。神宗即位后,任用王安石支持变法。苏轼的许多师友,包括当初赏识他的恩师欧阳修在内,因在新法的施行上与新任当国王安石意见不合,被迫离京。朝野旧雨凋零,苏轼眼中所见的,已不是他二十岁时所见的“平和世界”。苏轼因在返京的途中见到新法对普通老百姓的损害,故很不同意宰相王安石的做法,认为新法不能便民,便上书反对。这样做的一个结果,便是像他的那些被迫离京的师友一样,不容于朝廷。于是苏轼自求外放,调任杭州通判。苏轼在杭州呆了三年,任满后,被调往密州、徐州、湖州等地,任知州。

这样持续了有大概十年,苏轼遇到了生平第一祸事。当时有人故意把他的诗句扭曲,大做文章。元丰二年(1079年),苏轼到任湖州还不到三个月,就因为作诗讽刺新法,“文字毁谤君相”的罪名,被捕下狱,史称“乌台诗案”。苏轼坐牢103天,几濒临被砍头的境地。幸亏北宋在太祖赵匡胤年间即定下不杀大臣的国策,苏轼才算躲过一劫。出狱以后,苏轼被降职为黄州团练副使(相当于现代民间的自卫队副队长)。这个职位相当低微,而此时苏轼经此一狱已变得心灰意懒,于公余便带领家人开垦荒地,种田帮补生计。“东坡居士”的别号便是他在这时为自己起的。宋神宗元丰七年,苏轼离开黄州,奉诏赴汝州就任。由于长途跋涉,旅途劳顿,苏轼的幼儿不幸夭折。汝州路途遥远,且路费已尽,再加上丧子之痛,苏轼便上书朝廷,请求暂时不去汝州,先到常州居住,后被批准。当他准备南返常州时,神宗驾崩。哲宗即位,高太后听政,新党势力倒台,司马光重新被启用为相。苏轼于是年以礼部郎中被召还朝。在朝半月,升起居舍人,三个月后,升中书舍人,不就又升翰林学士。

俗语:“京官不好当。”当苏轼看到新兴势力拼命压制王安石集团的人物及尽废新法后,认为其与所谓“王党”不过一丘之貉,再次向皇帝提出谏议。苏轼至此是既不能容于新党,又不能见谅于旧党,因而再度自求外调。他以龙图阁学士的身分,再次到阔别了十六年的杭州当太守。苏轼在杭州修了一项重大的水利建设,疏浚西湖,用挖出的泥在西湖旁边筑了一道堤坝,也就是著名的“苏堤”。苏轼在杭州过得很惬意,自比唐代的白居易。但元佑六年,他又被召回朝。但不久又因为政见不合,被外放颖州。
元佑八年(1093年)新党再度执政,他以“讥刺先朝”罪名,贬为惠州安置、再贬为儋州(今海南省儋县)别驾、昌化军安置。徽宗即位,调廉州安置、舒州团练副使、永州安置。元符三年(1101年)大赦,复任朝奉郎,北归途中,卒于常州,谥号文忠。享年六十六岁。

元祐四年,苏轼遭贬谪出知杭州,在杭州曾减赋赈荒,掘湖修堤,建立三塔(三潭映月),筑有一堤六桥的苏公堤,成为西湖风景。后又被派知颍州、扬州、定州。被贬颍州(安徽阜阳)时,对颍州西湖浚湖筑堤,赢得民众欢喜。

永利会 8

他先任登州太守,到任5天就被召回京城,官至翰林学士知制诰。

问:苏轼一生不得志,究竟是什么原因?

