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艺术家多有怪癖,中外皆然,国画大师张大千亦落此窠臼。张大千除了爱好饮酒,还有一个特别的嗜好,就是嗜冰如命。

图片 1

图片 2张大千
张大千是我国著名画家、书法家,有“南张北齐”之说。张大千集文人画、作家画、宫廷画和民间艺术为一体,山水、花鸟等画作无一不精,艺术上的成就不言而喻。那么在生活中,张大千是怎样的人呢?
张大千爱吃冰险送命
1946年,张大千在上海举办个人画展,一张立轴出价500万元,竟有求购之人,打破了当时国内画价纪录。当时正值吃蟹赏菊的季节,张大千心情大畅,宴请宾客,狂食螃蟹,一餐吃掉10余只。毕了,又来四杯冰淇淋。至夜间,腹痛如绞,转侧呻吟,面无人色,几至送命!急忙延请医生诊治,确定为食蟹中毒。原来蟹肉性寒,冰淇淋又是凉性食物,以寒招凉,自然一发不可收拾。
寒冬时节,沪上冷气逼人,张大千依然每日不离冰。友朋笑称:饮冰子其有内热欤?张大千笑答:蜀中无此美味,机会不可错过。他认为上海的冰最干净卫生,所以每顿餐后必嚼冰,或食冰淇淋,无冰不乐,大有一日不可无此君之慨,真奇嗜也!
张大千与李秋君的爱情故事 一跪佳人 只为惺惺知己情
张大千20岁时,因青梅竹马的未婚妻过世,他到宁波天童寺出家,3个月后还俗到了上海。张大千拼搏于上海画界时,仿石涛的画连行家都无法鉴别真伪。
那时,宁波富商李茂昌也是被他“骗”过的富贾之一。当李茂昌把花了50块大洋买回的“真迹”给女儿李秋君看时,她笑着说:“画是假的,但作画之人天分极高,将来成就之大,将是划时代的。”
此后,李茂昌在上海画界寻起这位高人。二人终于见面后,听罢对方叙述,张大千哈哈大笑。二人之后成了好朋友。
李茂昌有意让张大千跟女儿相识,李茂昌女儿李秋君毕业于上海务本女中,从小精通琴棋书画,姿容雅丽,性格温婉,是远近闻名的才女。一日,张大千应李茂昌之约到宁波来散心,客厅中,他被一巨幅《荷花图》所吸引,一枝残荷,一根秃茎,一汪淤泥,飘逸脱俗。张大千叹道:“画界果真是天外有天啊。看此画,技法气势是一男子,但字体瑰丽,意境脱俗又有女风,实在让我弄不明白。”
李茂昌笑道:“看来你十分青睐此画了,可想见见画主?”张大千说:“我是想拜师还来不及呢,只是不知道这位鸥湘堂主是否还在世上。”李茂昌笑着说,画主晚上就能见到。
晚宴开始了,客厅的门被“砰”地一声撞开,只见夕阳的余晖中站着一位清丽绝伦的年轻女子。她的发髻松散,脸上带着奔跑后的红晕。李茂昌笑道:“秋儿,这就是你一直崇拜无比的张大千。”说完,他向张大千说:“大千弟,见过师傅吧。”
几秒钟过后,张大千反应过来,推开了椅子“扑通”一声跪倒,口中喊着:“晚辈蜀人张爰见过师傅。”一段旷世奇恋就此拉开了序幕……
二跪知己 恨不相逢未娶时
那次见面后,在李茂昌的“撮合”下,张大千在李秋君所居后楼“鸥湘堂”里设了画室,两个人除了分室而眠之外,几乎形影不离。
那时,张大千正值青春年少,风流倜傥,男欢女爱的事情做过不少,这些连李茂昌都心知肚明。可唯独对这位三妹,大千却从来不敢越雷池半步。
相处这半年来,张大千无时无刻不在想:“为什么相见恨晚?”原来,张大千在表妹去世后,心灰意冷之际,由母亲做主娶了亲,第二年又纳了妾。而这位李家三小姐,又如何能够屈尊为自己的妾?张大千本性洒脱,不是多愁善感之人,但他却背着三妹,偷偷地刻下“秋迟”一方印。