谢邀。从古代宗法礼仪上来讲,苏轼算是王安石的弟子,但是苏轼这个弟子却不是什么得意门生,性格桀骜不驯,恃才傲物,但对于国事民事却又是一窍不通,所以变法一开始,因为苏轼对变法的某些政策颇有微词,所以王安石就找了个机会把苏轼发配到外地去了。

永利会 9

因在新法的施行上与新任宰相王安石政见不合,

前奏

由于西有西夏,北有契丹,宋朝建国初始,就陷入了战争之中。这无疑加深了宋朝本身的内部矛盾,除了每年给契丹送去岁钱,还得管一大家子的吃喝,所以宋廷可谓是财库亏空,惨不忍睹。

另外朝廷内部,贪官横行,百姓就遭了殃了。

有鉴于此,王安石才进行了一场深层次的变法运动。

这时的苏轼还朝了,又开始对主政的司马光废除新政的举措不满意,因此不受朝廷的待见,不得不抑郁终生。

谁也无法否认,苏轼是个全才,但是官场却是个智慧的矮子。1079年,他被调到知州后,给宋神宗写了一封《湖州谢表》,里面直言利弊,言辞犀利,后来被改革派的新党所利用,渲染成是对皇帝不忠。这要是放到明朝时,早就被株连九族,幸亏赵匡胤定下了宋朝不杀士大夫的国策,苏轼才躲过一劫。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苏轼被下狱103天,这就是著名的“乌台诗案”。宋朝文人之间的斗争,大多是斗而不破,只是政见不同,没有个人恩怨。苏轼被王安石从轻发落,贬为黄州。这是苏轼第二次被贬。

政见上趋于保守的苏轼便一直反对王安石的新法,因而被迫离京。

忠于皇帝却被贬谪,一心爱民却遭谗言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熙宁四年(1071年),苏轼以龙图阁学士的身份,再次到阔别了16年的杭州当通判。苏轼在杭州修了一项重大的水利建设,疏浚西湖,用挖出的泥在西湖旁边筑了一道堤坝,也就是著名的“苏堤”。

所以现在我们都能读到苏轼千古诗词,也能从中感受“人生不如意,壮士难酬”的心情。

回答:

这一年,年仅10岁的哲宗继位,次年改元“元祐”,英宗皇后也就是皇太后摄政,

建中靖国元年(1101年)七月二十八日,在江苏常州逝世,享年六十五岁,葬汝州郏县。

元丰八年(1085年)四月宋神宗驾崩,苏轼东山再起。

这个在历史上己有定论,在历史每前进一步都会面临巨大的阻力。那朝那代都想富国强兵,这很正常。但不正常的是想法和现实总会有冲突。牵扯到一部份人的即得利益,侵犯到谁谁都很难摆正局部利益和整体利益的关系,尽管他们也希望自己的祖国强大。这也就决定了他们的立场和态度,他们希望在不触犯即得利益的情况下来支持改革,但这会使改革变成一纸空文。这在选人用人方面显得尤为突出,路线决定之后,也就决定了人和利益的再分配,历史己经证明改革也是在斗争中前进的,这没有办法,过去是现在也是。将来也会是。利益决定立场,立场决定态度。受不受待见也就不奇怪了。这和你是否是名人和才学无关。

其实,苏轼何止是吃货,简直是百科全书式的人物,是中国历史上杰出的文学家、艺术家,

后来保守派的司马光上台后苏轼又回到朝廷,可是大概是发现了新法也有许多可取之处,因此反对司马光尽废新法恢复旧法的做法,并和司马光争论差役法和免役法各自的利弊,不同意突然就废除免役法。苏轼的种种做法又让他开罪于保守派,于是有申请到地方任职远离是非之地。此后苏轼又多次受到政治迫害被贬到惠州和儋州等当时的偏远之地。因此才会以“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来自嘲。

元祐四年(1089年)七月至次年二月,出任杭州太守1年零7个月。这便是苏轼三起三落中的第二落。至于三起三落中的第三起、第三落,与两任宰相无关,在此不做赘述。

元丰二年,苏轼在湖州知州任上,上书《湖州谢上表》,本是例行公事,却被御史中丞李定等人,寻章摘句恶意陷害,牵强附会恶毒攻击,并把歪曲的材料,罗织的罪状,上报神宗,说是”攻击诽谤皇上重用新人,妄议朝廷变法新政”。神宗看到公文,非常气愤,正想抓个典型,于是苏轼被从湖州抓回御史台审问,也即历史上著名的”乌台诗案”,还牵连出不少人。多亏有宋仁宗的曹皇后在弥留之际,对宋神宗说了句“只要放过一个苏轼就够了”,才得到宽大处理。从轻发落,贬为黄州(黄冈)团练副使,且受当地官吏监视。当时,王安石已罢相。谪居时写下《赤壁赋》,《后赤壁赋》,《念奴娇赤壁怀古》。

看懂了吧,咱们的东坡居士真的是个老文青,一股子执拗脾气,

所以苏轼在王安石变法运动中是左右不是,被变法派和保守派先后排挤和迫害,政治上一直不得志。不过也许正是政治上的不得志才让苏轼更加醉心于文学,让他在文学上取得了更大的成就。也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更加豪放不羁的苏东坡。这大概就是古人所说的“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吧?

尽废王安石变法,史称“元祐更化”,并任用司马光为宰相,也使苏东坡青云直上。

回答:

然而这时候,正扶摇直上主人公,我们的苏大才子,

谢邀。对于王安石的改革,苏轼基本上是持反对意见的。但在后来,当保守派上台,要全面否定变法时,他又同保守派的代表人物司马光激烈争论,认为有些变法是正确的,应予保留。在之前,他受到改革派的打压,这之后,他又受到保守派的排挤,终生仕途坎坷。

比如他自己的——《自题金山画像》

苏轼字子瞻、号东坡居士,出生在四川眉州眉山的一个富裕家庭。他的父亲苏洵为了给子女做表率同时也为了更好的教育子女在27岁开始发奋读书,加上苏轼母亲程氏也是非常有文化而且还有许多独到见解的大家闺秀,也经常教导苏轼等子女读书。在这种浓厚的书香之风熏陶下苏氏一门出了合称“三苏”的苏洵、苏轼和苏澈三位位列唐宋八大家的大文豪,三苏中又以苏轼的文学成就为最高。

等司马光上台了吧,又怀念新法的好,偏向革新派……这是个可爱的紧~~~

后来苏洵死后苏轼就回去守孝了,等到他回归朝廷的时候主张变法的王安石已经执政了推行新法。苏轼当时的态度是反对王安石进行变法的,他片面的列举了变法用人不当和操之过急带来的种种危害却没有看到变法的好处并对不足之处提出改进意见,只是一位的反对变法因此得罪了王安石。

其在文艺各领域才学、成就之全面、精湛,放眼全世界亦罕见。

元丰八年,神宗病逝,哲宗年幼,高太后临朝,次年改元祐元年。起用旧党保守派司马光执政,苏轼被调回京城,任中书舍人、翰林学士、知制诰等职。他不同意旧党全部废除新法,与旧党发生分歧,引起旧党疑忌。

此时的苏轼并没有落井下石,反而去拜访了这位曾经让他遭受磨难的“冤家对头”。

回答:

湖州、黄州、惠州、琼州、常州等地,最后终老于江南常州……

回答:

充满了对这位年长自己10多岁的师长之褒奖。末尾写道:

北宋神宗时期的王安石变法,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件大事。其目的,是为了富国强兵。但因为变法直接触及了地主官僚贵族的利益,所以,在朝庭上遭到了很多官员甚至皇太后的反对。但王安石禀着“三不足”的精神,在神宗的支持下,坚持实行改革数年(1609一1076),对巩固宋王朝的统治,增加国家的收入,起了很大的作用。尽管由于后来神宗的动摇,大臣的反对,变法被迫终止,甚至被全盘推翻,但这次变法意义重大,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于是,司马光对苏轼产生了不满。不得志的苏东坡又主动请辞外放。

王安石变法有“青苗法、募役法、方田均税法、农田水利法”等,由于急功近利、操之过急、用人不当而失败。王安石当时用的是吕惠卿、章曾布、蔡京、李定,等。这些人在当时被称为小人,特别是蔡京在宋仁宗时出现一个高衙内。保守反对派,司马光那边人才济济,有文彦博、欧阳修、范缜、苏轼、等,我在这里介绍一下苏轼。

“轼从公游二十年,知公平生为详,故录其大者为行状。”

回答:

那咱们的苏大才子,怎么一下子把两位都得罪了呢?