李秋君也陷入无尽的苦恼。一次,李秋君见张大千在给四川的妻妾写家书,试探地对张大千说,如果他能再收一个大小姐为妾,该是福分无边了。哪知张大千在听罢李秋君的话,怔了几秒钟,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第二天,张大千第一次紧闭了画室,直到傍晚,才打开了门。李秋君端茶进来,还没等她说话,张大千竟“扑通”一声跪下说:“三妹,我虽年少轻狂,但我知道,我这一生将为画而活,为画而死。抛开男女情事不谈,我一生的红颜知己,除你之外再无一人。但我若纳你为妾,将使一代才女受辱,我也必遭天谴……”
三跪故土 尘蜡苔痕梦里情
从此,李秋君把一生挚爱埋在了心里,在张大千面前以妹妹自居。
上世纪30年代初,李秋君跟随张大千来到了上海,在国立美术学校任教。李秋君一如既往照顾张大千的起居。张大千云游四方时,由李秋君代选门徒,徒弟们也敬李秋君为“师娘”,李秋君并不拒绝,就这样,她终身未嫁。
怕三妹寂寞,抗战前夕,张大千把自己的亲生骨肉心瑞、心沛过继给了三妹做养女,李秋君把她们视如亲生骨肉,尽心疼爱教育。
在李秋君的鼓励下,张大千远赴敦煌写生,敦煌之行对张大千一生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虽然敦煌苦旅使张大千蒙受了“古文化破坏者”的不白之冤,但也奠定了他在中国绘画史上不可替代的地位。连徐悲鸿也感叹“五百年来一大千”,毕加索在看了张大千晚年的作品时曾发出“真正的艺术在东方”的感叹。
张大千从未中断过与李秋君的联系:在黄山,在四川,在敦煌,每到一处,他定把艺术感受写成文字,传送给三妹,这种习惯持续近40年。
1939年,虽然国内战局颇紧,张大千还是偕新婚四夫人雯波一起从成都坐飞机到上海为李秋君庆贺50岁大寿。当时,张大千已患上糖尿病,每吃一道菜,都要由李秋君先品尝。临行前,李秋君把自己亲自为张大千书写的菜谱交给雯波夫人。
抗战期间,在沦陷区上海的李秋君同何香凝女士一起组织了灾童救护所,专门收容无家可归的孤儿。张大千多次劝她赶快到自己的身边。但李秋君无法离开上海,一是惦记在念书的两个养女,二是不愿给张大千生活增加负担。1945年8月,远在成都的张大千听到抗战胜利的消息后,挥笔画下了一幅歌颂祖国山河美好的巨幅山水画《苍莽幽翠图》,并且盖上了“秋迟”之印。一是深知此画将是他一生之杰作;二是为纪念他和李秋君的情意。随后,他将此画交给了好友谢稚柳,希望他把这幅作品拿到上海展览时,李秋君能看到。遗憾的是,《苍莽幽翠图》1952年就被没收,直到1984年才归还给谢稚柳先生。李秋君终其一生,也未能见到这幅画。
1949年,张大千从东南亚到南美旅居,他每到一个国家,就要收集一点那里的泥土,然后装在信封里,写上“三妹亲展”。后来,通过在香港的李秋君的弟弟,转来他给李秋君的书信。信中写道:“三妹,听说你最近缠绵病榻,我心如刀割。人生最大憾事为生不能同衾,而死不能同穴。你我虽合写了墓志铭,但究竟死后能否同穴,实在令我心忧。蜀山秦树一生曾蒙无数红颜厚爱,然与三妹相比,六宫粉黛无不黯然失色。八哥今日犹记初逢时你一副可爱娇憨模样,铭心刻骨,似在昨日……恨海峡相隔,正是家在西南常作东南别,尘蜡苔痕梦里情啊。”
1971年,李秋君去世时张大千正在香港举办画展。闻此噩耗,张大千面朝李秋君居住的方向长跪不起,几日几夜不能进食。从那以后,他一下子苍老了许多,身边弟子常听他说的一句话是:“三妹一个人啊……”
8年后,张大千谢世。2004年3月,他的《苍莽幽翠图》终于由好友谢稚柳的后人奉出拍卖。这幅张大千的一生力作浮出后,“秋迟”的来历才得以最终解密,从而曝光了这段旷世绝恋。