嘉祐四年(1059年),苏轼守丧期满再度赴京,嘉祐六年,应中制科考试(京察)入第三等,授大理评事,签书凤翔府判官,四年任满时,其父苏洵于汴京病故,扶柩还乡,归里守孝三年之后再次赴京。

表达了自己对司马光最了解。这不但直抒苏轼对司马光的敬意,同时也显示了苏轼光明磊落的品格。

在王安石变法运动中,苏轼扮演的是变法的反对者角色,因此受到变法派的政治迫害。而在保守派当政的时候,又反对尽废王安石制定的新法,为保守派所不容,又受到保守派的排挤迫害。所以苏轼在政治上是两派势力都得罪了个遍,一直不得志甚至差点连命都丢了。但是在文学上却取的了巨大成就,成为唐宋八大家之一,是历史上的一大文豪。下面我们来看苏轼的一生经历。
永利会 10
东坡居士苏轼

不过,文人终究是文人,尽管苏轼与王安石、司马光之间政见不和,

苏轼虽然反对王安石变法,但他是个很正直的人,为官清廉,政绩斐然。无论被贬谪到哪里(最远的是海南岛),他都尽力为民办事,赢得了民众的肯定和赞扬。另外,王安石和苏轼都是北宋时期的大文学家。苏轼的成就更高一些。他在诗,词,散文和书法上,都有极高的造诣。

苏轼则投桃报李:认为世上真正有才华的人是王安石。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苏东坡做官四十年,一生经历宋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徽宗五位皇上,三次太后听证。不合时宜的苏东坡成为宦海沉浮三起三落的浪里舟,饱尝仕途错综复杂的权利斗争,在政治上跌宕起伏,充满坎坷和悲剧。却在文学、艺术、水利、烹饪、养生等领域取得巨大成就和极高建树。

(PS,是不是想起了司马缸砸光,额,司马光砸缸~~

回答:

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名人,一位叫王安石,一位叫司马光。

这种情况下苏轼不得不申请到地方任职,在地方的时候政绩还是非常不错的,可是苏轼还是经常发表诗文反对变法。终于在担任湖州知州上表谢恩的时候发牢骚被变法派抓住机会控告他多次对朝廷和宋神宗进行诽谤,最后被下罪入狱差点被杀,这就是是历史上著名的文字狱冤案“乌台诗案”。幸好在归隐的王安石以及曹太后等人的求情下,加上宋神宗也并不是真想杀了苏轼,那些假借变法之名的人想把他置于死地的图谋才没有得逞。苏轼虽大难不死,却被贬为相当于地方保安团副团长的黄州团练副使,而且是一个没有什么权力的虚职。

>

苏轼上书宋神宗:陛下要维系人心,敦厚风俗,保存法纪。正象树有根、灯有油、鱼有水、农有田、商有财,国家才能兴旺发达。国家存亡的原因,在于道德的深浅,不在于强与弱;朝代长短在于风俗的厚薄,不在于富裕和贫穷。

不料,这一拜访搭起了彼此重新认识之桥。

苏东坡是中国历史上难得一见的文豪,诗词书画各个领域都可以挤进中国历史人物的前十。但是坡仙不是帅才,镇守一方,做个地方官可以有声有色,在中央干得不怎么出彩。他部分赞同王安石的新学,认为王安石改革虽然激进,但有可取之处。结果在新党和旧党中间里外不是人,一生颠沛流离。

王安石和苏轼都是少年得志,均年轻时考中进士,两人同在朝廷任职,两人的争端始于不同的政见。

嘉祐元年,父子三人出川赴京应举,次年与弟苏辙中同榜进士,苏东坡高居弟二名,深受主考欧阳修赏识,后因母丧回蜀。

尽管,苏轼用道德来衡量王安石的变法,王安石的变法也不是苏轼几句话被废除,熙丰变法最后失败,也是北宋的命运所系,不是人为所能够憾动的。

元符三年(1100年),宋徽宗即位,向太后垂帘听政,他才遇赦北归。

我今年夏天,还有幸去四川乐山附近的眉山东坡楼游玩,嘻嘻。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