1946年,张大千在上海举办个人画展,一张立轴出价500万元,竟有求购之人,打破了当时国内画价纪录。当时正值吃蟹赏菊的季节,张大千心情大畅,宴请宾客,狂食螃蟹,一餐吃掉10余只。毕了,又来四杯冰淇淋。至夜间,腹痛如绞,转侧呻吟,面无人色,几至送命!急忙延请医生诊治,确定为食蟹中毒。原来蟹肉性寒,冰淇淋又是凉性食物,以寒招凉,自然一发不可收拾。

张大千

寒冬时节,沪上冷气逼人,张大千依然每日不离冰。友朋笑称:饮冰子其有内热欤?张大千笑答:蜀中无此美味,机会不可错过。他认为上海的冰最干净卫生,所以每顿餐后必嚼冰,或食冰淇淋,无冰不乐,大有一日不可无此君之慨,真奇嗜也!

张大千,著名的国画大师。他一生好游名山大川,脚迹遍及祖国大地,一张嘴吃遍天下,所到之处既以笔墨摄取风物之胜,复品尝当地风范美味菜肴。作为资深的吃货,张大千通过他的绘画为美食情怀提供了展现的平台,反过来,他在美食上的审美又为他的绘画艺术增添了不少情趣。

张大千在巴西八德园下厨炒菜。

张大千:我的烹调在画艺之上

张大千生平讲究吃,他认为吃不仅只是果腹,更是人生最高的艺术,只要能力所及,他都在追求吃的艺术。他的吃,不仅博食中国美味,遍尝世界佳肴,而且综合中外饮食文化,结合中国书画艺术创造的大千菜,也同他的画一样驰名海外。

对于自己在美食方面的造诣张大千还是颇有自信的,他曾说:以艺事而论,我善烹调,更在画艺之上。
这当然是玩笑或自谦之辞,但也反映了他对烹饪技艺的热衷。

张大千 1980年作 瑶池双桃张大千 寿桃

此画为张大千1982年所作,作品尺寸:73104cm,钤印:西川张爰金石同寿摩耶精舍以介眉寿。

以画论吃,以吃论画

张大千把自己对美食的喜爱传递到了绘画创作中,他画过很多蘑菇、萝卜、竹笋、水果、白菜等,这无疑与他对食材的喜好有关。在一幅画着萝卜白菜的作品里,张大千写过一首石涛的七绝:冷淡生涯本业儒,家贫休厌食无鱼。菜根切莫多油煮,留点清灯教子书。
这里面清脆的白菜和鲜嫩的蘑菇已经成了寒士操守的向往。

张大千 蔬菜图设色纸本 镜心3458cm 约1.8平尺

此幅《蔬菜图》是张大千非常罕见的创作题材,也是别出心裁的绘画作品。在清人扬州八怪之后,大千是最勇于以身边俯拾皆是的小题材为创作依据的大师之一。画中白菜以淡墨勾勒出菜帮,而后以浓淡墨擦出菜叶,寥寥数笔,形神兼备。水萝卜左右两笔同时开工,言简意赅却为整个画面增添了不少情趣。

张大千 利市三倍到白头 1969 133.5x70cm张大千 蘑菇

张大千一生都把烹饪当做一门艺术来追求,在他的眼里,一个真正的厨师和画家一样都是艺术家,他把厨师的技艺真正看成是一门艺术。张大千曾经教导弟子:一个人如果连美食都不懂得欣赏,又哪里能学好艺术呢?所以张大千常以画论吃,以吃论画。

张大千斋号大风堂

大风堂的由来

张大千用大风堂为时已久,旧时他在国内作画,多数均用此名。大风堂的名字由来,是他在三十岁左右的时候,住在上海西成里,曾购藏一幅张大风画的《诸葛武侯出师表》人物,神态极佳,大千极之喜爱,因张大风之画艺,更为倾倒,作者更巧也是姓张,名字又与大千同有一大字,乃用大风为常名,即曰大风堂。其后他的二哥善子也喜欢此堂名,兄弟乃共用之。张大千结合了中国的烹饪和书画艺术,创造了别树一格的佳肴,刀工讲究,火候恰当,造形别致,色彩浑然天成。他还用拼、砌、镶、嵌等手法,用食品构成优美的图案,每道菜看起来都像一幅画。他所亲自书写的菜单更是无价的艺术珍品,为世人所抢购珍藏。

《大千居士学厨》全书17道菜,800多字,言简意赅,却透露美食家的独到秘技。

张大千食谱《大千居士学厨》

所谓美食家的标准就是,不但要会吃,还要会做。张大千在1962年完成的一本食谱《大千居士学厨》,张大千注明配料及作法,不仅写食谱,有时还自己动手研究创新作法。

《大千居士学厨》记录回锅肉、绍兴鸡、狮子头、粉蒸肉、牛肉末度粉条、酥肉、鱼翅、海参、红烧肉、扣肉、腐皮腰丁、鸡油豌豆、水铺牛肉、宫保鸡、金勾白菜、烤鱼等17道佳肴独门烹调秘籍,可一窥张大千的饮食乐趣。

该食谱内容多短短两三行字,言简意赅,草书如行云流水,十分随性,材料或作法有的十分讲究,有的则点到为止。

张大千

嗜冰如命 曾品蟹后吃4杯冰淇淋险送命

文人艺术家多有怪癖,中外皆然,国画大师张大千亦落此窠臼。张大千除了爱好饮酒,还有一个特别的嗜好,就是嗜冰如命。

1946年,张大千宴请宾客,狂食螃蟹,一餐吃掉10余只。毕了,又吃4杯冰淇淋。当天夜里,腹痛如绞,转侧呻吟,面无人色,几至送命!急忙延请医生诊治,确定为食蟹中毒。原来蟹肉性寒,冰淇淋又是凉性食物,以寒招凉,自然一发不可收拾。

寒冬时节,沪上冷气逼人,张大千依然每日不离冰。他认为上海的冰最干净卫生,所以每顿餐后必嚼冰,或吃冰淇淋,无冰不欢,大有一日不可无此君之慨,真奇嗜也!

编辑:陈荷梅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